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盾冬无差】【二战背景】冬阳照常升起

 第四章   这位是美国队长(上)

 

詹姆斯·巴恩斯中士后来知道了,那个奇怪的德国军官名叫约翰·施密特。如他所料的,是一个神经病。

 

而显然德国的神经病并不只一位。巴恩斯在德军基地的实验室里,见到了施密特口中的博士——佐拉。

 

“你是完美的,非常地漂亮。”佐拉博士这么说着,眼里闪着诡异的光芒。

 

之后的事情,巴恩斯没办法描述,或者说他没办法平静地不带着嘶喊描述它。所有的感官都褪去,只剩下痛觉。他们把他的手脚都束缚住,还给他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口枷,防止他受不了咬舌自尽。巴恩斯觉得自己整个人的骨头都被敲碎了,重新组装,拉长又压缩,无穷无止。

 

巴恩斯不是一个只会喊痛的娘娘腔。事实上,他很勇敢。15岁那年,为了把史蒂夫从一帮恶棍手里救出来,他的头皮削了一块,血足足流了一地。史蒂夫哭得好像他快死了似的。真不知道那么小的个子,哪来的那么多眼泪。那是巴恩斯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史蒂夫哭的样子。史蒂夫是个倔强的人,因为身体孱弱经常被人当成柔弱的对象。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在行动上丝毫不愿表现出任何退缩。

 

史蒂夫从来不愿被当成弱者。

 

只有当他以为会失去最好的朋友时,他才会放下一切尊严,像个小孩一样无助哭泣。

 

巴恩斯脑袋结痂之后,秃了好长一段时间。那年漫长的夏天,他都戴着可笑的毡帽,忍受着头皮让人抓狂的瘙痒。他还不得不答应史蒂夫,再也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亲爱的史蒂夫,我并没有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我分得清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能放弃的。

 

巴恩斯的脑袋开始放空。也许这并不是个好现象。他试图用回忆来让自己集中精力,可惜记忆里史蒂夫的样子越来越模糊。史蒂夫有双无与伦比的蓝色眼睛,和太阳一般的金色头发。

 

哦,太阳。

 

巴恩斯喃喃自语,默默背诵着史蒂夫的名字和自己的番号。在新兵训练营的时候,他们告诉他,简单地重复熟悉的东西有助于战胜敌人的拷打,防止出现精神混乱。念到最后,他已经不记得已经重复了多少回那几个数字,也不再确定这几个数字是真的番号,还是只是他自己杜撰的随口而出的乱码。

 

只有史蒂夫的名字依旧清晰。

 

史蒂文·G·罗杰斯

 

S-T-E-V-E-N-G-R-O-G-E-R-S-S-T……

 

……

 

然后,他看见了什么?

 

他好像看见了史蒂夫那张要哭不哭的脸。

 

嘿,史蒂夫,别哭,我还好。

 

嘘。

 

“你能站起来吗巴奇?”史蒂夫轻轻揉了揉巴恩斯的头发,“上帝!你受伤了吗?”

 

等等,这是史蒂夫?

 

巴恩斯——哦,巴奇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也许他还是被德国佬的鬼实验给打败了。他出现了幻觉是不是?

 

史蒂夫松开所有的绑带,半拽半抱地将巴奇扶起来。直到贴近史蒂夫胸口的那瞬间,感受到他身上温柔的体温,巴奇才开始相信,这一切似乎是真的。

 

“史蒂夫?”巴奇伸手摸了摸史蒂夫的脸颊。是的,这个是史蒂夫。他的头发,他的眉毛,他的气味。

 

哦,他的蓝眼睛!

 

史蒂夫舒了一口气,口气甚至有些死而复生的委屈,“我以为你死了。”

 

“我以为你得矮点。”巴奇皱着眉。

 

“我们先走去,能走吗?”史蒂夫仍没有松开扶着巴奇的手。

 

“当然。”巴奇头重脚轻地站起来,轻轻推开史蒂夫。“走吧。”

 

对了,肯定是某种变态的实验!

 

——“完美的,强壮的!中士你会变得无与伦比!”

 

我讨厌德国佬!

 

“疼吗?”一定很疼。

 

“有点。”史蒂夫漫不经心地答道。

 

“不会变回去了?”

 

“目前为止还没。”

 

史蒂夫回头,深深地看着巴奇,“你还好吗?我可以抱着你……”

 

“闭嘴,带路。”巴奇瞪着他,然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

 

“怎么了?”

 

“呃,没什么。”巴奇摇摇头。他惦记着那本笔记本,他的信,他的照片。“我的军牌,他们把它拿走了。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没什么要紧的。”巴奇冲史蒂夫抿嘴一笑。

 

“这。”史蒂夫扯开领口,抽出自己的军牌。他拉过巴奇,单手将军牌套上了巴奇的脖子。“现在呢?”

 

巴奇用指头摩挲着军牌上的名字。

 

史蒂文·G·罗杰斯

 

贴上心口,还带着人体的温度。

 

“不少了。”巴奇笑。

 

“那我们走吧。如果你走不动了,要跟我说。”史蒂夫不放心地拍着巴奇的肩膀,在得到确认的点头之后,大步朝前走去,在一片混乱中找寻出路。

 

好吧,我说什么了?我讨厌德国佬。尤其是不长脸的那种。

 

巴奇忍着作呕的冲动,看着约翰·施密特的那张脸,又看看身边的史蒂夫。

 

哦,不会的,史蒂夫一定不会是这样。上帝,为什么那些所谓的科学家总是喜欢在人身上做实验?可怜的史蒂夫。万一实验失败了呢?笨蛋史蒂夫!他知不知道“别做任何傻事”是什么意思?

 

肾上腺素褪去之后,巴奇明显感觉到体力不支,半个身体扶靠在栏杆上,神色涣散。

 

“巴奇,嘿,我要你集中精力,你能行的。”史蒂夫轻轻揽了揽巴奇的肩,冲他微笑。

 

等等,什么?集中什么?

 

哇喔!真的吗?我真的过来了!?不开玩笑?

 

喂史蒂夫,别傻愣着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飞,但你不会指望我自己一个人逃出这里吧?你认真的?

 

不,这不是个可选项。

 

你听见了吗?

 

你不走,我不走。

 

过来!

 

 

 

“亲爱的巴奇,

 

有的时候,我觉得你是个混球。有的时候,我觉得你是个异想天开的混球。

 

爱你的,

 

史蒂夫”

 


评论(1)
热度(61)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