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盾冬无差】【二战背景】冬阳照常升起

第六章    我得跟着他(上)

 

“你说什么?”加布挑眉,表情看起来很逗。

 

“我是说,反正都是要打战,你们愿不愿意跟着美国队长呢”巴奇放下酒杯,微笑地重复了一遍问题。

 

“恕我冒昧,我可不是抱怨,我很喜欢你,”达姆扯着嗓子,朝巴奇展开双臂,“我也很喜欢美国队长。他真是个不错的家伙,对吧?我就是好奇,为什么一定是我们?我可不记得我们是衣着光鲜从容不迫地从德国兵工厂那里走出来的。”

 

巴奇眨了眨眼,“你以为罗杰斯队长是随便挑选队员的吗?他虽然从来没提过,但我很清楚,他想要你们。”

 

“因为我们恰好和他最要好的朋友一起在某个破旧的仓库里呆过?”

 

“哦不,”巴奇笑了起来,圆润的脸颊更显孩子气了,“因为你们身上表现出来的能力与特质,是美国队长需要的。因为你们是最好的。”

 

昏暗的小酒馆里飘扬着轻快的战争宣传歌曲。浑身松懈的大兵们,着装艳丽的女郎,还有穿梭其间面色不豫的酒保,一切的一切都笼罩在祥和轻快的氛围中。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107步兵团的士兵们似乎也受到感染,啤酒劲上来后脸颊涌起的红晕,映得整个人都生气勃勃。

 

胜利,也许并非是遥不可及的。

 

“没错,你们是最好的。我不在乎你们来自哪里,受教于哪位长官。我相信你们能成为美国队长最好的伙伴。”巴奇这么说着,目光在几人之间流转,仿佛具有蛊惑人心的魔力,“正如你们所见,美国队长是个正直、强壮、让人信服的家伙。他值得信赖。更何况,”他狡黠地微笑着,“他还是个金发碧眼的美人。”

 

众人哄笑。达姆拍着大腿,响亮地吹了一声口哨。

 

“所以,”巴奇顿了顿,“我们达成一致了吗?‘

 

达姆看了看其余诸位,又看向巴奇,最后摊摊手,“好吧,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

 

“为什么由你来开口?”

 

“噢,你误会了。我不代表美国队长。”巴奇笑了,“我只是讨厌看到史蒂夫·罗杰斯脸上出现失望的表情。我从小就认识他。我清楚他的为人,没有人能比我更懂他。我知道他会自己开口。他是个顽固的家伙,没有意愿做惊天动地的大事,纸箱做有益于别人的好事。我相信你们并不会因为我所说的而轻易改变观点。承认吧,你们都爱上美国队长了。看看你们的眼神,你们谈起他的模样。你们这群混球!”

 

“对没错!”达姆大笑,“但我还是想问,答应了的话我们有什么好处吗?”

 

“你不是只问最后一个问题吗?”巴奇叹气,“好吧,第一轮我请客。”

 

“只有一轮吗?”加布叫了起来,“真是吝啬。”

 

“得了吧吸血鬼们!”巴奇狠狠敲了他一把,“罗杰斯队长会亲自来和你们谈的。到时候你们打劫他就好。”

 

酒过三巡之后,罗杰斯队长才姗姗来迟。他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整个人像浸在柔光里。巴奇小口喝酒,远远地看着他。这是巴奇第一次看见史蒂夫穿上军官服,挺拔得如同一棵桉树,性感得像一块热腾腾的松饼。

 

该死的,史蒂夫,姑娘们会为你疯狂的。

 

巴奇自顾自地笑起来。

 

同性伙伴相处法则第一条,对你的好哥们犯花痴是不合适的。

 

不,不合适。

 

巴奇喝完一杯酒,抬头正好看见史蒂夫朝他走来。“我早跟你说过了,他们都是一群白痴。”巴奇晃了晃酒杯,然后看着史蒂夫,抿嘴笑。

 

史蒂夫在他身旁坐了下来。他的身上有淡淡的柠檬的清香,大概是清洁剂,不过闻上去不错。“那你呢?”史蒂夫问道,“你愿意跟着美国队长出生入死吗?”

 

巴奇看着他。橄榄褐的军服衬得他蓝色的眼睛更加清澈,像一弯湖水。“当然不。”

 

史蒂夫看着他,似乎并不惊讶。“

 

“那个和我一样从布鲁克林出来的小个子,因为太傻了打架从来不知道逃跑。”巴奇嘴角的笑意渐浓,“我得跟着他。”

 

史蒂夫认真地看着他。巴奇的眼睛里都是笑,眉眼舒展,既真诚又带着几分调皮。还有他的嘴……

 

哦他的嘴……

 

等史蒂夫回过神,他似乎已经在对方的嘴唇上停留过久,远远超过了正常时间。他有些尴尬地别开脸。巴奇抿了一口酒,什么也没说。

 

同性伙伴相处法则第二条,总有那么几个时刻,你会产生想要吻你好哥们的冲动,这并不合适。

 

这时,原本喧闹的小酒馆突然安静下来,人们的目光都被吸引到门口。那里站着一位红衣女郎,热辣惹火,一丝不乱的头发,高傲的下巴。

 

佩吉·卡特特工。

 

史蒂夫呼吸一窒,目不转睛地看着款款走来的卡特特工。巴奇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位红衣特工。

 

“队长。”卡特特工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罗杰斯队长的身上,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引起的骚动。

 

“卡特特工。”史蒂夫站了起来,略显僵硬地应对着。

 

巴奇转着眼珠,来来回回打量这两个人。他意识到自己是多余的,理智虽然很有说服力,但情感上来说,他一点都不想挪开步子。

 

史蒂夫,那个从小就喜欢跟在巴奇身边,见惯了他身边的各种女郎的来来去去,却从来没引起任何女士注意的史蒂夫,现在,站在全场中央,万众瞩目,牢牢吸引着那位女王奢侈的注意力。

 

巴奇说不清楚此刻心里涌上来的酸楚是种什么滋味。难道我在嫉妒吗?像一个无赖一样嫉妒自己最好的朋友?不,不会的。詹姆斯·巴恩斯不是这样心胸狭隘的小人。但是……哦,不,这种感觉真陌生,我应该好好理一理。

 

但是,得为史蒂夫感到高兴,不是吗?他成功了,他终于被别人发现了。

 

虽然在巴奇的预想里,发现他的不会是这样一位光芒四射的美人。不,并不是说史蒂夫不值得更好的。只是有的时候,你知道,人总是肤浅的。巴奇曾经想象着,那大概会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好姑娘,有着浓密的头发和可爱的雀斑。她不会因为史蒂夫的瘦弱而看轻他。她会带着那种赞赏的目光,温柔地朝他微笑。在他难过时安慰他,在他生病时照顾他,在他失落时用爱鼓励他。

 

一个更加平凡,因此更不容易伤害到史蒂夫的人。

 

一个虽然还未出现,但肯定会在某一天出现在史蒂夫生命里的人。

 

他甚至想过,如果有一天,他将埋葬于这片战土。那个人会重新帮助史蒂夫开心起来。

 

在他到不了的地方,认真地爱着史蒂夫。

 

这个人,会是佩吉·卡特吗?

 

史蒂夫拍着他的肩膀,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安慰巴奇,“别难过,也许她也有个朋友呢?”

 

巴奇笑了笑,从后头喊住史蒂夫,“嘿队长!你不打算也请我喝酒吗?”

 

“不行巴奇,你不能再喝了,我已经能闻见你喝醉的味道了。”史蒂夫面色严肃地拒绝他。

 

“真小气。”巴奇郁闷地撇了撇嘴。

 

“好吧,我请。但是巴奇,别喝太多。”史蒂夫无奈地摇头,笑着,“还有,笑一笑,你不知道你现在整张脸看起来像是要哭了吗?”

 

于是巴奇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像冬日的太阳。

 

 

 

 

“亲爱的巴奇,

 

我想很多人都误解你了。你其实不太会说谎。

 

你的眼睛。

 

拥有那样一双眼睛的人,大概很难说出什么让人信服的谎话。

 

爱你的,

 

史蒂夫”


评论(1)
热度(44)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