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盾冬无差】【二战背景】冬阳照常升起

 第九章 真的战士(下)

 

巴奇·巴恩斯是个强壮的战士,这一点你必须承认。但还有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他并非是个天生的肌肉男,而这一点非常难改变。

 

巴奇的身材偏于匀称。因此尽管中士卯足了劲想多长几分肌肉,结果也并不如人意。反倒是罗杰斯队长在超级血清的作用下,个头越来越结实。看着比自己足足高出半个头的好友,巴奇不由得直叹气。

 

这并非出于嫉妒之心。史蒂夫与巴奇自小便是形影不离的好友。史蒂夫的为人与梦想,没人能比巴奇更清楚。如果说,有谁能够完全体会史蒂夫成功之后的心情并为之真心感动和骄傲,这个人只会是巴奇。

 

但是,巴奇必须坦白,看着他一直发誓要去保护的伙伴已经成长为不再需要借助任何力量的领导者,他开始有些不适应自己的新位置。始终陪伴在史蒂夫身边,支持他,关心他,这个很容易;但放下过切的保护之心,不再将史蒂夫当成柔弱的对象,这点有些困难。

 

何况如今的史蒂夫已经成为强大的美国形象代言人了。巴奇即使想要去保护他,也无从护起。

 

史蒂夫,我该怎么办呢?①

 

史蒂夫似乎有所察觉,但他并不介意。他相信巴奇可以自己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事实上,他并不十分在乎自己的新身份。巴奇在他心里,始终是那个小太阳一般的大男孩。他也从来不需要巴奇的保护,无论是过去那个矮小的他,还是现在这个强壮的他。他对巴奇的感情不会改变,他相信巴奇也会很快适应。

 

从见到巴奇的第一刻开始,史蒂夫就相信,这个男孩和别人不一样,他是特别的。尽管那个时候的巴奇还没有留意到史蒂夫的存在。幼崽一般的眼睛,看上去很柔软的头发,嘴角不经意扬起的笑容,爱护幼小的天性,似乎都预示着他有着一颗善良而温暖的心。

 

我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史蒂夫说,而你,我知道你一定能理解我。

 

好吧,这确实很感动,巴奇心想。但这还是无法抵消每天晚上,他们回到军营,带着一身汗臭和泥水,史蒂夫毫无顾忌扯开衣服,露出结实光泽的肌肉时,巴奇心里说不上来的怪怪的感觉。我也许应该多见见那些柔软可爱的姑娘们,巴奇这么决定。男人的肌肉开始让他不自在起来。而史蒂夫偶尔故作嘲弄的神态也让巴奇哭笑不得。

 

史蒂夫,你知道你在幽默感和刻薄方面都没有什么天赋。

 

放弃在个头上有所建树的巴奇开始思索,还有什么地方是史蒂夫无法估计,必须得由他帮忙的?

 

这个疑问,在一次咆哮突击队的特别行动中得到了解答。

 

史蒂夫·罗杰斯在德国基地无意间发现了德国军工厂的分布图,它们几乎分布欧洲。菲利普斯将军对咆哮突击队的最大期望是逐一击破这几个布点。然而由于战线的延伸和局势的混乱,突击队的进程多少受到战况的影响。有的时候,美国队长也会接到协助陆战队伍劫击德军的任务。

 

这一次,他们和413步兵团的战士们一起,目的是阻挠德军的增援部队,地点在一个连地图也没有标注的小地方,当地人称为弗洛斯山。已经是深秋,山谷里的乔木都褪去了绿叶,山路上铺满了腐烂的湿漉漉的枯木。山的东面是一片长满杂草的平地,中间穿过一条细长的河流。他们收到的情报是,将有三个团的德国携带重武器沿着这条河流往北走,支援北部的德国法西斯。

 

美军将坦克掩藏在枯叶下,借助起伏的地势埋伏好。咆哮突击队员们也占据了一块较高的凸地,各自做好战斗准备。

 

史蒂夫和巴奇并肩趴着。

 

正午的时光很安静,身下的枯草散发出发酵的热意,空气因为等待而变得僵硬,包裹着淡淡的死亡气息。

 

不,巴奇心想,这可不是一个合适说话的时机。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很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史蒂夫。

 

所谓战争,就是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管他呢,巴奇在心里吹了声口哨,他可是史蒂夫,他会理解的。

 

“我最近一直在考虑一件事情。”他一边说一边调整着手中的步枪。

 

“是什么?”史蒂夫眯着眼睛看前方。他的四倍体能也很好地展现在视力方面,即使不用望远镜,他也能比一般人看的更远。

 

“考虑我能做什么。”

 

“什么?”史蒂夫收回目光,不解地看向巴奇。

 

“你看,突击队里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达姆很勇猛能冲锋陷阵,加布和雅克在炮弹方面配合得天衣无缝,森田是侦查好手,而福斯沃斯则是厉害的支援②。而你,我亲爱的队长,则是突击队的灵魂。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能做些什么,让自己更有用些。”

 

不像往常,史蒂夫并没有微笑,而是认真地听着。

 

“我是说,我想帮你点什么,但是美国队长身边并不缺少伙伴,不是吗?”巴奇继续道。

 

中午的太阳泻下来,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史蒂夫带着队长头盔,一小撮金发没笼好跑了出来,在阳光底下闪着光芒。

 

“嘿我说,”一直竖着耳朵悄悄关注他们俩的达姆终于忍不住插话,“你们如果要谈心,最好选择一个月光朦胧四下无人的地方,我可不觉得现在这个几乎要烤焦人的鬼地方适合谈论如此深奥的话题。”

 

巴奇瞪了他一眼,“所谓的私人谈话就意味着‘谢谢,你他妈地离我们远点’。”

 

史蒂夫安慰性地伸手摸了摸巴奇汗津津的后颈,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战争的号角突然打响了。

 

子弹飞梭,炮弹在他们身边砸下,炸开,硝烟,尖叫,消寂,再起。一阵弹雨飞过,巴奇被一道蓝色的猎影扑倒,牢牢地护在盾牌之下。他的耳边瞬间响起密集的金属撞击的声音。

 

“这不是一般的子弹,”史蒂夫稍稍直起身子,吐出口中的尘土。他的左肩破了,露出鲜红的血迹。

 

史蒂夫中枪了。

 

“太精准了,他们夹杂有狙击手,是些厉害的家伙。我要你找个地方藏好,现在!”史蒂夫将巴奇往后拉开。

 

但巴奇面色冷静,显然有自己的打算。

 

“我看出那个鬼影的藏身处了。狙击手,只有一个。”巴奇从地上拾起步枪,推开史蒂夫,“目标太多太乱,他不可能随意调换位置。”

 

“巴奇!”史蒂夫爬起来,大声喊他。

 

“半分钟,给我半分钟就好!”

 

巴奇端起手中的步枪,往前走了几步,毫不犹豫地朝十点钟方向瞄准。

 

“上帝,掩护他!”

 

四周的一切突然安静下来,史蒂夫的喊声也沉寂下来。巴奇听见自己平稳的喘息,他目光锁定,牢牢地盯向那个毫不起眼的草丛。“来吧神枪手,我可不记得我有答应过有谁能在我眼前把他打伤。”巴奇呢喃着,“见鬼去吧。”

 

 

 

“哇哦,足足有一千码的距离,隔着那么多障碍物,一击毙命,直中眉心。不得不说,让人惊艳。”达姆感叹着,“不过,我们赢了哥们,你的脸为什么看起来长得能越过英吉利海峡了?”

 

“而且队长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真是惊人。”加布也说道。

 

“对啊,我相信他快好了,不然就不会有精神说教了。”巴奇摇着头,“上帝,让他闭嘴吧。”

 

“上帝是不会答应这种事情的,因为他知道我说的都是正确的。”史蒂夫皱着眉,“巴奇,我是认真的,你不能在完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就这么冲出去。你根本不知道有谁埋伏在什么地方,他们可以随时要了你的命。你太冲动了。”

 

“是啊是啊,说的好像你不认识那个发疯一样冲在最前面,仗着自己有块傻不拉几的盾牌就横冲直撞的人似的。”

 

“我的情况不一样。”

 

“我可没听说美国队长是刀枪不入的。”

 

“好吧,”史蒂夫放弃似的摊了摊手,“我们可以先不讨论这个吗?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

 

“我知道,”巴奇也放缓了声音,“我也是。”

 

“你不需要随时想着保护我巴奇,我能行。我不想因为这个得随时牵挂着你。”

 

“你知道吗?”巴奇抿了抿嘴,“我知道我能做什么了。你保护美国,我保护你。”

 

“但你不需要……”

 

“也许,但我愿意。”巴奇道,“而且我应该做得更好,相信我。”

 

史蒂夫用他湖水一般的眼睛看着巴奇,巴奇也看着他。

 

 

 

“好吧,真是够了。”达姆挥挥手,冲加布做了个鬼脸,然后嚷道,“嘿我还在这呢!你们好呀!”他叹了口气,看着他们俩,“我的记忆告诉我你们是有个单独间的,回你们的房间去!”

 

 

 

  1. 那个需要我保护的史蒂夫不见了,我该拿你怎么办?——来自西皮大手384的角色解读。

  2. 好吧,是我编的——来自考据无能的脑洞作者

 


评论(3)
热度(42)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