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盾冬无差】【二战背景】冬阳照常升起

冬阳照常升起

【Steve/Bucky清水无差】【二战背景】

基本上是《美国队长》系列电影世界观背景,咆哮突击队日常。如有各种bug,纯属作者没啥文化。总之,娱乐至上。


第一章  故乡的莉莉玛莲①

“我们不知道为何而战,但反正我们上一次也不知道……”②

 詹姆斯·巴恩斯哼着歌,步伐轻快。

“嘿吉米③!”加布·琼斯喊住他,“什么事这么高兴?”

“生活,加布,生活!”詹姆斯咧嘴笑着,毫不顾忌地大声说道,“你不觉得活着是件幸事吗?”

加布摇摇头,这个总是笑得阳光灿烂的年轻人,真是个讨人喜欢的混球。

“肯定是爱情!”一旁有人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我以我妈妈的小甜饼起誓,在某个不知名的远方,有个蜜糖一样的姑娘,在等着我们的吉姆凯旋而归。我打赌,她的胸得有山姆的屁股那么大!嘿,蜜糖·波涛汹涌小姐,我有荣幸与你共舞一支吗?”

詹姆斯回头,看见蒂莫西·杜根——不,没有人会喊他这么正经的名字,大家都叫他达姆,达姆达姆——正滑稽地扶着他的小圆帽,硕大的身躯异常灵巧地转了一个圈,冲詹姆斯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

蜜糖?也许。波涛汹涌?哦不。

詹姆斯笑着竖起中指,做了个嘴型。

加布道:“莉莉玛莲,故乡的莉莉玛莲,可怜的吉米,你今天收到她的来信了吗?”

在107步兵团,谁都知道,詹姆斯·巴恩斯中士有个神秘的情人。詹姆斯每天都会写上那么一两封信,有时候是几句话,有时候写满了整张信纸。在邮差来的时候,把其中的一小部分寄出去,剩下的全都夹进自己的黑色牛皮日记本里,贴身携带。

令人唏嘘的是,这位英俊的年轻中士极少收到回信。或者说,从来没有过。

世界上最让人心碎的爱情莫过于“我为你敞开胸怀,而你在我的心口开了一枪”。大家暗自猜测,也许詹姆斯是被抛弃了,也许这本来就是一场注定无疾而终的悲剧。战场太远了,有多少好姑娘愿意留着左手的无名指,等待心中的大兵归来,为她套上一枚戒指?更何况,连大兵自己也并不确定何时能重归故土。而就算真正地等到回去的那一天,他们是否仍旧手脚齐全,完好无损地留着那只无名指?

不过,这些事情太遥远了,近在眼前的是实实在在的战争,而战争并不是适合拿来时刻冥想的好东西。剩下的是及时行乐,也许这个年轻人应该放纵一下,花上一两美金,相信有很多漂亮的女郎会愿意为他解下裙子的。詹姆斯太压抑了,虽然也会和大伙儿一起找乐子,酒量好,赌品好,是个让人愉快的伙伴,但很少看见他有真的为什么人逗留过。

“没错,这肯定是爱情。”达姆发誓。

詹姆斯扶了扶帽檐,大步绕开那群同情心乏乏的大兵,三步并两步地快速走回自己的行军帐。

他有一天的休假,可以随心情打发时间;他的妹妹来信说生了个女孩,母女一切平安;他刚刚拿到这个月的军饷和奖金,不多,但足够他再去几趟小酒馆消磨时间。他从军队小卖部里买来了新的信纸,还有墨水。柜台的老烟枪乔治问他需不需要现下最时髦的胭脂盒,盒子上刻有他们部队的标号和纹章。你可以把它送给你心爱的姑娘,他这么说着。詹姆斯回道,不,抱歉,我的心上人可不喜欢这个。

一切都很不错,不是吗?

詹姆斯甩开帽子,解下绿色的军服外套,略显粗鲁地扯开衬衫的领扣,然后摊开自己的日记本,如其他人所预料的那样,开始写信。他随身带着的那只旧钢笔,笔头已经开始干涩,写出来的字有些扭歪,但并不妨碍他愉快的心情。

“亲爱的,”他写道,有些不满地撇撇嘴,重重地划掉字迹,另起一行。

“不,我不会用那个词开头的,我发誓。

史蒂夫:

嗨哥们,你怎么样?我离开之后,就没有收到你的来信或回信。我是说,一封都没有。来吧兄弟,跟我说说你最近怎么样?我希望你找到了比捡垃圾更好的工作。相信我,如果你继续这么闷闷不乐下去,整个布鲁克林的姑娘都不会再看你一眼了。她们当然不是不喜欢你的个子——别介意,虽然是有人会不喜欢,但好姑娘还是有的——你不得不承认,你有时候真的太古板了,这让姑娘们很难接受。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笑一笑,你能行的。

说真的,军营里的生活绝对和你想的是两样,我跟你说过这个吗?也许吧,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写过太多太多,毕竟我除了给你写信也没有太多其他的娱乐。当然,欧洲的小妞很辣,我承认。

好吧,我们还是说说我的事情吧。反正你不一定会收到这封信。

我得实话实说,军队并不是一个适合英雄主义的地方。虽然它经常被人误解,包括以前的我们。但是遗憾的是,战争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不管我们自以为有多了解,真的身临其境才会发现,一心想要以一己之力改变点什么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不过我不后悔,我是说,如果再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做这个决定。嘿,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吗?那时候我们经常晚上不睡觉,偷偷溜到屋顶上去看星星。你跟我说美国国旗的故事,战争英雄的故事。然后我说长大之后,我也要成为一个大英雄。你说是的,巴奇,你会是一个英雄。

我们那个年代,整个美国都是悲观消极的,人们都觉得美国不应该再次卷入任何战争。经济?钱?越多越好!战争?死亡?哦得了吧,我们可不需要。可你不一样,你总是坚信,如果有一天,美国人民不得不选择战争,必须得有人站出来,不一定是要成为英雄,只为了做他能做的事情,做一个真正有担当的男人,保护他最为宝贵的东西。

男人总有想要保护的东西。

很奇怪不是吗,虽然你是看起来弱不禁风的那一个,但我总觉得,我们中间始终知道自己要什么,始终为之一直奋斗永不言弃的,是你。

是你。

啊上帝,该死的,我想我是想你了。

B”

“亲爱的巴奇:

你好吗?

我一直想要给你写信,但我总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你不会相信我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的。

我参军了。

好吧,所有我能说的就是我参军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上帝,我多希望此刻你在我面前,让我看看你目瞪口呆的样子。那肯定很傻。

对了,我现在发现,我并不真地喜欢英雄主义。好吧,也许在以前,我是说我们还小的时候,你希望成为一个大英雄,而我想当一个大英雄身边的伙伴。我们可以一起做正义的事情,解决别人的苦难。那样听起来很酷。

但事实上,英雄指的是那些能依照自己内心行事的人,并不一定要用一堆华丽的噱头把自己包装得很可笑。自由,一切。而人往往很难如愿。

巴奇,你过得好吗?你参加前线战争了吗?我想你去了,我听说欧洲的战线已经在延伸。到处都是枪声和死亡。希望你一切都好。别冲动,别犯傻,你可没有你看上去那么强壮。

我想你了,真的。

爱你的,

史蒂夫”

  1. 莉莉玛莲,二战时期歌曲,讲述士兵与情人莉莉玛莲的爱情故事

  2. 二战歌曲,We don’t know what we’re fighting for but we didn’t know the lasttime

  3. 吉米,吉姆都是詹姆斯昵称。

评论(2)
热度(96)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