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盾冬无差】【明日边缘AU】明日永恒

明日永恒

【盾冬盾】【明日边缘AU】【含剧透慎入】

 

如果给你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但只能在拯救世界和拯救最心爱之人之间选择一种,你会怎么做?

 

【看完《明日边缘》后的鸡血产物。

世界观设定借鉴了阿汤哥电影《明日边缘》,含该电影剧透,慎入

  1. 红骷髅利用宇宙魔方的力量,将自己的意识通过异煞主脑——欧米伽(Omega)保存下来,从而创造了杀戮武器蓝色异煞阿尔法(Alpha)和普通的银色异煞。主脑欧米伽拥有够重置时间(Reset)的力量。与电影不同的是,本文里的异煞代表着美国队长中的九头蛇部队(生物有机体,非人类,小型机甲外形),银色异煞用子弹和炸弹,阿尔法手持拥有魔方力量的新式武器(就是可以瞬间蒸发人类的那种)。

  2. 史蒂夫·罗杰斯在沙滩登陆战争中,因为杀死了一只阿尔法而拥有了重置血液,此后他的死亡将一次又一次触发欧米伽重置时间,回到作战前一天。

  3. 巴奇·巴恩斯,队长的竹马,最好的伙伴,恋人未满的对象(这个似乎不用介绍了……)

  4. 史蒂夫既要拯救世界,也要抢救不断掉下去的巴奇(今天的队长也在忙碌着)

  5. 他们作战都穿着外骨骼机甲,除了自动武器,队长仍背着他的盾牌(机甲配盾牌可能有点萌(傻)),巴奇有两柄大砍刀(女主配置)。

  6. 还是会有咆哮突击队。

  7. 详细设定会在文里解释。

  8. 还是那句老话,作者没啥文化,如有bug如有撞梗,都算我的。娱乐至上!】

 

 

 第一章 

 

巴奇死了。

 

 

 

第二章

 

“罗杰斯队长!队长!”

 

史蒂夫回头,看见佩吉·卡特正艰难地挪动着机甲,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朝他跑过来。

 

“你的头盔呢?我们一直在试图联络你。”

 

史蒂夫歪了歪头,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事实上,他什么也没有想,表情和他的眼神一样空洞。

 

“队长,你还好吗?”佩吉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激战扔在继续,耳边回荡着厮杀的声音,不时有炮弹碎片落在他们四周。史蒂夫什么话也没说,似乎是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去。

 

“队长,我们需要你!”佩吉拉了一把史蒂夫,大声喊道,“你到底怎么了?”

 

这场原本被媒体宣传为“世界之光”的沙滩登陆战,华盛顿已经准备好庆典和演讲,准备好迎接这场属于全人类的胜利。然而,理当光荣的沙滩如今成了屠宰场,似乎无人可幸免。

 

佩吉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被誉为“凡尔登天使”的金发男人此时虽然仍然穿着他耀眼的战袍,脸上却没有丝毫不惧险恶的坚毅和鼓舞士气的希冀。那些曾经出现在宣战海报上的经典形象,似乎从他的体内被彻底抽去了。

 

他没有微笑,没有身材,如同一具空壳。

 

佩吉突然意识到什么,她松开了拽住史蒂夫的机甲臂,问道:“巴恩斯中士呢?他人呢?”

 

听见那个名字,罗杰斯队长终于有所回应,他缓缓地转过头,看着佩吉,又似乎并没有在看她。“巴恩斯?”他呢喃着,“哦,巴奇。巴奇他……他死了……”

 

可能得有足足有一分钟,他们俩谁都没有说话。但又应该并没有这么久。战争仍在继续,如果他们不前进,注定会被异煞们所屠杀。

 

“听着,史蒂夫。”佩吉严肃地看着史蒂夫,“我知道你的心情。我非常抱歉。但是,我们需要你,美国需要你,世界需要你。你必须要带领我们走出去!为了人类,为了巴奇。”

 

“我没能抓住他,”史蒂夫答非所问地回道,他整个人看起来都要碎了,“他的手离我这么近,也许就一两公分。我没能抓住他。他救过我这么多次,而他唯一需要我为他做的一件事情,这么简单,只要拉住他,我,我却没能办到。我……”

 

“抱歉打扰你们的谈话了!”一个粗犷的声音从他们脑后响起,达姆挥舞着巨大的火箭筒,浑身是血地出现在他们眼前,“但我不认为现在是谈话的好时机。听着队长,我们得赶紧离开这!”

 

史蒂夫看着他,又看看佩吉,还有加布,还有雅克,咆哮突击队的其他成员们,还有许许多多陌生的但同样充满期盼望向他的战士们。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绝望,但仍保有一份坚定不移的信念。

 

嘿,凡尔登天使,我的天使,你总是为我们带来希望。

 

他看见巴奇正朝他微笑,就是那种像冬日暖阳一般,巴奇式的微笑。

 

史蒂夫一言不发地重装了弹夹,利落地举起了机械臂。他的脸上有血污,油腻的金发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只有他的湖蓝色的眼睛依旧明亮。

 

“士兵们!”他大喊一声。

 

“是!”应和声从四方响起。

 

“自由的人,永不屈服!跟我来!”

 

更多的异煞从不知名的角落涌出,不停有士兵倒下,继续前进的人越来越少。惊叫,鲜血。佩吉被流弹击中,倒在了尘土飞扬的山坡上。

 

史蒂夫回头看了她一眼。她美丽的脸庞已辨认不出轮廓,大大的眼睛失神地看向天空。

 

那里已不再是蓝色。

 

史蒂夫转身,扔掉已经空夹的机枪,拖着步子缓缓往前走去。他从背后抽出一把黑金大砍刀,冷冽的金属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迷人的死亡色彩。

 

那是巴奇的刀。

 

他从巴奇被轰烂的左臂上取下的刀。

 

史蒂夫忽然想起小时候,在布鲁克林,他第一次见到年方八岁的巴奇。圆乎乎的脸蛋,骄傲的神采,龇牙咧嘴说要揍他,因为他撞翻了他的牛奶。巴奇气呼呼地打跑了追赶史蒂夫的小屁孩,凶神恶煞地数落史蒂夫,最后却还是把骨瘦如柴的他领回了家。

 

史蒂夫突然笑了起来。

 

他冲着那只朝他快速移动的蓝色异煞用尽全力砍了过去。

 

蓝色的粘液四处飞溅,异煞发出类似电波干扰的噪音,轰然倒地。史蒂夫低头看了自己的机甲一眼,他的腹部被异煞的爪子掏空了,鲜红的血液正不断喷涌而出。

 

然后,他想着巴奇圆乎乎的脸庞和软软的微笑,双膝跪地,用刀柄支撑着身体,静静合上眼,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评论(6)
热度(40)
  1. 生如夏沙英俊的白菜 转载了此文字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