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明日边缘AU】【盾冬无差】明日永恒

第五章

 

史蒂夫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决定去找他最后看见的那个男人。他个头很高,黑皮肤,左眼戴着显眼的黑色眼罩。

 

“我知道这一切都很不可思议。但更让我吃惊的是,你居然一直都相信我。”史蒂夫逃开了菲利普斯将军的安排。他知道此刻的将军一定怒火冲天,不过他已经无法估计这位长官的感受了。他们必须在明天之前做些什么,让战争有所转折。

 

巴奇和他在一起,和前几次一样,一直和他在一起。

 

“我说,我虽然没见过或者听过比你的故事更离奇的故事,但你是史蒂夫不是吗?”巴奇微笑着,“我为什么要怀疑史蒂夫·罗杰斯?有谁能够比我更了解你。而你又能更信任谁呢?”

 

史蒂夫看着如此鲜活朝气的巴奇,内心既甜蜜又苦涩。我不愿意再见证一次你的死亡。你是如此信任我,毫无保留,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怎么也改变不了你的命途。

 

巴奇搂着他的肩,“开心点哥们,我们还有机会,对吗?”

 

史蒂夫用力回搂,“是的,首先我们得去找那个男人。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知道点什么。”

 

“说起来,”巴奇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你说的这个人我好像有点印象。”

 

“你见过他?”

 

“他的特征很明显,不是吗?黑人,独眼罩,高个子。应该是他错不了。”巴奇这么说着,“我想你也听过他的名字,他叫尼克·弗瑞。”

 

尼克·弗瑞本来是优秀的机甲训练师,早在史蒂夫名扬凡尔登的很久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曾经是军方机甲形象的代表。他英勇,刚毅,冷血,残酷,完美的机甲诠释者。只是后来不知为何,消迹了两年之久,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听说过他的消息,他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淹没在了大众的视线里。

 

“但我听说过的尼克·弗瑞是有两只眼睛的。”史蒂夫不解地问道。

 

“哦,史蒂夫,善良的史蒂夫,我就知道你不会关注这些八卦小道的。”巴奇凑过去,在史蒂夫耳边略显神秘地说道,“我听说尼克·弗瑞因为杀了太多人,出现了幻觉,精神状态不太好,被军方控制了。后来因为涉嫌临阵脱逃,丢了一只眼睛,现在是独眼尼克。”

 

“但他是个战斗英雄。”史蒂夫不解,“他怎么可能临阵脱逃?”

 

巴奇耸耸肩,松开史蒂夫,“这个我不知道,反正我听说的就是这么些。我进军队的时间比你长,我想在这方面我还是比你灵通一些。你多幸运啊,幸运星史蒂夫!”

 

史蒂夫被巴奇无耻的样子逗乐了,“对,我是真幸运。如果没有我的左右手,我该怎么办。”他轻轻推了推巴奇的腰,“现在,我们去找那个独眼尼克吧。如果你听来的消息没有错,说明军方不惜毁掉他的一只眼睛也要把他留在战场上。那么很有可能,他现在还在军营里。某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尼克·弗瑞消失已久,但只限于那些并不关心他动向的人们。他并非是完全绝迹。有心之人只要稍加打听,很容易知道大概。尤其是,当拥有“凡尔登天使”之称的美国队长亲自问话的时候。

 

史蒂夫面带微笑,朝着那个面红耳赤两眼放光的炊事兵温和地点点头,“太谢谢你了,你帮了我大忙。现在我需要你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回到自己的班去。能为我做到吗?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当然,队长!没问题,队长!”那个小兵一步三回头,不顾巴奇的白眼,冲史蒂夫频频挥手,恋恋不舍地回去了。

 

巴奇很担心这个小子能不能做到“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你知道吗史蒂夫,利用个人魅力去获得情报,也是件很无耻的事情。”

 

“别吃醋巴奇,我只是在鼓励他们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史蒂夫冲巴奇坏坏地笑了一下。

 

巴奇撇撇嘴,“他们到底是为什么会把你供奉成神一样的英雄?你明明是个彻头彻尾的混球。”

 

“混蛋,那很伤人。”虽然这么说着,但史蒂夫脸上丝毫没有任何不快。他享受着和巴奇在一起的一切。除了巴奇,没有人会这样肆无忌惮地同他开玩笑,挖苦他;也没有人会像他一般心无芥蒂地接受史蒂夫带来的一切,无论是好是坏。

 

他们很快便找到了尼克·弗瑞。他并没有像传闻中的那样被层层囚禁,而是光明正大地呆在某个突击组内。但显然受到了高层的“照顾”,被单独分配在一个单间内。每隔一段时间,他的“队友”会进来探望一番,以确保一切安然无恙。不过,看来长官们也并没有打算隔绝弗瑞和外界的一切交流,史蒂夫和巴奇很容易就获得了和弗瑞单独说话的机会。

 

“你们想要什么?”尼克·弗瑞和传闻中的一样,坚硬无情,连说话的语调都带着金属的冰冷。

 

“你的眼罩很酷。”巴奇吹了一声口哨,换来弗瑞恶狠狠的一记眼刀。

 

史蒂夫把巴奇挡在身后,“放松,弗瑞……”史蒂夫瞥了一眼尼克·弗瑞的纹饰。显然传闻还是有可信的地方,如今的尼克·弗瑞只穿着二等兵的军服。“……士兵。我们来是想问你一些事情的。”

 

“你们想要什么?”尼克·弗瑞打量着史蒂夫和他的同伴,锐利的眼神丝毫不掩藏自己的戒心和怀疑。

 

“我们是出自好意。”史蒂夫说着,连自己都觉得这句话太过苍白无力。他几乎可以想象巴奇正在他身后翻白眼,这从尼克·弗瑞更加黝黑的脸色上可以看出来。“我只想要占用你十分钟,不,也许只要五分钟的时间。我需要和你说一个故事。”

 

尼克·弗瑞站了起来。他很高,比史蒂夫还足足高出一个头,挺拔得像一棵铁杉。巴奇吞了吞口水,老天,他可不想和这样的人打一架。他这么想着,暗自上前一步,站在史蒂夫的左手位,双脚摆出战斗姿态。他要确保,对方一旦动手,他能够护住史蒂夫较为弱势的一边。

 

史蒂夫用胳膊轻轻拦了拦巴奇,安抚性地看了他一眼,这才转过头,认真对上弗瑞的眼神。

 

弗瑞冷冷道:“你这是在浪费时间。明天就是战斗,我想身为美国队长,你应该修养,保存体力,而不是在我这将无聊的睡前小故事。”

 

“是你让我来的。”史蒂夫说道,面对弗瑞强势的压迫,他没有丝毫的退缩或是躲避,“是你,喊住了我,在战场上,在明天的沙滩上。你喊住了我,所以我来找你了。”

 

有一瞬间,尼克·弗瑞完全僵住了。巴奇甚至以为他是不是由于太过震惊而忘记了呼吸。史蒂夫纹丝不动,静静地看着弗瑞。

 

然后,弗瑞终于动了起来。他叹了口气,语调很奇怪,“所以,这一切是真的对吗?终于来了,这一天终于到了。我所经历的,果然不是我的幻觉。”

 

史蒂夫和巴奇相视一眼。巴奇抿嘴,史蒂夫朝他微微点头。


评论(2)
热度(17)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