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盾冬无差】【二战背景】冬阳照常升起

第十三章   影子的法则(下)

 

朋友?

 

这个名词不存在于战争的土地上。盟友是个更好的选择。

 

战争即是伤害,所有参与者都必须共享伤害。

 

安逸难以永恒,唯有痛和失去。

 

在1943的德黑兰,有三个人名字将永远铭刻于历史的礼碑之上。

 

苏联是我们的盟友,难保他日成为最大的宿敌。但就目前而言,远东需要他们的力量。

 

德国是我们的敌人,有时候我们得消灭他们,有时候,我们得成为他们。

 

 

对于我,

历史将作出怎样的裁决?

如果我在这里胜利了

谁都会说

一切全是光荣……

倘若我失败,

那么,任何人又都会

因此而责备我①

 

 

当然,对于普通人而言,一切都很顺利,什么也没有发生。

 

在很多年以后,历史学家提到这段往事,会在长长的传记和评论之后写下这么一句话:这次会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签在那张薄纸上的三个名字,今后将再无法出现在同一场合。而热爱惊险的野史轶闻爱好者们则更偏好夸张事情。他们坚称,当时的德黑兰有数千名德国特工和数不清的苏联地下党。他们一方是要执行暗杀,另一方则蓄势拦斩。当时的形势千钧一发,世界的未来命悬一线。

 

当然还有部分总是剑走偏锋的研究者则认为,根本没有什么德国人和暗杀者,一切都是苏联人的阴谋,意在分裂英美。

 

一切都是苏联人吗?巴奇吹了一声口哨,流利地用他刚学会的德语向盘查者道谢,然后大大方方地穿过了德军的势力区,回到了史蒂夫身边,就像影子追逐光明。

 

“你去哪了巴奇,我在担心你。”

 

“你好老妈子。”巴奇伸手揽住史蒂夫宽阔的后背,“今天是周末,队长,你有什么消遣吗?介意和我去喝一杯吗?”

 

“你冷得像一块冰砖。”史蒂夫抽出自己的胳膊,反手抱住巴奇。“老实说,我总觉得奇怪,菲利普斯将军为什么总是派你去单独行动,这样不安全。”

 

“你这是在暗示我很弱?”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好吧,我保证这样的任务并不多,而且还算有趣。我是说,某些地方很有趣,大多数地方很无聊。黑暗,潮湿,冷,难吃的食物,冷,机械的任务,并不友好的人群,非常冷。嗯,算了,我有点失去兴趣了。不过我趁机学了一点德语,还有苏联语,要我说给你听听吗?”

 

史蒂夫微笑着,“什么?”

 

“你愿意与我共舞然后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吗,甜心?”巴奇眨眨眼。

 

“这是什么意思?听起来很奇怪。”

 

“这句话是说你是个笨蛋。”

 

史蒂夫于是真的笑了起来。“我会请你喝酒的,今晚。记得吗,军官俱乐部之夜?”

 

“噢,加布和雅克还欠我五美金呢!”巴奇叫着,挥动着拳头,“这一次我要干翻他们!”

 

“你得向我保证你会节制,不会把自己的衬裤都输掉。”

 

“得了吧史蒂夫,你了解我的。与其恐吓我,不如恐吓一下那帮家伙,让他们别临阵脱逃,别差劲到输得直哭鼻子。”巴奇得意地扬起嘴角,“我是最厉害的。”

 

“当然,你是最厉害的。”

 

“那么你来吗?”巴奇拉住他,像他们小时候那样,扯着史蒂夫的领子带着他往前走。每一次巴奇想出一个新奇的主意,想要鼓动史蒂夫一起参与,他都会这样扯住他,像是胁迫又像是央求。“来吧史蒂夫,很有趣的。虽然你不喜欢赌博,但这是交流感情。我们需要一个近人情的队长而不是个木头。”

 

史蒂夫无奈地叹着气,“不,巴奇。好吧,你赢了,我会把我的钱包都交给你,但是谢谢,我不想加入。”

 

巴奇坏笑着,“有什么特别的活动吗,嗯?”

 

“事实上,”史蒂夫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眼睛,“是的。卡特特工想邀请我跳一支舞。”

 

巴奇止住了笑,“卡特特工?我以为,她说要把这支舞留到战争结束之后。”

 

“是啊,但我想,大概,她想跳舞了吧。”史蒂夫的脸更红了。

 

“而且你说过,”巴奇犹自说道,“她似乎在生你的气。”

 

史蒂夫点头,“我想,不,不是我想,是霍华德告诉我的,大概是因为我亲吻了别的姑娘。我是说,我并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卡特特工为什么因此生气。”

 

巴奇的脸彻底僵了下来,他松开史蒂夫。“别的姑娘?亲吻?”

 

“哦,”史蒂夫有些尴尬,“我没有跟你说过是吗?事实上,我觉得这微不足道,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一次意外。”

 

“而你甚至不知道这个意外为什么让人不高兴?”史蒂夫发誓自己听到了巴奇牙齿打颤的声音。天气大概真的太冷了,他想。

 

“我不明白。”

 

巴奇摇摇头。同性交友法则第……去他妈的交友法则!

 

“你能教我跳舞吗?”史蒂夫突然开口,“你知道,我不大会跳。我担心会当着大家的面踩掉卡特特工的鞋。这样做对一个漂亮的女士而言真的是太不礼貌了。”

 

“是的。”巴奇答道。

 

“那么?”史蒂夫抬头。

 

“冬天来了,”巴奇这么说着,往后退了几步,“我讨厌跳舞。”

 

他的帽子被风刮跑了,发丝被吹得乱七八糟。黑色高筒靴帮沾满了泥土,应该给他擦鞋了,史蒂夫心想。

 

巴奇看着史蒂夫,史蒂夫也看着他。

 

巴奇不太高兴,他的脸上写满了这个。但是史蒂夫不知道为什么。他太累了吗?任务太危险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史蒂夫在心里还是有点想和巴奇跳舞。他想起了他们十六岁那年的毕业舞会,很笨拙,还有些丢人。巴奇先是自己演示了一遍,然后跳女步来配合史蒂夫——因为没有姑娘愿意把手放进小个子史蒂夫的手心里。史蒂夫矮很多,巴奇将就得异常辛苦,跳了没几步,两个人就摔成一堆,哈哈大笑。

 

我为你拒绝了整个布鲁克林漂亮的姑娘们,你却在我的新皮鞋上踩了好几脚!你这个笨蛋!

 

反正也是我擦鞋,混蛋!

 

他的第一支舞,也是唯一一支舞。

 

但是谁都没说话。

 

天真的太冷了。

 

 

 

“史蒂夫,

 

 

领舞的时候,身体要非常协调,左手托住她的右手指尖,抬高,至她的鼻子与嘴唇之间的距离,看着她的蓝色眼睛,不要闪躲。右手放在她的肩胛骨。当你想退步,右手稍稍施力带动她——轻轻的,别用力;前进时,放松你的手臂。享受音乐,踩着节拍,跟着人群傻笑。

 

如果她把自己的左臂放在你的右臂上并且轻轻压着你,说明你可以再贴近一些。胯部贴上去,把右手往下移到她的腰部。也许还能吻她一下,在气氛好的时候,或者更多。

 

看,这不难。

 

我不想署我的名字”

 

 

 ①隆美尔日记


评论(11)
热度(52)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