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全职高手】【黄少天/张佳乐/无差】乐天派

【全职高手】【黄少天/张佳乐/无差】乐天派

【一年前】答应给基友码的,拉个郎,努力打造事宜人类居住的一人圈环境~一个话唠一个倒霉孩子凑俩乐天派的甜甜故事~

 

黄少天是个话唠。

 

话唠就是话痨,唠就是痨的谐音。痨就是一种病,这种病好像没得治。鲁迅先生说蘸血的馒头没用。所以这个病有点可怕。话痨话痨,就是病入膏肓的话多症,话特别特别多,特别特别多,一不说话就浑身难受。话多是怎么个意思呢?就跟得了帕金森似的,不抽抽难受;就跟上了膛的子弹似的,不突突显不出风格。磨磨唧唧,叽叽喳喳,啰哩啰嗦,没完没了,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你够了黄少天。张佳乐叹气,打断他,你想跟我说什么?

 

黄乐天憋了半天,问,你怎么看待坏运气?

 

连带标点符号都没超过十个字,这实在不是黄少天的风格。张佳乐看了一眼他的头像,又百度了一下“朋友被盗号怎么办”,最后回了三个字,倒霉呗。

 

江湖传说,张佳乐是个幸运E。当然这是个舶来的洋词,比较接地气的说法是,倒霉催的,怎么又尼玛的是你呢?

 

那边的黄少天安静了整整二十一秒,张佳乐掐着表,然后瞬间,他被刷屏了。张佳乐愣了愣,然后把滚轮往上推,从头开始看起。黄少天还在突突突,刷屏始终持续,张佳乐耐着性子一遍又一遍翻回去,一条一条看完。

 

倒霉这种事情吧,其实有两种说法,正确说来,应该是倒楣,楣就是门楣。以前的人棺材停在院子里,要抬走的时候叫起灵。起灵需要出院门。棺材大,要先卸了门楣,出完殡后再给安回去——这个就叫做“倒楣”。你想啊,这么沾死人气的活谁愿意干呀?倒了八辈子的楣就意味着这运气背得不行,一直都得干这种丧气活。所以,一般来说,运气好的人是不会倒楣,只有倒楣的人才会倒楣。后来倒楣又叫倒霉,其实都是一个意思。霉气霉气,听起来就不是好事,所以很好理解。你这种万年老二,拥有丰富的垫背经验,荣耀里头的男配小金人,联盟的霉气大师,卫冕组的扛把子,可惜不是你的终身受益人,这个可以叫倒楣;话又说回来了,我自认为运气还不错,怎么也会倒楣呢?突突突,突突突……

 

黄少天喊,你说句话呀,我这是在情感咨询心灵大保健呀。

 

张佳乐回,门楣没倒,树倒了。

 

世界瞬间安静。

 

张佳乐下线,关机。

 

十二点零三分,张佳乐的手机响了。张佳乐接起来,有气无力地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黄少天嗷了一句,突突突,突突突……

 

张佳乐眯着眼睛,问,你吃苹果派吗?

 

黄少天安静了。

 

下次请你吃,我睡了。

 

第二天,林敬言出来遛弯,正好碰见买完苹果派回来的张佳乐,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冒光,问他,谁家把荣耀冠军奖杯丢了让你捡着了?

 

张佳乐咧嘴,被树给压死了,你说是不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

 

老林知道他说的谁,心里直乐,点头,对对对,我们佳乐在联盟,不是最倒霉的,是倒霉第二!我们终于也在其他领域突破第二了!

 

张佳乐居然有些开心。

 

再后来,黄乐天和张佳乐订了个密聊包,黄乐天包了其中百分之九十的免费密聊时间以及此外的超额费用。以及,张佳乐的情感保健业务越做越熟练。

 

又后来,黄乐天终于在一个热得冒泡的夏天吃到了苹果派。张佳乐坐在他面前,头发抓了个小揪揪,满头是汗。

 

黄乐天打扮得像个在外过夜怕人抓包的偶像明星,张佳乐看着像个逃课出来约会的艺术院忧郁少年。糖水铺的老板娘在他们面前一人摔了一碗甜豆沙。电风扇嘎吱嘎吱地唱着夏天。

 

黄乐天说,咦,其实你还长得挺好看。

 

张佳乐等啊等啊,没说话。

 

黄乐天问他,你为什么不说话?

 

张佳乐道,我以为你后面还得接着补几刀。

 

黄乐天说,补什么刀。

 

比如说,虽然长得不错,但你这长相,丢进人堆里,一筛一大把的。躺到了是个人行道,竖起来就是电线杆子。长得不典型,表情太阴霾,看起来就像是没报准的天气预报,憋得慌。

 

黄少天目瞪口呆,我没这么想。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但必须是我能说出来的话。

 

两人于是相谈甚欢。

 

黄少天八卦,这么多年了,别人都说你是万年老二幸运E,不择手段也要赢,你就没点说法。

 

张佳乐吞下甜腻腻的苹果派,嘴角都是糖霜。你要什么说法?

 

随便发表点什么动人心魄的演说啊,浇我一脸心灵鸡汤什么的。

 

张佳乐想了想,这么跟你说吧,你想不想赢?

 

想啊。

 

别人想不想赢?

 

必须也是想的吧。

 

张佳乐点点头,那不就是了。大家都想赢,我跑得勤了一点有什么不对?你们说我倒楣,但有人怀疑过我的能力吗?只有我才有资格被叫倒楣。就算我最后摔了一脸血,看你们几个敢像我一样爬起来继续。

 

黄少天难得沉默,憋了半分钟,还是没忍住,说道,你心还挺宽。

 

张佳乐乐了,回道,还行,没你嘴宽。

 

黄少天说,我得把你的话记下来,做成签名档。

 

张佳乐回,还是别了,很快就会被你的说说给刷掉的。说起来,一直很想跟你提,你能不能把聊天气泡换了,每次看着那只河马撑破肚皮,我就替它难受。

 

黄少天问,你喜欢什么样的表白方式呀。

 

张佳乐真的认真思考了好一阵子,然后说,我喜欢被带到小巷子里,外头人来人往,巷子里只有两个人。墙壁很冷。他刚刚吃过苹果派,嘴里都是甜味。

 

黄少天点了点头,站起来,说,不吃了,走,我们去找个小巷子。



runnono:

大概是还没看黄少砍树时候被剧透之后的脑洞。
黄少对输赢没有那么放在心上,你看他找叶修pk那么多次输多赢少还是坚持不懈的找老叶pk就知道了。但是因为被树压了输了比赛就让黄少不爽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憋屈感挥之不去。在队里他不敢表现出来,他知道队友担心他。于是就装没事的样子。而队友们都是尽量不提那场比赛,就算提也是说,黄少只是运气不好。
于是黄少突然发现幸运e这个属于张佳乐的称号被冠自己身上了。为了寻求突破口,黄少鬼使神差的给乐乐打电话求助了。
乐乐是个好人,就连损带闹的安慰黄少。挂了电话开心的跟老林说自己终于不是荣耀最倒霉的了!老林说对,你连倒霉程度都排联盟第二了。
总之,话唠和疑似话唠在一直对外――叶修上达成了共识。在互相安慰和互相取暖上彼此有了依靠。话唠给乐乐打电话打成了习惯。
然后在某个夏休期听说乐乐去找老孙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过去打酱油,然后在黑呼呼的小胡同告白了。嗯,等告白完才发现其实乐乐同学身材有一堆电灯泡。
然后黄黄乐乐的接受了!

评论(5)
热度(10)
  1. 英俊的白菜runnono 转载了此文字
    【全职高手】【黄少天/张佳乐/无差】乐天派 【一年前】答应给基友码的,拉个郎,努力打造事宜人类居住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