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盾冬无差】【二战背景】冬阳照常升起

 

第十五章 未尽之言(下)

 

卡特特工本人比照片来得好看多了。这个巴奇来到史塔克战区实验室后的第一个想法。

 

然后他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没错,巴奇生病了。

 

巴奇的身体一向很强壮,极少生病,年少时与体弱多病的史蒂夫完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此无论是对于他自己,还是史蒂夫,生病的巴奇都是一个新鲜事。尽管他们俩还处于除非必要,互不对话的状态,史蒂夫仍是坚持要巴奇陪同他一道回到城里。这里有完善的医疗设备和医护人员,他们会照顾好巴奇。

 

巴奇擦了擦鼻子,看了一眼史蒂夫,皱起了眉头,意思是你们的会谈看起来很无聊,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

 

史蒂夫挑挑眉,意思是不会很快,再忍忍。

 

巴奇耸耸肩,好吧,无所谓。

 

看,他们并不需要真正的“对话”。

 

“嘿队长,美国队长!”有人在喊他。

 

史蒂夫回神,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心口不一地应着。

 

霍德华·史塔克仍穿着他的大白袍,头发和胡子都精心打理过,看上去整个人都很贵。“我说,要么你过去和他把话说完,然后我们专心研究你带回来的情报;要么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认真听完我的分析。”

 

“对。”史蒂夫点点头,好像听明白了。

 

霍德华又等了约半分钟,这位大个头的美国队长终于清醒过来。他红着脸道歉,“我们谈事情吧。”

 

史蒂夫和咆哮突击队在上一次的任务中,发现了一些东西,也许这个能帮助他们彻底抓住佐拉那个神经质科学家。他们一定是对巴奇做了什么。原本的巴奇虽然也不喜欢冬天,但从未像现在一样在寒冷中反应迟钝,情绪低落,居然还生病了,并且表现出很明显的……哦,对,我们要先谈谈正事。史蒂夫努力使自己集中精力。

 

而巴奇正完美地武装好自己,打算和卡特特工来一场令人愉快的对话——撇开他通红的鼻子不谈的话,巴奇穿着军官服的模样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卡特特工礼节性地微笑。

 

“对了,你和史蒂夫的舞跳得怎么样了?”在话题拐了七八个弯之后,巴奇终于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佩吉·卡特侧着脸,看不出喜怒,“我们决定,还是把这支舞留到最后。不分心的舞,才是最好的,不是吗?”

 

“是的,女士。”巴奇答道。

 

卡特看向史蒂夫。这位铿锵玫瑰,此刻的眼神温柔得像水。巴奇也看向史蒂夫,他不知道自己的眼里,是否也有光。

 

“如果战争结束,你会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呢,女士?”巴奇问道。

 

“这是搭讪?”卡特微微一笑。

 

“不,只是好奇。”

 

卡特吸了一口气,面色缓和起来,像任何一个深陷爱河的女子,充满着甜蜜的忧愁。“我不知道,可能会有家庭,还有孩子。但又不仅仅是这个。我不会被束缚在某一处。而我相信我爱的那个人,是个真正的男人。有担当,有责任。人们会看着他,视他为英雄,如我一般。我们会走遍世界各地。他会有他想要实现的心愿,我会有我的。我陪着他,他陪着我,我们一起实现。”

 

“他不仅仅想当一个英雄。”巴奇纠正她。

 

“无所谓。”卡特骄傲地扬起下巴,“无论他想做什么。我们在一块,别人会说,嘿,多么般配,就这样一直到老,白发苍苍。”

 

巴奇想起那只怀表,那副美得足以让所有人心动的照片。也许史蒂夫老了以后,会拿着它给他们的孩子看,说,看,这是你们的妈妈,我打败了一个师的人,才赢得了她。

 

他笑了起来,“大峡谷。”

 

“什么?”

 

“如果你到了美国,一定要去看看大峡谷。”

 

“很美?”

 

“也许,我从未亲眼见过。”

 

“你是个有意思的人。”卡特终于认真看了他一眼。

 

“我很伤心。几乎所有的女士会把这个称谓有魅力而不是有意思。”巴奇苦着脸。

 

卡特并没有理会他的玩笑,“你和史蒂夫很不一样,很奇怪你们会成为朋友。”

 

巴奇看了一眼史蒂夫。他穿着笔挺的线条,正弯着腰看史塔克的研究报告,身体轮廓的每一根线条都完美地贴合。他是那么美,像永恒的太阳。

 

巴奇低语着,“我也觉得很奇怪。”

 

卡特盯着他看,很久很久,然后也看向了史蒂夫。

 

“如果你们不介意,我可以去看你们。巴奇叔叔,我喜欢这个称呼。你会做纸杯蛋糕吗?史蒂夫的妈妈以前做的很好。”巴奇笑了起来。

 

“我讨厌烹饪。”卡特果断说道,“不过,也许以后我会有兴趣试试。”

 

巴奇心想,自己大概真的是病了。他的鼻子很堵,需要一些新鲜空气。

 

科学就是研究一切未知的可能性。他听见史塔克正大声说着什么。史蒂夫依旧没有抬头。这有什么意义?巴奇转身,慢慢地戴上自己的军帽。也许在你认识到可能性的同时,也意识到其不可能性。

 

“再见,卡特特工。”

 

“再见,中士。”

 

卡特最后看他的那一眼,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温柔。也许自己错了,她是个不错的人选。一颗善良的心,一颗强大的心。

 

 

史蒂夫看见卡特特工向他走来,美得像一幅画。“巴奇在哪儿?”他一抬头,就没看见巴奇。巴奇应该去看病,而不是到处乱跑。

 

“你的怀表在哪儿?”卡特反问道。

 

史蒂夫下意识去摸了摸口袋。

 

他那只被巴奇无意踩坏了的怀表不见了。

 

 

“嘿,你能修好这个吗?”巴奇把表递给那个红头发的法国人,“这个很重要,最好能修得完全看不出来。”

 

“哦,这有点困难。”法国人操着浓厚的口音,迟缓地说着。他的右腿显然受过伤,每次动作都显得很笨拙。“但我会尽力的,大概明天能给你。这位女士很美,让她呆在一只坏表里,是亵渎。”

 

“没错。”巴奇赞同。

 

“她生你的气了吗?”法国人笑着问他。

 

“是的,那很可怕,我不希望这件事情发生。也许后面还会有婚礼呢?”巴奇狡黠地眨着眼睛。

 

“啊婚礼,我热爱婚礼!”法国人开心地说着,哼起了欢快的歌谣。“你不需要再来点什么吗?我这里有些首饰,是我自己的手艺。讨好心上人,可是需要一些诚意。”

 

“多么浪漫的法国人!”巴奇吹着口哨。

 

“先生,不得不说,你的法语说的非常地道。”法国人咧着嘴笑,“你应该看看这个,浪漫不能缺少这个。”

 

是戒指,一枚小小的银戒。

 

“它很美,不是吗?”

 

巴奇迟疑着,有些不确定地开口道:“是的,但有没有……我是说有没有再大一些的。”

 

法国人看了他一眼,拿出了另一枚稍微粗一些的金戒指。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这种样式在欧洲妇女中广受欢迎,尤其是那些需要亲自劳作而非守在香闺中摇扇苦等的劳动者们。朴素而实在,就像他们的生活。

 

“我想你误会了,”巴奇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别误会,我真不是来捣乱的,但有没有再……我是说,再大,咳哼,一点的。”

 

“我以为,你是想为一位女士挑选。”法国人不解地皱着眉。

 

巴奇看着他,“不,其实我是想为这位女士和我……和我最好的朋友挑选的。”

 

整个城市笼罩在温柔的月光下,像一首摇篮曲,看不清重兵扎守的营地,也分不清行色匆匆的惶恐人群,一切显得又静谧又美好。如果没有战争,这里会是一个美丽的小镇。

 

法国人安静地看着他,然后弯腰从箱子低慢慢拿出一个黑色的绒线盒。巴奇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摆着两枚一模一样的银色男士戒指。

 

巴奇抬起头。

 

法国人耸耸肩,“戒指的原主人原本想等待战争的结束,亲自将它套在心上人的手指上。后来卢瓦斯平原上响起了地雷的响声。有的人失去一条腿,有的人失去了所有。”

 

“他的那位心上人呢?”

 

法国人微微笑着,“谁知道呢。”他轻轻摩挲着那条残腿。

 

巴奇着迷地端详着盒中的戒指。再也不会有比这个更美的了,他想着。然后他掩上绒线盒,将它还给法国人。

 

“谢谢你的耐心。这是修表的钱。怀表修好之后,请一定托人交给史蒂夫·罗杰斯队长,你会知道这个名字的。”他歪歪地敬了个礼,迈步朝外走去。

 

“先生,”那个法国人喊住他,“等战争结束,你会回来取吗,这对戒指?”

 

巴奇转身,歪着头,抿嘴笑了笑,“当然。”

 

他的背后是美军的宣传海报,已经泛黄的边角,在冷风中呼呼摇曳。

 

美国永远为自由而战①

 

 

 

有个在此修养的美国战地记者无意间拍下了这个画面。

 

“德国人可以摧毁我们的家园,但永远无法阻止我们更好地生活。”他写道,“这位英俊的年轻军官,脸上带着笑意,眼神充满悲伤,仿佛知道自己的前路并不平坦。他的爱写在这异国的土地上。也许有一天,他终会和自己的心爱之人再次相逢。那会是多久之后呢?”

 

这篇文章伤透了无数多愁善感的主妇少女的心。

 

 

 ①Americanswill always fight for liberty


评论(12)
热度(68)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