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盾冬无差】【二战背景】冬阳照常升起

正跪在电脑前反省中,今晚注定要开大,最后希望永远的甜心队长能治愈大家!我保证虐一虐很快就过去了_(:з」∠)_【说起来原本挖坑是为了治愈自己来着的,人生的轨迹真的好难掌握啊

 顺便纪念一下这么圆满的数字,谢谢大家,感激




 第十八章 我心似你(下)

 

“你没资格这么说我,只身一人涉险,一点都没有咆哮突击队该有的谋略。”史蒂夫走过去,在床头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巴奇的脸色苍白,连嘴唇都褪去了光泽。他扇动着睫毛,慢慢睁开了眼睛。

 

史蒂夫用手掌遮住了他的眼睛,帮助他适应光线。“你感觉怎样?”

 

“像是被人拆了,浑身酸疼,恶心,想吐。”巴奇老实答道,然后似乎觉得很委屈,又加了一句,“很疼,他们扯到我的头发了。”

 

史蒂夫摸摸他浓密的头发,夸张地说着,“真可怜,可怜的巴奇,头发还会长出来的。”语气和巴奇的母亲一模一样。

 

巴奇笑了起来,但显然这是个不合时宜的动作,很快他就垮了脸。“你要是再逗我笑,等我能爬起来了,我肯定得揍你。”

 

“活该。”

 

“嘿多没有同情心啊!”巴奇怪叫着,“我给你留了信息了,你来得太迟了而已。”

 

“是啊。”史蒂夫赞同。

 

巴奇将他的火柴盒放在了醒目的地方。他为史蒂夫买铅笔,史蒂夫送他火柴盒,这是他们的老规矩。如若紧急情况,巴奇是不会这样给他留讯息的。

 

“万一我要是没看见或者根本没留心呢?”

 

巴奇想了想,“那我肯定就得死了。请在我身上盖上星条旗,告诉我妈妈,我永远爱她。”

 

“闭嘴。”

 

“但是你找到我了。”巴奇笑着看史蒂夫,像个孩子。

 

“是啊,我找到你了。”史蒂夫也看着他。

 

“我绝对不会死在你前面的,”巴奇坏坏地微笑着,半分戏谑半分认真,“我保证。”

 

“当然,”史蒂夫也笑,“我会一直拉住你这个笨蛋的,以防止你走得太快。我也保证。”

 

“混蛋。”巴奇一边笑一边低声骂着。

 

史蒂夫忍不住也笑出声来。

 

“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奇怪,明明你才是我们两中看起来更不靠谱的那个,但似乎最后遵守承诺的永远是你。你答应过我的事情,永远不会让我失望。”

 

“那当然,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记得吗?”

 

史蒂夫收起了笑意,静静地看着巴奇。

 

这么多年过去了,巴奇从一个男孩长大成为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奇怪的是,在史蒂夫眼中,他从未改变。无论是过去那个圆头圆脑的小鬼,还是现在英朗的青年,巴奇就是巴奇,无论他变成什么样,是好是坏,史蒂夫都觉得理所当然,都愿意毫无保留地接受他。他想象着,哪怕是有一天巴奇渐渐老去,变成一个脾气糟糕白发苍苍的怪老头,他也会一如既往地陪着他。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巴奇于是笑了起来,嘴角扬起甜蜜的弧度,眼睛是那么亮那么暖,能融化冬日的冰花。。

 

史蒂夫出神地看着他,内心不知为何胀得无法呼吸,像是有什么东西,填满了他的心,那么满,那么沉,让他无法呼吸,让他无法开口。他静静地感受这莫名的重量,像是迎接恋人一般拥抱着它。

 

这让他觉得很安心,很满足,很充实,好像人生再没有什么期盼。这一刻,至永恒。

 

 

 

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后,史蒂夫独自走在纽约的街头,看见一对又一对年轻的恋人们在忘情地拥吻着,无视人潮涌动车水马龙。他忽然想起来,那一年那一天,在那个狭小的安静的病房里,他原来是想吻一下巴奇。

 

像恋人一般亲吻他。

 

他的额头,他的眼睛,他的唇。

 

然后他停了下来,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地,无措地看着这座喧闹的空城,林立的高楼,像一道道城墙,拦在外头的,没能说完的话语,不知是何时的陈年旧事。

 

 

 

“亲爱的佩吉,

 

你曾经问我,为什么会始终满怀信念,向往这个世界更好的一面。

 

我并非是一个天生乐观的人。事实上,我的一生充满了悲剧。我从来不认为幸运女神会眷顾我。在我的少年时代,我永远是那个最为瘦弱最容易被人忽视的那一个——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体弱多病经常性发作,我相信我的授课老师们很难记住我的名字。

 

我的父亲是一位勇敢的军人,他为美国和人民洒下了每一滴鲜血,我为他感到骄傲,他是我的榜样。我的母亲是位伟大的女人,我难以用言语来描述我对她的爱。她用自己宽广的胸怀和温厚的良善,教会了我许多做人的道理。只可惜,我的父母最终都没能常伴左右。

 

我失去了他们,就像我失去了健康,失去了证明自己的一次又一次机会。

 

多么平淡无奇的人生。曾经有记者想要采访我,试图从我身上挖掘一些富有英雄色彩的往事。恐怕我得让他们失望了。在我的记忆中,除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拒绝,没有其他任何值得骄傲的成就。

 

唯有一点。

 

唯有一点,点亮了我生命的色彩,是我为数不多不愿舍弃的东西。

 

巴奇·巴恩斯

 

像是我生命轨迹中出现的一颗恒星,如此耀眼,如此夺目。

 

他毫无征兆地出现,打开了我生命之中所有值得期待的门。

 

厄斯金博士曾经告诉我,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如同行星的轨迹。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相交;有些人,在某个交集点相逢,又迅速分离,远离彼此的轨道。而有些人,像恒星与行星,像永恒的宇宙,像无边无际的星空,相逢,彼此捕获,相依相存。

 

我常在想,人的运气会不会是个定值。有些人平均些,平平凡凡地度过这一生。有些人曲折些,大起大落。若是诸事不顺,我大概是把所有的运气都押在了一件事情上。

 

这件事情,必定是一件弥足珍贵无法割舍的事情。

 

这件事情,肯定值得我付出所有的幸运。

 

这件事情,哪怕在我死去的那一刻,也绝不会感到后悔。

 

无论我经历了什么,无论我还将经历什么,我永远都不会感到不公。

 

一想到这样世界拥有巴奇,我怎么能不为这样美好的世界而奋斗呢?哪怕只有他的名字留存,我愿有人与我一起记着他。这个世界,只要还有其他像巴奇一样美好的事物存在,我便不会停止去爱她,保护她。

 

我的爱和责任,并不复杂,也不是负担,全都源自内心。我的动力,并非植根于对丑陋的憎恶,而是爱。

 

上帝是如此宽容博爱,他已经给了我最美最好的东西。

 

而我满怀感激。

 

 

你永远的忠诚的朋友,

 

史蒂夫”

评论(11)
热度(93)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