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盾冬无差】【明日边缘AU】明日永恒

第七章

 

巴奇·巴恩斯从小就认识史蒂夫·罗杰斯。在他的记忆力,史蒂夫是一个过分安静,喜欢独自呆在角落画画的瘦小男孩。

 

史蒂夫的父母来自遥远的国度,在他出生之前,举家迁至美国。“这是一个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国度,”小时候,巴奇经常听见史蒂夫的父亲如此感叹,“只要你付出努力,你就可以提现自我价值。”这些感叹的意义与正确性,永远不在巴奇的考虑范围内。但罗杰斯先生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军人,他在战场上的英勇事迹,足以让他成为年幼的史蒂夫和巴奇心目中的大英雄。

 

虽然从未明说,但在史蒂夫两人看来,他们之间,能够接近罗杰斯先生的英雄世界的人,一定会是巴奇。他勇敢,强壮,天性好强,干脆果断,自信得如此迷人,就像是从漫画书里走出来的英雄人物。

 

只是没想到,后来挂上巨幅海报,誉为“凡尔登天使”的战神人物,会是史蒂夫,那个当年弱小无助的史蒂夫·罗杰斯。

 

巴奇从来不曾评价过成为超级士兵后的史蒂夫,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发生在史蒂夫身上的一切。似乎在他看来,史蒂夫无论变成什么样子,弱小还是强大,永远是那个和他一起闯荡布鲁克林一起幻想未来的伙伴。

 

史蒂夫爱死了巴奇的这一点。巴奇总是能比史蒂夫更能够接受他自己的样子。这在很大程度上鼓励着史蒂夫在自己的道路上坚定前行。

 

所以在尼克·弗瑞提出应该让巴奇·巴恩斯置身行动之外的意见时,史蒂夫有些生气。但一如既往的,最先做出反应的还是巴奇。

 

“抱——歉——请你再说一遍?”巴奇狠狠地盯着尼克·弗瑞,好似那家伙刚刚提议让他脱光了衣服站在马戏场上跳小丑舞。他发誓,如果这个独眼的黑大个敢再多说一个字,哪怕只是暗示他——詹姆斯·巴恩斯——不够资格去保护史蒂夫完成他的任务,他会揍他的,绝对地饱揍一顿。

 

尼克依旧挂着他不为所动的扑克脸。他没有理会巴奇语气中的不满,而是对着史蒂夫说道,“这不是针对个人。事实上,在我们之间,巴恩斯中士是唯一没有任何重置背景的人,很难保证在某次重置中,他会成为不可预期的变数,这有风险,而我们付不起价格。”

 

巴奇叫了起来,“喂,我还站在这里呢!而且容我提醒你一句,史蒂夫用了整整十五分钟才说服你相信这个倒霉故事,而在我身上只用了三分钟。到底是谁在浪费时间?”他鼓着腮帮子,显然是生气了。

 

史蒂夫轻声喊着巴奇的名字,让他安静下来,然后直视尼克·弗瑞,说道:“我不会同意的,你清楚这一点。既然需要我,就得按照我的方式来。目前,我看不出有阻止巴奇参与的必要性。”

 

尼克·弗瑞沉默许久,答道:“如果你坚持的话。”他似乎有未尽之言,却终于不再开口。

 

史蒂夫将自己的幻象描述与皮尔斯特,而皮尔斯特则据此通过全息模拟地图找到了最为接近的欧米伽主脑藏身可能地点——一个俄军废弃已久的工业水坝内。他们明日的任务,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赶到此地,杀死欧米伽,结束这一切;或者,杀死史蒂夫,重新开始这一切。

 

“这真够有意思的,你知道。”在回军营的路上,巴奇突然开口道,“这真让人难以置信,老兄。那些怪物,不仅能够有意识地组织攻击,甚至还能做出判断,设下陷阱,让我们误以为胜利在即,沾沾自喜,而毫无知觉地踏入它们的屠宰场。更不要说那该死的重置能力。”

 

“我知道。”史蒂夫答道。事实上,不仅是巴奇,就连已经经历过数次生死循环的史蒂夫也依旧有些吃力。太过不可思议,太过超乎想象。

 

“我很难想象,你是怎么一个人经历这些的。我是说,我不在那里,对吗?”巴奇接着说道,脸上显出迷惑的神色来,“如果是我,看着你不停死去,我肯定难以接受。”

 

“我也一样。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糕的了。”

 

也许是史蒂夫的语气太过悲怆,他们一时沉默起来。战前的营地充满了嗜血的躁动和膨胀的英雄主义,闻起来像是夏日燃烧的草原。不远处传来最后一次集合的哨声。一支穿着迷彩的作战小队,喊着响亮的军号,从他们身边快速掠过。

 

领头的班长显然认出了美国队长,冲他敬了一个干脆利落的军礼。

 

史蒂夫回以颔首微笑。

 

这支作战队伍年轻张扬,脸上写满了对荣誉的崇尚和渴望,还有不可一世的骄傲,一如刚参军时的他们。史蒂夫看着他们,心中充满了柔软的情怀和喟叹。

 

突如其来的军号打破了俩人的沉默。待他们跑过去之后,巴奇试图重新拾起话题。“是真的吗?”

 

“什么?”

 

“我是说,那个科学家关于欧米伽和阿尔法的理论。”

 

“也许。”史蒂夫耸耸肩。他有些心不在焉,浑身放松。明日大战在即。但此刻巴奇在他身边,安然无恙。时间流逝得很平缓,丝毫没有异常。这样的时光让他觉得安心。

 

“人真的可以回到过去吗?”巴奇似乎也不在意史蒂夫的随意。他喜欢这个样子的史蒂夫,放下关于美国队长和战争偶像的包袱,轻轻松松地做个普通人——好吧,他比普通人的个头是来得大些。“多奇妙呀。如果你做错了,或者来不及挽回,就可以重新回到过去。一切从来,听起来很诱人。”

 

史蒂夫苦笑了一声,“不,巴奇,不,相信我,现实并非那么诱人。”

 

“好吧,反正我也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希望你不会。”史蒂夫认真说道,“如果可以,我愿意没有从来机会,只珍惜眼前,永远不会错过。”

 

“那不可能。”巴奇温柔地反驳道,“你知道这不现实。人总是会犯错的。就算你不犯错,有时候,命运弄人。我们管这叫‘运气’。”

 

“从你嘴里听到这么哲理的话真是有趣。”史蒂夫抿着嘴笑,“你知道,我以前喜欢读些天文地理的东西。”

 

“你一直都喜欢。”巴奇纠正他。

 

“好吧,我是喜欢这些。你知道,它们很有趣,会让你着迷。无穷无尽无人解开的谜团,那么近那么远,浩瀚的宇宙,无法企及的边缘。人类对于未知事物的探索欲望,就像是阿波罗的达芙妮。”

 

巴奇笑了起来,露出不是特别平整的牙齿,看起来颇有几分俏皮。“我不是。”

 

“对啊,你一直都不太喜欢这些。你关注当下更胜于未知。”

 

“但我喜欢听你说。”

 

“好吧。我在某本书中读到过,时间并非是一个线性的概念。它并非直来直往,也没有起始和尽头。事实上,这很容易理解,因为人永远无法定义‘现在’。”

 

“哇,我们这是要上物理课还是什么?你知道我的功课总是很糟糕。”

 

“不不,巴奇,这只是诠释故事的一种角度。人总是得用自己的观点去理解和描述这个世界的不是吗?我喜欢这个作者关于时间的看法。时间不是单纯线性的,它更像是一个回路。因即是果,果即是因。而时间也并不总是往前的,还可能出现逆流。”

 

“我们是在谈论时空穿越吗?这个题材被卖烂了老兄,最天真的高中生都不会再买账了。”

 

“如果我们真的能穿越呢?”史蒂夫反问他,“如果时间并不是长度,而是空间概念呢?也许你朝着天空的某个方位,以超光速飞去,并不会前往充满‘外星人’的外太空,而是回到了过去的地球维度呢?”

 

“那你完全问倒我了。”巴奇用力眨着眼。

 

史蒂夫笑了起来,“如果我们的世界以平行的方式存在于不同的时空间隙里,那么我们完全有可能穿回到过去某一时刻,。”

 

“这不可能,”巴奇坚持道,“我们不能改变过去,因为改变了过去,未来就会消失。如果你已经回到了过去,你怎么确保你的未来还会有穿越的动机呢?”

 

“是呀,”史蒂夫赞同,“这也是我无法想通的地方,他们管这个叫‘祖父悖论’①。很有意思。”

 

“好吧,这不该是我们现下应该关心的对吗?”巴奇搂过史蒂夫。史蒂夫比他稍稍高一些,他将自己的胳膊搭在史蒂夫的腰下,史蒂夫则顺势环着他。这个姿势让他们都觉得很舒服。“我们应该回到训练场,为明天那个该死的不知能否成功的任务做准备。如果我在训练中能够多砍死十只训练机,我就能确保在战场上多杀死一只异煞。”

 

“放轻松,你只比‘凡尔登天使’飞得稍稍低一些,我相信你。我们肯定能成功。”

 

“而我要你保证,”巴奇微微仰头,认真地看着史蒂夫,“如果出现情况,你必须保证放弃我,专注你的目标。”他显然清楚,在过去的多次重置中,史蒂夫必定是做了某些愚蠢的决定。

 

史蒂夫全身僵硬起来。

 

“史蒂夫,你明白的,拯救这场没有胜利可言的战争和我——还有其他人的性命之间,你的选择并不多。我们总是没法太贪心。”

 

“不,巴奇。”史蒂夫停下来。他脸上的神色,让巴奇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张巨幅海报。凡尔登天使。他在心里吹了一声口哨。

 

“你的性命,对我而言,从来不是贪心,是必须。而你知道这一点,你知道的。”

 

 

 

 ①一种关于时间的悖论,即你无法杀死你父亲尚未出生时期的祖父。

 

 

 

 

【过敏依旧没好,过敏的地方痒得要让我抓狂了<( ̄ ﹌  ̄)>好想挠,不能挠,心塞塞(ノへ ̄、)】


评论(1)
热度(19)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