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Steve/Bucky斜线无差】【生活大爆炸AU】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

7-19

 

我始终坚信Steve的演讲技能点肯定点满了,充满了蛊♂惑人心的力量。不管是美队还是其他AU,都是这样一个一开口就让人信服的美男子。

 

今天整理了一下,发现关于冰棍组的脑洞已经排了十几个文件夹了,感觉自己吃到美队3都不会饿。唯一的问题就是,怎么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脑洞都码出来_(:з)∠)_

 

在这之前,一如既往谢谢大家的留言支持和抓虫鼓励,我也要继续做一颗安静日更的英俊的白菜了【滚

 

本章主要内容:继续谈♂谈♂心

 

 

第十四章

 

“我知道我听起来很傻气。我甚至没法面对你说一句完整的话。”史蒂夫突然丧气起来。

 

人在他心之外,仿佛就有了直言的勇气。

 

“没错,是挺傻的。”詹姆斯很不友善地承认了。

 

史蒂夫垂下头。

 

“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听起来很有趣。”

 

“呃,并,并没,没有,很有趣……”史蒂夫又开始结巴起来。

 

“转过来。”詹姆斯忽然要求道,“对着我。”

 

史蒂夫疑惑地转过身,看见詹姆斯也转身正面对着他。史蒂夫的脸又开始燃烧了。上帝,这简直就像是条件反射。

 

“好吧,我知道你的‘不能面对詹姆斯说话’的毛病还没好全。但正如托尼所说,我们可以循序渐进。”詹姆斯探过身,从桌子上随手抽出一本史蒂夫的素描本,“我可以负责大部分的‘谈话’,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你可以画在本子上。我不在乎你是画还是写,但是一定要面对着我不能躲闪,你能做到吗?”

 

史蒂夫红着脸点头。

 

“非常好。”詹姆斯清了清喉咙,“好吧,我想我也说说我的小时候,礼尚往来不是吗?人们总是这样展开谈话的。我想你可能已经知道了,我叫詹姆斯·巴恩斯。嗯,我觉得巴奇这个名字也不错,虽然有点怪。你可以叫我这个,管他呢。

 

我来自德州,布朗斯维尔,如果你要细说的话。在我的家乡,一年有五个季节,春天,夏天,大夏天,夏天,秋天,冬天。我老爸常说,德州人最适合入地狱,因为他们根本不会在乎地狱滚烫的岩浆。说起我老爸,是个好人。他十五岁的时候,想当牛仔,骑着马,扛枪猎回了一头成年野猪。不过据他自己说,他这辈子做过最危险的事情是娶了我老妈。不管怎么说,我老妈来自俄罗斯。我外公在我六岁那年送给我和妹妹们每人一头黑熊。虽然后来它们都回归野外了,但这是我这辈子得到的最好的礼物。我老爸成功从我外公手上接过我老妈的手之后,就发誓再也不碰枪了。然后我们回到了美国。

 

我的童年很乏味。我不喜欢读书,可能也不像你那么聪明,我猜。我永远也学不会准时写作业或者完美地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我的家人也不是那么在意。有一次我老爸在课间跑到学校,把我接回家,要我陪他一起看比赛。我翘了一星期的课,直到我的老师受不了了。我从小就是洋基队迷,但是我老爸深爱着拉鲁萨。我开始喝酒,因为我老爸觉得一个人喝太寂寞了。我老爸醉了之后会叫我射击,完全忘记他发过的誓。但真正教会我开枪的是我老妈。

 

嗯,你可以画出她来,我想。她有一头浓烈的红头发,个子娇小,蓝眼睛。记性不太好,有时候会把刀忘在她烘烤的蛋糕里。她很迷人,但从来不会听你的第二遍解释。

 

我们家从来不‘吵架’,从来不。我们有更直接的解决方式。

 

好吧,再回头来说说我。你并不是唯一一拥有悲催童年的人,我得说。我刚到德州的时候,也过过一段很不适应的时光。我有奇怪的口音,我很难理解别人说话的方式。有时候,丛林法则并不适合每个环境。我的个头很厚实,身上都是肉,手肥地几乎握不住球,棒球课上没有人想和我组队。我想我也是个古怪的小孩,很难讨人喜欢。和你不同的是,我没有太大的耐心听完别人的嘲笑。通常他们才是那个笑着开始哭着结束的家伙。但是我必须澄清,我打过的架里头,只有三分之一是出自我的手,剩下的都属于我的妹妹们——哦,上帝保佑她们,能够找到合适的婆家。

 

我妈妈曾经试图把我打扮成女孩子,因为我是我们家唯一一个看上去像是适合穿蕾丝裙的孩子。但是我的圆肚子让她失去了耐心——感谢上帝。

 

后来我适应了,我爱上了那里。也许你也听说过,德州是个奇妙的地方。犰狳会四脚朝天地躺在公路上,有人把狮子养在家里。美国有五千只蛇,其中四千九百九十九只住在德州;有一万种蜘蛛,就有一万零一只住在德州。如果没在刮风,就是在准备刮风。在某些程度上而言,那里很适合我生活。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四天在说笑话,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笑话是黄色笑话。嘿,你也许听过这个,一个牛仔骑着马出发去镇上,但是他永远也到不了,因为他真的是在‘骑’。好吧你脸红了,这个笑话对你来说还是太过是吗?另外那些不带颜色的笑话也都和子弹相关。如果你在德州被人莫名射了六枪,只可能是因为他没有第七枚子弹了①。我们不会鸣枪警告,因为子弹涨价了。

 

总而言之,我适应良好地长大了。后来我发现自己喜欢上表演,也许我从小就有种奇怪的表现欲,我会把床单披在身上,在我们家的餐桌前发表‘国王的讲话’——通常情况下只有我爸爸会坚持听完。表演能让我产生一种在其他的某个地方,我有另外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的感觉。这感觉很棒!管他呢,反正我也没找到更适合我做的事情,我于是搬来纽约想碰碰运气。但我猜运气这种东西跟我并不是很合拍。”

 

史蒂夫把素描本竖了起来,上面画着一个披着床单的“小国王”,叉着腰,五官严肃地挤作一团。

 

“不,”詹姆斯笑着说,“你应该把我再画得圆一些。我说圆,是真的很圆。”

 

于是史蒂夫画了一颗土豆国王,旁边站着一颗番茄骑士。然后,这颗土豆国王带领番茄骑士去攻打章鱼庄园。骑士不幸中弹,躺在苹果树下,番茄汁流淌了一地,看起来很忧伤;国王被敌人的剑削中,脑袋都尖了。土豆国王用自己的土豆皮帮他包扎好。最后,他们一起坐在篱笆上,用番茄酱蘸着薯片吃。

 

詹姆斯哈哈大笑。“和你一起长大一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史蒂夫挑挑眉,重新翻开一页,在纸上画了两个小人。一个头上裹着纱布神情挑衅,另一个身材瘦小,拎着巨大的画板。

 

“不不,我喜欢站在左边。”詹姆斯纠正道。

 

史蒂夫涂涂画画做修改。

 

“我会让你帮我做作业,我讨厌数学。但是我可以帮你扛画板,那个看起来很重。而且我可以帮你揍那些欺负人的家伙,我打架很厉害的。看,我们俩个是不是很合拍?”

 

史蒂夫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

 

 

此时,在客厅里,山姆好奇地说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这么久了,别说开房,孩子都该生出来了。”

 

托尼耸肩,“谁知道,也许难产吧。”

 

 

 

“亲爱的儿子:

 

很高兴你还记着给我们来信。看到你一切都好,我们就放心了。

 

PS: 我当然不会介意。

 

PPS:娜塔莎决定去看看你。

 

PPPS: 如果你的男朋友还没有买保险,建议他买一份。

 

PPPPS:别担心,你爸爸那里由我来解释。他会很伤心的。

 

PPPPPS:我和他打了一个赌,他认为你不会主动出柜。现在我赢了,100美金是我的了 :)

 

 

老妈”



  • 暗指那种只有六个弹槽的手枪。


评论(21)
热度(213)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