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Steve/Bucky斜线无差】【生活大爆炸AU】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

7-22

 

洗脑咒:今天的你也是俊!俊!哒!

 

第十八章

 

“史蒂夫是哪一个?”娜塔莎附在巴奇的耳边,用气声问道。

 

他们面对着四个完全石化的科学家,也许还有更多,如果算上别的桌投来的好奇的目光的话。这不能怪他们。娜塔莎刚刚当中亲吻了巴奇的脸颊,充满宠溺地搂住了他的腰,像是一对甜蜜的恋人——事实上,她的手现在也没离开,反而轻轻地扯了扯巴奇的衣服,就像他们小时候玩猜谜游戏那样,他们俩总是有办法串通好,骗骗另外两个更小的天真的妹妹们。

 

“我不想告诉你。”巴奇同样用气声回答,固执地抿嘴嘴唇。

 

“哈,我知道了。”娜塔莎微微一笑,准确无误地找到史蒂夫,冲那个大个头的金发挑逗性地眨眨眼。

 

史蒂夫报以好奇的一瞥。

 

“你怎么知道的?”巴奇咬牙。

 

“因为,”娜塔莎的笑意更浓,“全场的焦点都在我的身上——或者说在我的胸上——只有你这位甜蜜的情人,从始至终,视线都不曾离开过你。”

 

巴奇难以自已的红了脸,这真奇怪,娜塔莎甚至还没开始嘲笑他。

 

“好球,”娜塔莎评价道,“真遗憾他那么快就得分了。”

 

巴奇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挣开了娜塔莎的手臂。

 

“你好史蒂夫,我可以叫你史蒂夫吗?”娜塔莎穿过山姆的座椅,走到史蒂夫身边,带电的眼神几乎将史蒂夫淹没。

 

她真是个迷人的捣蛋魔鬼。巴奇在心里叹息着。

 

“你好,当然可以。”史蒂夫礼貌地回答着,像一只温驯而有风度的寻回犬。

 

“他很甜。”娜塔莎回头,用嘴型示意着巴奇。

 

巴奇皱着鼻子,“我知道。”他回答。

 

“我叫山姆!你可以叫我任何名字,甜心,帅哥,火辣,性感,黑色的小甜饼,随便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山姆摆出了他自认为最具吸引力的造型,亮出他洁白的牙齿,在今天的藏蓝色的POLO衫的衬托下分外耀眼。

 

托尼没有说话,只是掏出自己的钱包,一不小心把它摊开了,恐怕全美国最齐全的限量版金卡集都在里面。

 

布鲁斯摸摸鼻子,低下头,认真地用指甲去抠桌面上铺着的劣质的镂空棉桌布,仿佛上面有无尽的令人着迷的宇宙谜题一般——不,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就此桌布命题写一篇科技论文,把它发表到《当代科技》去,受尽同行的耻笑,也不愿面对如此令人羞耻的同伴。

 

但娜塔莎的目光始终锁定在史蒂夫身上。

 

就如同史蒂夫看向巴奇坚定的眼神。

 

“有趣。”娜塔莎下了结论,朝巴奇挑了挑眉。

 

巴奇叹气,向众人介绍道,“这是我的妹妹,娜塔莎。”

 

几个人发出毫不掩饰的惊叹声,史蒂夫偷偷松了口气。

 

“非常高兴认识你们,无名氏,无名氏,无名氏,还有史蒂夫。”娜塔莎随手拖了一张椅子,在史蒂夫身边就近坐下。她显得落落大方,丝毫不介意别人或诧异或贪恋的注目。

 

“很高兴见到你。”史蒂夫笑着回答。得知娜塔莎是巴奇的妹妹之后,他似乎一下子就脱去了紧张的外壳,肌肉的绷紧状态得以松弛,整个人显得很温和。

 

“这不公平,”巴奇小声地嘀咕着,“为什么只对我说不出话来。”

 

这显然不是一项“巴恩斯选择性缄默症”,而是“詹姆斯缄默症”。

 

“我挺喜欢他的,”娜塔莎大方地宣布道,冲着巴奇喊,“我可以跟他聊聊吗?”

 

“我怎么知道。你得问他,有没有空什么的。”巴奇懊恼地掏出菜单本,“你要吃什么?”

 

“我有空!我有!我有!”山姆举着手。

 

娜塔莎完全无视了山姆,两臂撑在桌沿,左手托腮,认真地转头看向史蒂夫。“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史蒂夫点头,“当然。”

 

“草莓奶昔怎么样?”巴奇大声地打断娜塔莎。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随便问问。”

 

“或者冰激凌呢?”

 

只可惜无人理会巴奇生硬的话题转移。

 

“你想问什么?”史蒂夫专注的样子就像是在课堂上被好学的学生逮住了,纠缠着问一些古怪的问题。

 

“你的尺寸是什么?”

 

巴奇把本子重重地甩到了桌上,发出啪的一声响,吓了布鲁斯一跳——正好终结了他关于白色桌布在餐馆运用的课题。

 

史蒂夫眨眨眼,显然是没明白。

 

山姆结结巴巴地开口,“是我理解有误还是……我知道我最近不太对劲,总是幻听,还老是脑补一些没有存在过的东西。”

 

托尼毫不留情地打破了他的自我安慰,“我觉得巴恩斯小姐说的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山姆张大了嘴,然后又自觉地闭上了。

 

好吧,这下史蒂夫总算明白过来了,唰的红了脸。

 

娜塔莎无辜地看向巴奇,“太过了?”

 

巴奇抿着嘴,“太过了。”

 

娜塔莎烦恼地揉了揉头发,她不习惯这个。“你知道吗,等级5实在是太陌生了,我重新来一遍。那么,史蒂夫,你的位置是什么?”

 

“我的职位(position)?”史蒂夫疑惑地重复着,“哦,我是个物理学家,我在M大……”

 

“不不,”娜塔莎打断他,“我是问,通常来说,你是上还是下啊。”

 

巴奇万念俱灰地闭上了眼睛。

 

史蒂夫困惑地皱着眉,“上……还是下……这……”

 

“就是你是喜欢被X还是……”

 

史蒂夫顿时紧张得额头都冒汗了。

 

托尼赞叹道,“哦,她真辣,而且马上就要揭开我一直以来的谜题了。”

 

“娜塔莎,注意你的用词。”巴奇喊道。

 

“好吧,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了。”山姆遗憾地咂咂嘴。

 

“好吧好吧,你还真敏感呢。”娜塔莎不耐烦地瞥了她激动的哥哥一眼,“我都没问他是否享受口·交呢,就这样还是太过了?”

 

“当然太过了!”巴奇补充了一句,“而且永远不要提口·交!我说永!远!”

 

“但是你说了。”娜塔莎摊开手,“而且我认为这个很重要!”

 

“来个人叫911!我想他快不行了。”山姆指着史蒂夫叫道。

 

可怜的史蒂夫大概已经忘记呼吸是什么东西了。

 

巴奇深深叹气,朝娜塔莎招招手,“你过来,我们单独谈谈。”然后他把娜塔莎拽开,拉到了一旁的角落里。

 

“你不能这样,”巴奇低吼道,“我会很尴尬的。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别紧张,蜜糖。”娜塔莎安慰他,“我原本是打算表现得很温和的,但是那位博士显然什么都不懂。我可以从鸡叫声判断一只鸡是怀恩多特还是来航鸡,是红壳的还是白壳的,但我可没办法从一个男人的脸上读出他的内心。你不问怎么知道呢?要知道性生活是关于人的婚姻幸福的。哦——”她拖长音,“我懂了,你并没有打算长远对不对?你们现在只是冲动期,你迷恋他,但是还不想面对太未来。我明白的,毕竟文书啊繁文缛节太琐碎了,我也不喜欢那个。我支持你。当然,你们将来要领养孩子的话,会比较麻烦。”

 

“我能说句话了吗?”巴奇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等等,我还有最后一句。”娜塔莎打断他,“从他的手指和我的经验判断,他的活计应该挺乐观的。好眼光,老哥!”她拍了拍巴奇的肩膀。

 

巴奇痛苦地叫了一声,“你们赌了多少钱?”

 

娜塔莎转了转眼珠,“你说什么?”

 

“你,妈咪,还有老爸,你们赌谁上谁下押了多少?”巴奇咬牙切齿地说道。

 

“别这么激动老哥。”娜塔莎退后一步,“你总是表现得这么戏剧性,像个女王,这样可不好。说到戏剧性,你的演艺生涯如何了?我们都很关心你。”

 

“去他妈的巴恩斯!”巴奇怒吼。

 

“容我提醒你一句,”娜塔莎对着手指,真诚地说道,“你现在还姓巴恩斯,不是罗杰斯。对了,婚后姓谁的,这个问题我能问吗?会太过吗?嗯?你为什么不说话呀吉米?”

 

 

 

真的,我是说真的,有个妹妹,无异于自我谋杀。①

 

 ①Seriously, having a younger sister is equivalent asmurdering yourself.


评论(16)
热度(231)
  1. 忍冬英俊的白菜 转载了此文字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