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Steve/Bucky斜线无差】【生活大爆炸AU】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

7-24


 哈哈哈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今天不会更新啦?SURPRISE【默默数了一下有没有拼错



今天才注意到搜tag右边有一溜活跃。为什么我在LOF的盾冬盾会排上活跃第一啦,很羞耻的好不好!!!就好像就我一个人话唠在刷屏一样……但是往下一刷,真的还蛮多是我的……太羞耻了,别人家都不更文的吗?刷刷刷不要停呀!日更是不是太多了??NOT ME

 

说要给我浇肥灌溉的,还有要吃涮白菜的,你们是认真的吗?别人家的小伙伴不都是喊着我要给你生猴子的吗【咦这个好像也不太对

 

还有为什么会觉得新坑会把旧坑挤掉呢?顶多只会让我缩短旧坑预计的字数罢了【不

 

本来也想跟风说关注的小伙伴到达500的时候,来个点梗。但是隔着老远,最近已经完全停滞增长,SY也是,就不给自己添烦恼了【蜡

 

老冰棍仓库去看啦,希望能越来越好,这样就不用在SY里面挑文了。附地址:http://stuckyslash.com/forum.php

 

咦,今天的废话怎么这么多【其实是因为我今天的更新字数少平衡一下XD【谁要这种平衡啊

 

哦,顺便说一下,今天这章众人纷纷开启嘲讽脸,要保持愉快的心情啊

 

 

 

第二十章

 

当眼前那个褐发碧眼的家伙凑过来,一脸很不喜欢的表情,认认真真上下打量自己的时候,克林特感受到了生命的考验——在他平淡无奇的几十年生涯里,从来没有像此刻一般有危机感。

 

巴奇拖长声音“嗯”了一句,然后挑眉看向娜塔莎。

 

娜塔莎摇头,“我不认识他。”

 

啪嗒,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巴奇回头问僵硬的克林特,“你谁?从哪来?干什么的?”

 

史蒂夫同情地看着克林特,脸上写满了“哥们,我都懂”。他真善解人意,克林特感激地看了眼史蒂夫。

 

“你买保险了吗?”巴奇特别真诚地问道。

 

克林特低头玩手指。

 

“我的老天爷啊,你是卖保险的吗?”托尼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卖保险比当服务生赚钱吗?”巴奇好奇地问。

 

“我怎么知道,我从来不缺钱。”托尼笑,“赚钱是什么?钱不是自己滚自己的吗?”

 

巴奇看着他,“我感觉不是很好。“

 

娜塔莎冲托尼吼道,“停止这样跟他说话!他的脸能当卡刷你觉得很不能理解吗啊?”

 

托尼无语,“你怎么能够绑架他人的审美观呢,再说就算我认为他很辣,我说的每一句话能够跟他的脸挂钩吗?而且容我纠正你,女士,再辣的脸也不能当卡刷,这是一个反科学理论。”

 

娜塔莎翻了翻白眼。

 

史蒂夫突然出声,吓了他身旁的山姆一大跳。“不,托尼,”史蒂夫说道,“我们说的不是原理问题,而是主观意识问题。就算是霍金也应该坦然接受不同意见,你不能够阻止别人对自我主观意识的判断和解读。”

 

“我不是很听得懂。”巴奇说。

 

托尼嗤笑,“你只是被你奇妙的失效多年的多巴胺控制了?你能够确保你现在的主观意识能够长久吗?或者,请你定义一下‘长久’?时间的尽头,你我都知道,是无法衡量的。激素能够维持不足三年的脑波干涉。在这之后呢?什么开始掌握羥色胺褪去后的大脑皮层?浪漫的情怀,从本质上来说,就是违反科学的。”

 

“再说一遍,”巴奇叹气,“我听不懂。”

 

但是其余几个人好像都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巴奇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所以你怀疑爱情?”

 

“我不是怀疑,我是从根基上否定它的存在。”

 

“而你根本不允许存在争议。”

 

“‘争议’?”托尼笑了起来,“克里克和富兰克林之间可以叫做争议,爱因斯坦和奥本海默①之间可以叫做争议。而我们这个……”他摊手,“只能说是‘你错了而你不承认我的正确观点’。”

 

“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才有幸不是由你突破双螺旋和中子星的问题。”史蒂夫不无讽刺地说道。

 

“我没有突破这些问题只是因为他们生在我前面!”托尼叫着,“我怎么可能解决已经解决的问题呢?巴雷特怎么可能为自己剃头呢②?”

 

巴奇已经完全听傻了。

 

“好吧,我看不下去了。”娜塔莎站了起来,走到史蒂夫身旁,看向托尼,“亲爱的胡克先生,谢谢你生在这个时代,牛顿会很高兴你无法成为巨人的肩膀的。③”

 

“你太粗鲁了!”托尼抗议。

 

“而你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大概就是会发现一颗以你命名的矮行星吧④。”史蒂夫叹气,“我们一定要再说下去吗?”

 

“贾维斯?”托尼寻求同盟。

 

可惜贾维斯先生的电源仍在修复中。

 

娜塔莎双臂抱胸,微微耸肩,“而你甚至用错了长波值。”

 

“你说什么?”托尼凝固了。

 

娜塔莎指了指托尼身后的白板,上面有一道复杂的物理公式——完美的对称逻辑,几乎是跨时代意义的谜题,托尼的骄傲。

 

“你在这里犯了一个错误。”娜塔莎走过去,拿起马克笔,随手在公式中间画了一个圈,改了其中一个数字,“看,没什么了不起的。”

 

托尼碎了。

 

 

 

 

山姆赞叹道,“真是一场精彩绝伦的碾压。”

 

布鲁斯伸出双臂,“我甚至能感受到托尼的心碎。”

 

克林特怔楞,“怎么能有人可以如此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呢?”

 

巴奇摇头,“我还是没听懂。”

 

 

 

娜塔莎放下笔,撇撇嘴,“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了,巴奇是我们家唯一靠脸吃饭的。”

 

 

巴奇皱着鼻子,“我可以把它理解成赞扬吗?”

 

 

 

 

  1. 好吧,简单说来,就是这两组人都吵过架,用科学家的方式你们懂。
  2. 忘记补上了,来自剑桥的笑话,巴雷特是镇上唯一的理发师,他只给不自己动手刮胡子的人刮脸——悖论
  3. 好吧,继续简单说来,牛顿和胡克也吵过架,也用科学家的方式。悄悄说一个冷知识,牛顿的名言: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是用来讽刺胡克的,因为胡克是个小矮子,所以牛顿可以站在任何人的肩上成功,唯独不会因为胡克——来自科学家的恶意【谁要知道这个冷知识啦
  4. 矮行星dwarf,一种行星,同时也是矮人族,所以就开启一下嘲讽脸【我真的对唐尼先生没有恶意信我啊OTZ


评论(32)
热度(198)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