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Steve/Bucky斜线无差】【生活大爆炸AU】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

7-25

 

从今以后,好歹我也是炖过肉的,人生高度再也不一样了。啊,过去,我CJ的过去,回不去了,回不去了【烟

 

今天有寡姐和吧唧哥哥专门为各位炖的大碗心灵鸡汤汤,嫌弃不好喝的话……嗯,就捏鼻子强灌

 

 

 

第二十一章

 

托尼一时半会儿看起来是不会好了,布鲁斯在给他做心灵按摩。因为愧疚,史蒂夫打算帮忙接好贾维斯的电源线。山姆趁机拍了好几张托尼生无可恋的状态,打算用来买最新款的PSP。克林特装模作样地利用手机屏幕照镜子,偷偷把自己的头和娜塔莎的背影拍到了一起,发了推,打上了#我和我的女朋友#的标签——但是很快就被辟谣了。

 

巴奇带着娜塔莎回家。

 

“你觉得他们怎么样?”巴奇问。

 

“一群怪咖。”娜塔莎耸耸肩,“你觉得我会怎么想,我可是农工大人①。”

 

巴奇拖长音嗯了一声,动手为娜塔莎收拾床铺。他把史蒂夫熊扔到地毯上,扫干净所有乱飞的衣服,然后铺上干净的床单被褥。娜塔莎盘腿坐在床头柜上,单手点烟。巴奇探出手,抽走了她嘴里叼着的烟,“卧室不能吸烟。”他拿过烟,狠狠吸了一口,随手掐灭了。

 

“无聊。”娜塔莎抱怨。

 

“那就睡觉。”

 

“不想睡。”面对哥哥,娜塔莎会难得流露出几分撒娇的模样。

 

巴奇无奈地叹气,“那你想做什么?”

 

“我们说说话吧。”

 

“好吧,不过得稍微等一会儿。”巴奇说道。

 

“等什么?”

 

巴奇看了眼挂钟,神秘地微微一笑。“五,四,三……”他轻声倒计时着,慢慢踱步到门口,“……二……一……”

 

咚咚咚的敲门声踩着点响了起来。

 

巴奇迅速开了门。

 

门口站着史蒂夫。他羞涩地微笑着。

 

 

他今天的最后一句话。

 

 

“晚安,巴奇。”史蒂夫红着脸,艰难地开了口。

 

但显然巴奇今天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他。“这不行,”巴奇摇头,“太简单。重来一句。”他笑得真诚又狡黠。

 

史蒂夫顿时紧张起来,不停地变换姿势,左脚尖和右脚尖交替地承担着身体的重量。“呃……”他支吾着。

 

巴奇很有耐心地站在门口。

 

史蒂夫望天,试图从洁白的天花板上抠出一句适宜的话来。

 

娜塔莎靠在墙壁上,乜眼看着这两人,忍不住翻白眼。

 

“你……你的,的,一颦一笑……”史蒂夫终于结结巴巴地开了口,仿佛说话让他咬到了舌头,“一,一言一语,使我,使我心旷神怡,心旷……心旷……”

 

史蒂夫看着巴奇,突然脑海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那些字词,那些耳熟能详的语句,千军万马杀到嘴边,却都像水汽蒸发,背叛了他骄傲的记忆力,无影无踪了。

 

“使我心旷神怡,胜过世上所有智慧。”巴奇无奈地替他接了下去,“我确实是个演员,记得吗?”他微笑着,甚至用德语念诵了一句台词。

 

让我的目光,让这次握手,把说不出的话全都告诉你:我要把自己完全交给你,而且我感到一阵狂喜,这种狂喜一定要永远,永远保持住!②

 

 

史蒂夫磕磕绊绊地走回去,险些撞破了脑门。

 

巴奇于是开心地笑了起来。

 

 

 

娜塔莎睡床铺,巴奇睡地铺。

 

巴奇以为娜塔莎必定憋着很多问题,关于他,关于史蒂夫。他小心翼翼地等待着,想着该如何应付——上帝作证,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但娜塔莎似乎并无此意。她随意聊着天,从南到北,漫无边际。她说起老妈因为讨厌装腔作势的邻居,把一整瓶葡萄酒倒在了邻居的花圃里,把她的玫瑰都浇死了。“便宜那个女人了,”娜塔莎卷着舌头学老妈说话,“我的酒可是82年了,而她的花只是12年的!”

 

巴奇笑得打滚,把毛毯卷成了一团。“得有人告诉他们,正常人生气是不会拿着冲锋枪去突突别人的篱笆或者往邻居烟囱里扔催泪弹的。”

 

娜塔莎还说起他们小时候的趣事,让巴奇难得地怀念旧时光起来。

 

“你还记得吗,那时候家里面还只有我们两个孩子,我们总是一起出去疯。别人家的孩子都怕我们,他们打不过我们。”娜塔莎说。

 

“是呀。其中有个小胖子,因为太害怕,每天回家都会绕远路,整整绕了一个圈。可怜的皮特。”

 

“他叫皮特吗?”娜塔莎叫着。

 

“当然了娜塔莎,你总是记不住他们的名字,就算那些喜欢你的人也是。”

 

“为什么要?”娜塔莎无所谓地说道,“你还记得我七岁那年,因为爬树摔了下来,头皮掉了一块,半年多都没长头发吗?”

 

“当然记得!我怎么能忘记。你秃着脑袋的样子可笑极了,他们都以为我有一个弟弟。哦,别让我想起来,哈哈哈。”

 

娜塔莎探起身来,砸了一个枕头。“他们这些混球,总是嘲笑我,就好像他们漏风的门牙能有多好看似的。”娜塔莎不屑地评价道,“一个个从泥潭里滚了一圈的土拨鼠。”

 

“别这么说娜塔莎,男孩子对喜欢的人总是喜欢去欺负一下。我小时候长得也很像土拨鼠。”

 

“我不觉得是同一件事情。”娜塔莎趴在床沿,把下巴枕在手臂上,在昏暗的台灯下,看着巴奇。“他们不喜欢我。”

 

巴奇正仰面躺着,把头埋进黑熊里,手臂搁在额头上,露出结实的曲线,胸膛微微起伏。“他们不喜欢我们。”巴奇纠正道。

 

“然后你有一天在放学路上堵住了他们,把我最讨厌的那两个家伙揍了一通。他们比我们大很多,整整高了一个头。你吃了一身伤,但是很固执,坚持不肯服输。‘我妹妹才不丑。她以后会长成最美的人。’你说,‘你们这群混球只配吃屎。’哈哈哈,结果他们其中一个真的摔到了狗屎里。从那以后,再没人敢嘲笑我的头发,一直到它们都长出来了。”

 

“是真的吗?我怎么都不记得了。”

 

“那是因为你老打架,次数太多就不记得了。”

 

“嘿,那只是一开始,后来我们的朋友多了起来,还是很愉快的。”巴奇嘟喃着,“我也不是只会打架的。”

 

“是啊。”娜塔莎轻声说,“你会的可多了。你教会了我射击。”

 

巴奇怀念起过去的时光。“那时候你还没有一支AK47高呢。”

 

“第一次开枪的时候,我有点害怕。你一直站在我的背后,告诉我别怕,因为你会守着我。然后我就不怕了。”

 

“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女孩。”

 

“记得有段时间,我们一直搬家,从一个陌生的城市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从某个口音逐渐适应另一个口音。有一次,在课堂上,老师要求我们彼此介绍家里最宝贵的东西。我的邻桌跟我说,他们家是大房子,有漂亮的花园和五只金毛犬,书房的书摞起来能堆满整个房间。我说我们家没有那么多带不走的废物,我有老爸老妈。我还有一个哥哥。我的哥哥会翻墙摘蔷薇花给我,就算我是个秃头。”

 

 

沉默一阵之后,巴奇轻声道,“娜塔莎。”

 

“什么?”

 

“我还是会为你打架的,你知道我会永远在那里。你转身就能看见。”

 

“我知道,你会的。”

 

巴奇心中满是柔软。“那两个淘气鬼怎么样了?”他开始想念那些恶魔们了。

 

娜塔莎发生嫌恶的声音,“老样子,精力旺盛。你知道吗?她们现在开始攒钱了,说哪天如果你的电影全国上映了,她们就去包场,把所有的同学都拉过去。”

 

巴奇捂住脸,“我现在一点都不期待自己有这么一部电影了。”

 

“别担心,以她们的能耐来说,是绝对攒不到钱的,最多只会用刀子逼同学自己掏腰包买票。”

 

“你这么说一点都不让人安心好吗?”

 

“但是你很开心,承认吧,喜剧女王。”

 

“闭嘴娜塔莎。”

 

 

 

 

  1. Aggies,指代德州A&M学生,农工大学。我觉得这所学校的学风有点拉轰2333

  2. 这两句都来自浮士德


评论(19)
热度(222)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