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Steve/Bucky斜线无差】【生活大爆炸AU】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

7-26

 

今天的BGM是狼姐的,甩着叶子动起来~~台下的小伙伴,让我看到你们的手/~

 

窗外雷暴雨,哪位道友要渡劫啊也不提前打招呼,衣服都湿了。


 

 

第二十二章

 

周五晚上,巴奇从汉堡店回来的时候,脸上满是笑容,看起来很高兴。娜塔莎在邻居家吃冰激凌。巴奇去找她的时候,托尼正躺在沙发上,额头上盖着湿毛巾。史蒂夫在为他倒水。布鲁斯拿着小药瓶。山姆还在拍照。

 

“发生什么了?”巴奇问道。

 

久违的贾维斯回答道,“好久不见巴恩斯先生,一言难尽。”

 

不同与以往的电子男声让巴奇叫了起来,“贾维斯,你的声音为什么变成了女人?!”

 

托尼捂着脸,好像在哭。

 

娜塔莎无辜地耸肩。“一点小故障。”

 

史蒂夫朝他无奈地笑了笑。

 

巴奇叹气,“娜塔莎……”

 

“那么,你的兔子装怎么样?”娜塔莎迅速转移了话题。

 

“还不赖。”巴奇笑着说。

 

“哥们,我们本来打算去给你捧场的。但是,我们一致决定,史蒂夫还是不要看见这些的好。抱歉啦。”山姆挤眉。

 

巴奇不解地皱着鼻子,“为什么?”

 

“你懂得,你的兔子服。”山姆竖起食指和中指勾了勾,“我们不想让史蒂夫失血过多而死。”

 

“怎么可能,最多热死。毛茸茸的,我都差点透不过气来了。”

 

娜塔莎很困惑,“我以为那个会很清凉。”

 

“你认真的吗?”巴奇喊着,“那个头套有我的两个脑袋那么大,我差点就要热死了。”

 

“你是说,兔子服是游乐园里的那种玩偶头套服吗?”山姆呆滞了。

 

“是啊,不然你们以为呢?”巴奇皱眉。

 

众人一致摇头,“我们就是这样以为的。”

 

“反正我只穿了半个小时,就像从海里捞起来的一样。于是我跟我们老板抗议,让他给我换一种角色。‘嘿反正我都已经湿透了,就让我演美人鱼吧’。全场就美人鱼那小子穿得最少。”

 

“他同意了?”

 

巴奇摊手,“我直接把衣服脱了之后他就同意了。反正谁也不损失对不对。我还拿到了小费,看!”他从口袋里抽出几张绿票子。

 

娜塔莎说,“我以为汉堡店只会有孩子来和动画角色们合影。”

 

“是啊,但是也会有其他兴趣的人。”巴奇无所谓地歪了歪头,“有个家伙自称是经纪人,他给了我一张名片。”他翻出那张皱巴巴的名片,“施密特……嗯,听起来像是个德国佬。不管怎样,他说愿意给我一个试镜的机会。你看,娜塔莎,我可不是只用脸吃饭的。”

 

娜塔莎镇定地等着他接下去。

 

“我还有胸肌和腹肌。”巴奇微笑。

 

山姆喊道,“史蒂夫也晕过去了布鲁斯。我想你也得喂他吃点药。不过在这之前,让我先拍张照片。”科尔森会同意把讨论室让出来的。去他的量子力学,流体力学万岁!

 

布鲁斯生气地摔下了药瓶,龇牙低吼,“为什么!为什么我认识的朋友都是奇葩!我要去推上找其他的伙伴!再见!”

 

“再见,班纳先生。”贾维斯用他奇怪的女声礼貌地回答着。

 

托尼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山姆试图安抚暴躁的布鲁斯,克林特不期而至造访了,还带来了一箱啤酒。

 

“嘿,星期五之夜,不就是应该和朋友们相聚,一起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吗?”克林特摊开手臂。

 

山姆问,“你为什么抹了头油,哥们,你那头油加起来得有一立方米的铅重①吧。”

 

布鲁斯道,“还有香水,闻起来足够淹死摩尔根的果蝇②。”

 

托尼掀开他的毛巾,“而且你从来不和我们在周五相聚,我不应该在周三以外的时间看到你。”

 

巴奇插嘴道:“而且你穿衣服的品味足以让人报警。“

 

才辗转醒来的史蒂夫揉着眼睛,“谢谢你克林特,但是你知道的,我们不喝酒。”

 

娜塔莎和巴奇两人同时笑出声。

 

其余五人不解地看着他们两个。

 

娜塔莎道,“我不认为你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喝酒。这个……”她用脚尖踢了踢啤酒箱,“只能解渴。”

 

 

最后,巴奇从自己的公寓里拿出好几瓶伏特加。娜塔莎打劫了托尼的冰箱——再一次——拿出一大盒红鱼子酱。

 

几个人围成圈团团坐。娜塔莎把一瓶酒拍在地上,低沉着嗓音,“今天,我就教你们,像个男人一样喝酒。”

 

“娜塔莎,”巴奇撅嘴,“我认为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

 

“少废话,开瓶。”

 

史蒂夫打算去找个启瓶器,被巴奇按住了。他微笑着,拿起瓶子,直接用牙咬开了。而娜塔莎则用拇指轻轻一掰,也开了一瓶。

 

几个宅男默默地往后退了退,靠近彼此,离那两个半俄罗斯人更远了。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好吧,我来告诉你们,一口伏特加,一口鱼子酱,一人一句真话,现在开始。”

 

托尼小声说道,“那个很贵。”

 

娜塔莎瞪了他一眼,“而你从来不会品尝。你除了知道它是鱼子酱还知道什么?嗯?”她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伏特加。

 

托尼直眼,“哦,是鱼子酱吗?什么是鱼子酱?能拼写一下吗?”于是鱼子酱也从托尼·史塔克的字典中删除了。

 

娜塔莎从腰间抽出一把戈博,用刀锋挑了一大团鱼子酱,送进嘴里,嚼了嚼3。“还不赖。”她评价道,舔干净刀背上红色的汁水,然后用手背抹了抹嘴角。

 

宅男们继续往后挪。

 

巴奇抬起酒瓶,也猛灌了一口。“我们喝的不是伏特加,我们正在喝的是我们的灵魂和精神④。”他说道,嘴角保持着笑意,把酒瓶递给了史蒂夫。“你不一定非得喝。”他友善地提醒道。

 

史蒂夫在几人同情的目光中接过伏特加,眼神闪了闪,然后对着瓶嘴喝了一大口。

 

 

 

他没有倒下。

 

巴奇抿着嘴笑。

 

娜塔莎撇嘴,“不算太差。”

 

史蒂夫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知道说什么。”

 

“这就可以了。”巴奇抽走他手中的酒瓶,递给下一个。

 

克林特使劲地眨眼,“我可以用娜塔莎的那瓶酒吗?”

 

娜塔莎在微笑,那把黑色的刀在她手心里开花。

 

克林特吞了吞口水,“我猜答案是‘不行’。”他硬着头皮抿了一小口,然后拼命咳嗽起来。“哦这玩意儿比消毒水还厉害。”

 

“恭喜你发现了伏特加的魅力⑤。”娜塔莎说道。

 

然后是布鲁斯,“秩序是一切科学的起源,逻辑是它的生命。”他宣称。

 

再然后是山姆。“布鲁斯说的都是屎。”

 

“我一定要再推上重新找伙伴!”布鲁斯怒吼。

 

轮到托尼的时候,他先是嫌恶地看了一眼,这种酒粗糙的品格已经突破他的忍受极限了。在意识到自己没办法退缩后,他捏着鼻子灌了一口。两秒钟之后,托尼倒在了地上。“我很有钱……我要给贾维斯,做实体,贾维斯,有胳膊,漂亮的,机甲,飞,有腿,不是女的。”他口齿不清地嘟喃着,然后昏睡过去,不久后,还打起了呼噜。

 

巴奇和娜塔莎拍着手大笑。

 

然后倒下的是克林特。他在第二口酒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抱着山姆蹭,不停地喊他娜塔莎。娜塔莎把他拖到了一边,直接扔在地上。

 

最后山姆开始精神恍惚。他已经吐过一回了,此时感到浑身虚脱。“我爱你莱利!”他大声喊。

 

“等等,莱利不是男的吗?他在隔壁的电磁院我记得……”布鲁斯艰难地试图保持自己的逻辑性。

 

可惜山姆已经昏过去,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第五轮的时候,布鲁斯忽然冲了起来,狂躁地将托尼的茶几掀翻了。“没有秩序是科学的丧失!”他吼道,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控制!秩序!你们不明白!破坏这种对称性的痛苦!秩序!控制!控制!冷静!冷静!像一个真正的科学家!”

 

巴奇绕到他身后,轻巧地贴上去,用一记手刀和后勒结束了布鲁斯的怒气。“看来他需要休息一下。”

 

布鲁斯倒在沙发边。

 

现在只剩下史蒂夫,娜塔莎和巴奇。巴奇回到位置上,坐了下来。

 

贾维斯早已将室温调到适宜的温度,以保证明天早上,这些酒鬼们醒过来后,不会因为受凉而感冒。

 

在不知道第几轮之后,屋子里同时响着频率不一声响各异的呼噜声。

 

“你还好吗?”巴奇问史蒂夫。他的声音软软的,听起来似乎也醉了。

 

“是,我想还好。”奇怪的是,在这种状态下,史蒂夫反而自然很多,说话也不再结巴。

 

“你很不错。”娜塔莎对史蒂夫说,“想不到你还有些酒量。”

 

“我不知道,大概我不太容易喝醉。”史蒂夫说。他听起来还很清醒。

 

“我不信,还有人比老爸还厉害。”巴奇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慢慢爬向酒瓶。他拿起新的一瓶,想用牙咬,试了好几次还是没对准。史蒂夫伸出手,装作要帮忙的样子,趁机给他换了一个空瓶子。

 

巴奇抱着空瓶子,斜坐在史蒂夫旁边。

 

娜塔莎已经停止了喝酒。“给我们唱首歌吧吉米。”她微笑,看起来像是在逗巴奇。

 

“我不是太会唱歌,你知道的。”巴奇挠了挠脖子,“但是我可以给你们跳个舞。”

 

娜塔莎摇摇头,对史蒂夫说道,“现在可以肯定他喝醉了。”

 

巴奇有些扭歪地试图站起来。他甩甩头,必须靠着史蒂夫的支撑才能勉强站直。

 

 

Whenever, Wherever

We're meant to be together

I'll be there and you'll be near

And that's the deal my dear⑥

 

 

巴奇一边哼唱一边转圈。他微笑着,把娜塔莎拽起来,和他一起扭动。娜塔莎很不配合。巴奇不高兴地放开她,转身走向史蒂夫。“我猜没人在毕业舞会上教过你怎么跳舞。”他笑着弯下腰,用两只手把史蒂夫拉起来。

 

巴奇牵着史蒂夫的手,带着他绕开满地躺尸的现场,来到屋子中央。他霸道地用力扯住史蒂夫的衣服,将他拉近。史蒂夫几乎是跌撞上去,整个人都贴近了。

 

巴奇的鼻息在史蒂夫的唇边。

 

 

 

和心跳同一频率。

 

 

只要你想念我一时片刻,我就会永世记您于心间。⑦

 

 

巴奇轻声念着,用异国的语言,如同叹息,微醺的气息轻柔地吐在史蒂夫的下巴。他抓起史蒂夫的胳膊,将它们搁在自己肩上,然后慢慢扭动身体。史蒂夫将就着巴奇的步子。他确实不怎么会跳舞,尤其在对方还是个酒鬼的情况下。他们俩的配合只能用糟糕来形容,有好几次都狠狠踩上了对方。

 

娜塔莎在一旁看着,无奈摇头。

 

巴奇越靠越近,他慢慢地舔着下嘴唇,嘴角轻轻扬起,醉人的弧度。他伸手,捏住史蒂夫的下巴,力道很大。

 

史蒂夫呼吸停滞。

 

巴奇微微仰头,继续靠近。

 

 

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那么有97.6%的概率,主角们会在凌乱的舞步中拥吻。如果在电影里,这个比例会上升到98.2%。史蒂夫计算着。

 

 

他不敢眨眼睛,不敢换气。

 

 

他的体温,他的气息,他迷人的微笑。

 

 

爱情不过是一种风魔。

 

贪婪即是爱情,欲念,占有。

 

是嗜欲,忿怒,恐惧,自信,妒嫉,喜悦,友情,憎恨,渴望,好胜心,怜悯心,和一般伴随痛苦或快乐的各种感情。⑧

 

 

 

巴奇停了下来。在史蒂夫紧张的眼神中,慢慢松开了双臂的力度,顺着史蒂夫的身体缓缓滑了下去。

 

他醉了。

 

在他倒地的瞬间,史蒂夫揽住了他。叹了一口气,他将巴奇抱了起来,放到了就近的沙发上。

 

 

 

史蒂夫坐在沙发扶手上,思考着自己是现在开始收拾,还是把麻烦留到明天。娜塔莎在安静地抽烟。

 

他们是唯一还保持清醒的两个人。

 

“我们聊聊吧。”史蒂夫突然开口。

 

娜塔莎挑着眉,“为什么?”

 

“你似乎不太喜欢我。”

 

娜塔莎略带吃惊地看着他。史蒂夫在微笑,“他的心率和呼吸放缓,瞳孔缩小,体温下降。我很确定他已经进入睡眠状态了。”

 

娜塔莎愣了愣,然后牵唇笑了起来。“有意思。”她说,“好吧,我们聊聊。”

 

她掐灭了烟头。白烟缓慢地消散在空气之中。

 

 

 

 

  1. 约等于11.34吨

  2. 一共是1240只。

  3. 很腥,慎模仿

  4. 俄国作家,叶罗费耶夫

  5. 冷知识:据说俄罗斯人第一次发明伏特加是用来做消毒水的。伏特加最精华的成分就是——酒精兑水_(:з)∠)_。但是俄罗斯人特别热爱它,为了证明伏特加是他们发明的,甚至不惜和波兰决裂,全国上下的民众和官员摇旗呐喊,鼓动自家的历史学家们去写论文论证波兰不可能比苏联早发明伏特加。最后论文写成功的那位历史学家被谋杀了——传说是波兰所为╮(╯_╰)╭

  6. 狼姐的歌,有洗脑功效

  7. 浮士德

  8. 从上往下,莎士比亚,尼采,亚里士多德。

 

 


评论(18)
热度(266)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