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Steve/Bucky斜线无差】【生活大爆炸AU】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


 

8-2

 

第二十九章 七夕告白参考手册

 

巴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有生之年蹲守在游乐场内偏僻的厕所里面扒门。“你确定你在里面还好吗史蒂夫?”巴奇把门拍得啪啪响。

 

“还好。”史蒂夫颤巍巍地回答,但他的语气听起来可不怎么好。

 

巴奇抿抿嘴,“你确定不用我帮忙吗?”

 

“不要,谢谢。”史蒂夫在深呼吸。

 

“好吧,”巴奇摊摊手,“呃,慢慢来,好好享受?”

 

“老天,别说了巴奇,一个字都别说!”

 

“好吧好吧。”巴奇安静了十秒钟,“你确定不需要为你带点润////滑/////剂之类的吗?毕竟直接动手,你知道,很可能会造成伤害。”

 

“巴奇!”史蒂夫大声抗议。

 

“我不介意你想着我的脸进行的。”巴奇补充道,“‘最好的伙伴’就是这么定义的,队长,记得吗?”

 

“不……”史蒂夫有气无力地说着,“我真的不想在这种情境下和你讨论这个。”

 

“真的吗?”巴奇眨眨眼,“真可惜。一直保持着那样的硬度(HARD)真的很难(hard)呢。”

 

又一个安静的十秒钟过去后。

 

巴奇重新拍门,“你的答案还是不需要吗?你真的有在进行吗?别担心我,我完全是透明的。”

 

里面的人好像在拿脑袋撞墙,发出咚咚的响声。

 

“史蒂夫,我得提醒你,所谓的下////半/////身思维,就是说,你在自己动手的时候只需要‘动手’,不需要‘动脑’。为了美国着想,别把你智商195的脑袋砸坏了。”巴奇好心地告诫史蒂夫。

 

“走……开……巴……奇……”史蒂夫有气无力地回复。

 

“我可以用嘴。”巴奇完全无视史蒂夫的抗议,继续“好心肠”地提醒他,“如果你实在不喜欢我动手的话。虽然没试过,但是我的朋友们都说我拥有天赋。灵活,柔软,温暖,包容……我甚至可以穿上冬日战士的COS服……哦,我知道你喜欢那个……非常喜欢……”他渐渐压低嗓音,微哑的音质落在耳朵里,像是隔着衣料挠痒。

 

“该死的!你没有在帮忙——”史蒂夫忍无可忍地叫了出来,事情已经开始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

 

“我当然在帮忙!”巴奇反驳,“这些挑逗性的语言和想象画面有利于你尽早释放。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上帝啊,你自己从来不想象吗?做你的老二也够憋屈的。”

 

史蒂夫发誓,他并不想就这样哭出来,但目前的情况绝对是他近三十年的人生中遇到过的最大危机。而唯一能解救他危机的那个人,丝毫没有同情之心。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在这么顽劣的行为下,他居然还认为巴奇该——死——的——可——爱——得——不——得——了——

 

该死的力比多!该死的苯乙安醇!人类之光困死于二项式定理!①在这个顽固的领域,科学总是少了点什么!去你的万有引力!

 

巴奇憋着笑,正想说些什么,从外头进来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穿着醒目的花格子衬衫,一脸狰狞,看起来不是善类。隔间里头的史蒂夫听见动静,瞬间没了声响,连呼吸声都停下了。

 

巴奇的笑容消失了,脸色冷了下来。

 

“你他妈的看什么看?”个头足有两米的大个子瞪着眼睛,挑衅地用下巴指了指巴奇,“让开,老子要用。”

 

“或者,你可以礼貌地退出去,像条公狗一样随便找个地方解决,因为很抱歉,我现在还有急用。”巴奇微笑着。

 

大个子双目吊起,鼓足了腮帮子,大吼一声,怒气冲冲地挥拳过来,想给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来点狠的教训。

 

“巴奇!”史蒂夫惊恐地叫了起来。一阵急忙开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巴奇单手抵住门板,用平静温柔的声音回答道,“别担心亲爱的,你忙你的,我和我们的这位朋友稍微说两句话。”

 

 

半分钟后,肉扑扑的大个子被扔到了厕所门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像足了被大象踩过的浆果。

 

“令人愉快的谈话,先生,祝你好运,再见。”巴奇浅笑着,拍拍手。

 

 

巴奇回到单间门口的时候,里面依旧安静得可疑。他有些迟疑,抬手拍了拍,“你还好吗史蒂夫?我很抱歉……”

 

“是啊,我很好。”史蒂夫听起来情绪低落。

 

“嘿听着,我们一点也不着急,或者你可以……”

 

“不,不用了。”

 

门突然被打开了,走出来一个湿漉漉的史蒂夫。他的脑门上全是汗,眼神躲闪,明明也是个结实的大块头,此刻看起来整整缩小了一圈。

 

巴奇努力控制住自己的眼神,不往某个部位看去。他咳嗽了两声,严肃地问道,“你解决好了吗?”

 

史蒂夫点头,看起来更加可怜了。

 

巴奇的眼球转了一圈,突然明白过来,“哦史蒂夫……”他张大嘴巴,“你该不会是……”

 

被吓软了吧……

 

还好他及时地止住了自己。

 

 

 

这绝对是最糟糕的一次约会,最!糟!糕!

 

史蒂夫在心里总结着。

 

“别说,什么都别说。”史蒂夫垂着头,不敢看巴奇的表情。

 

巴奇努力控制着脸上的肌肉——这很难,他只好再次咳嗽了两声。“我,我,我们……走,走吧……”

 

这一次,结巴的是巴奇·巴恩斯。

 

“好,好的,嗯,好。”史蒂夫也结结巴巴地回答着。

 

他们俩再次并肩走着。

 

安静的十分钟过去后,巴奇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越笑越开怀,最终前俯后仰,不可抑制地浑身颤抖着,连路也走不好了。

 

往来的人群奇怪地看着这两个人,一个笑得像个傻瓜,一个脸红得像一颗番茄。

 

“哦史蒂夫,史蒂夫……”巴奇将手肘搁在史蒂夫的肩头,不停地念着他的名字,好像被施了魔法,他既止不住笑,也无法停止喊恋人的名字。

 

“不巴奇,”史蒂夫垮着脸,“你答应过我不再提这件事的。不,别笑了。”

 

他看起来难过极了。

 

“没那么糟糕甜心,没那么糟。”巴奇慢慢收住笑意,认真地看着史蒂夫红透的脸庞和他摇曳的眼波。他伸出左手,用手心轻轻捧住史蒂夫右脸颊,“放松,别紧张,我不会突然亲下去的,我保证。”

 

史蒂夫的睫毛扇动着,张着嘴,用力大口呼吸着。

 

“至少,老话说得很对,尴尬的事情可以增进感情。看,你能够和我自由对话超过三句以上了。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巴奇勾着嘴角,“而且,我并没有在笑话你。”

 

“但是你笑了。”

 

“我没笑。”

 

“你笑了,我看见了,你的嘴角是上扬的。”史蒂夫毫不客气地指出来。

 

“不,”巴奇诚恳地摇头,“我的嘴型天生就是如此,嘴角往上翘,他们说这是猫咪嘴。”

 

“我不信任你。”史蒂夫很坚持。

 

“我也不信任我自己。”巴奇特别坦然地接受了,“但你不需要信任我不是吗?你只需要爱我就够了。”

 

史蒂夫再次噗噜噜冒着泡。

 

“答应我,试图控制一下好吗?我不想再回到那个厕所隔间去。”

 

“我在努力。”

 

“那就再用力点(harder)。”

 

“停——你不能老是这样暗示我。”

 

“我没有。”

 

“你有。”

 

“好吧,我有。再说,你这样旺盛的精力,实在不应该浪费在自己的裤子里头。你知道,社会上有很多精/////子库之类的地方。你可以去为那些寂寞的又母爱泛滥的女士们做些贡献,同时赚点小钱。”

 

“别告诉我你已经试过了。”

 

“卖精//////子吗?”巴奇耸耸肩,“也许,毕竟这个成本很低。”

 

“也不尽然。人的一生之中,出精的次数是有限的——准确说来,据统计平均值是7200次,而其中的1/3会结束在手上或者是梦里——也就是说,出来一次少一次,就像子弹。本着效率最大化的原则而言,人都应该把自己最美妙的感受奉献给最值得的对象,而不是冰冷的仪器,尤其是你并非怀抱助人之心,而仅仅是缺钱。”史蒂夫一本正经地反驳着,甚至好几次在句末的间歇处,他能够直视巴奇的眼睛说出下一句来。

 

“哇喔,你真是好口才,滔滔不绝,令人吃惊!”巴奇翻了个白眼。

 

“而你也是惊人地无赖。”

 

“呆子。”

 

“混蛋。”

 

然后俩人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他们漫无目的地走着。

 

“好吧,我想,结束了?”巴奇看着陆陆续续往场外走的人群,抿着嘴。

 

“我,我想,我……你能不能……我们能不能……再,再去一个地方?”一旦安静下来,史蒂夫的“面对巴奇本能地紧张感”又回来了。

 

巴奇挑挑眉,有些好奇。

 

 

史蒂夫带巴奇来到游乐园里最不起眼的地方——哈哈镜房。

 

已经临近闭园的时间,一位身着红衣黄帽的工作人员不满地瞪着这两位意犹未尽的成年男人。“只有十分钟,先生们!”她大声喊道。

 

巴奇冲她摆了摆手。

 

史蒂夫挑了一面最大最亮的哈哈镜,站在它面前停了下来。

 

巴奇摊着手,“所以,哈哈镜,你想做什么?”他不解地看着史蒂夫。

 

此时的史蒂夫正背对着他,透过哈哈镜扭曲的镜像看着他。巴奇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在凹凸不平的镜面折光作用下,被拉长拉宽,看起来可笑极了。而史蒂夫的脸正好缩成一团,像是一个愁眉苦脸的小老头。

 

“巴奇,我想跟你说一些话。”史蒂夫这么说着,因为背对着巴奇看不见脸的关系,他的话语流畅很多。“我希望你能够把它们当成告白来看待。”

 

巴奇从未听过如此简单直白的开场白。“哇喔……这很不常见,我想说,我尽量?”有人会在表白的时候直接说“你挺好,我要开始表白了,我的表白如下”这样的话吗?真的有人会这样说?

 

“我知道我并非一个完美的人,我存在有很多缺点。我没能想清楚宇宙的起源和结束,也无法解释清楚黑洞的原理。很多悖论仍旧行不通。至今没有得过诺贝尔奖,而且在可预见的年限里,我得奖的概率会是……”

 

“跳过这个部分,继续。”巴奇无奈地挥手。

 

史蒂夫顿了顿,像是思路被导师打断的辩论研究生。他重新找回头绪,清了清喉咙,继续开口,“我从来没谈过恋爱,甚至面对你很难说一句完整的话。他们说经验不足很难在床笫之间取得和谐,势必会影响双方关系。我对此表示担忧。曾经有社科学家的研究表示……”

 

“跳过,继续。”巴奇扶着额头。

 

“哦……哦……”史蒂夫不确定地说道,“我原先的演讲稿,这里需要有五分钟的论述?” 

 

“就当我都听懂了。对,你是个不完美的人,没错,继续!”巴奇的手停在半空中,无奈地挥动着。

 

“我在其他方面也……”

 

“我说了,跳过这个部分,继续——”巴奇一字一句地提醒着。

 

史蒂夫挠了挠头,想了想,继续说道,“事实上,在遇见你之前,我从未意识到自己的这些缺点。当然,缺点是客观存在的。我是说我自己,我从来不被这些问题所困扰。我不完美,但是我优秀,我坚信我的很多优点。直到你出现的那一天,我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这样美好的人,我该怎么做,才能变得更好呢?上帝啊,我完了,因为我无论如何也成为不了一个完美的人——这是有悖科学的——我甚至不敢面对着你说这些话,只能像镜子里那个小丑一样,好像在看你,其实把自己埋进深处。我又该怎么以一个满是缺点的身份去面对你呢?”

 

巴奇“呃——”地拖长音,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但史蒂夫并非想要他的答案,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天呐,你让我滋生了贪心和不满足,你让我一而再地自卑,你让我开始挑剔自己的所有缺点,而我对这一切甘之如饴。我研究那些深奥的理论和看似合理的公式,那些关于爱情的无可辩驳的原理和推论。我承认它们很有道理,在某种程度上,它们可能是真的。但是这毫无用处。我为什么要知道我为何爱上你呢?我只需要知道,我爱你。”

 

巴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时间也许并非是线性的,我们无法定义‘当下’。它有可能是个回路,也有可能是空间。我们朝着半人马星座的方向发射一束超光速粒子,它们可能不会飞往外太空,而是回到过去——或者是未来。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单独的个体,我们存在于无数个平行的时空。我们的‘此刻’,是另一个空间的‘过去’,是再一个空间的‘未来’。又或者,所有的一切同时存在者,‘过去’,‘现在’,‘未来’。有无数个你,有无数个我,有无数个我们,有无数个属于我们的世界。”

 

史蒂夫停了下来。

 

巴奇听见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地猛跳。我肯定是疯了,他心想。我才不管有几个宇宙几个你我他,我现在只想把他按在墙上,用力地亲吻他。

 

然后史蒂夫说,“不管是哪一种,不管有几个宇宙。我希望在每一个宇宙里的我,都能找到在那个宇宙里的你。这样,我们的故事永远不会有终结,我们的生命永远不存在没有彼此的空白。”

 

 

 

哦。

 

巴奇的心跳忽然安静下来。

 

 

哦……

 

 

他静静地看着史蒂夫。

 

 

 

史蒂夫回过头,他盯着自己的脚尖,他很紧张。“这很疯狂,我知道。毫无理由,强烈得令人怀疑,我没办法用任何逻辑去解释我的感受,正如我没办法去解释宇宙。我甚至不知道这些疯狂的让人难以启齿的关于你的想法是打哪来的——它们就好像是什么神秘力量趁我入睡的时候,悄悄放到我枕头底下的。毫无预兆,像飓风,像暴雨。我知道这让我看起来像个疯子,一个会说谎的疯子。我必须诚恳,我无法完全相信此刻我的感觉,因为它毫无科学可言,没有规律可循——但最可怕的是,尽管我不相信,我仍然愿意抛弃我的理智去拥抱它。管他呢……”他抬起头,微笑起来,“只有两件事情是永无止境的,宇宙和人类的愚蠢②。我既是愚蠢的,就不该坚持思考。任何事情理论上而言都是不可能的,直到它发生。而‘它’确实发生了。”

 

 

巴奇捧住头,蹲在地上,表情看起来很痛苦。

 

“你还好吗?”史蒂夫听起来很紧张。

 

“我不知道哪一点更值得我难过,我的第一任男朋友居然在哈哈镜面前跟我告白,还是就算这是一场发生在游乐园的告白,我依旧没听懂。”巴奇深深地叹气。

 

 

“嘿你们应该走了,我们得下班了伙计!”远处传来工作人员不耐烦的催促声。

 

“这里正在表白呢,很严肃,试着尊重一下可以吗?”巴奇凶巴巴地大声地喊了回去。

 

“那你们应该去开一间房!”

 

史蒂夫忍不住笑出声来。

 

巴奇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闭嘴,现在我们得出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然后我要把你推到角落里,拽住你的领子,让你无法呼吸,让你双腿发软,一直把你吻到重新‘站’起来为止。现在,行动。”

 

 

 

 

  1. 牛顿墓志铭:曾经存在过这样一位,伟大的人类之光。而牛顿终身未娶

  2. 爱因斯坦,后面接着一句“而我不太确信前者”

  3. 罗伯特·A·海因莱因


评论(27)
热度(293)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