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Steve/Bucky斜线无差】【生活大爆炸AU】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

8-3

 

好想说废话><

 

被日理万机冰棍无爱的基友抛弃,只好滚过来自己更新。【什么姿势也安利不到基友入坑,再也没有比我惨淡的业务员了

 

拖延症和低潮期的治疗没啥实效,不忍心装小黑屋,卸掉了微博和LOF,但是剩下了疯狂F5的时间多码了几个新坑,这个世界的梗都被我承包吧【并没有

 

临近完结,产生了一种硬盘里的文其实不太想贴的感觉,QAq。而且老觉得自己写不好,羞耻得好想通通删掉。

 

有好心人提醒,发现了好像是生平第一次被tag推荐的LOF欸,真的谢谢=3=【虽然英俊的白菜才是我的本体啦你憋笑啦】于是不好意思装死不更新了啊【其实是被精神鞭打了】

 



顺便打个小广告,据说老冰棍仓库要做活动了,大概会有参与奖品之类的,到时候会拿以前写的冬阳的番外(大概一万多字吧)去凑热闹。有空的话大家到时候可以来找我玩啊~【好土气简陋的广告不忍看

 

这么多的废话果然是白菜的风格

 

最后废话一句,如果大爆炸完结了,你们想先看哪个坑?

 

 

 

第三十章

 

可惜——是一个真的可惜——巴奇的愿望并没有完全实现。

 

既没有人被压到墙角,也没能来上一个热辣地让人兴起的湿吻。

 

史蒂夫不习惯在众人面前表现自己的欲念,巴奇只好跟着他先回车里。他们在走向停车场的途中,遇上了早已埋伏在那的那个鼻青脸肿的大个头——对,我想你们都和巴奇一样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和他邀请来的打抱不平的同伴。他们一共有七八个人,手里头拿着棒球棍,像是专业的恶徒。

 

“这会变得很有意思的。”这是巴奇的唯一的评价。

 

倒是史蒂夫紧张得不得了。在他充满了物理逻辑和唯心浪漫的矛盾感知里,横刀夺爱和英雄救美都是主角的一种宿命。意外往往预示着不好的东西,可能会有人受伤,甚至会流血。他年少时,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营养不良,极度瘦弱。他从来不是同学里头的强势个体,更遑论逞强斗殴的主角。虽然他并不缺乏挨揍的经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有醇厚的格斗技巧,虽然今日的他已不再是昨日那个弱鸡小个子。人总是很难从过去的阴影中挣脱。

 

而在巴奇看来,这大概不过是一场相对而言激烈一些的热身运动。就在他踩掉一个卷毛的棒球棍,打算拎起来当武器的时候,他听见耳侧呼来凌厉的疾风——有人想偷袭。他从容不迫,矮下身,棍扫,直击对方的腹部,可以很轻松化解危机。而就在这时,他瞥见史蒂夫慌慌忙忙地朝他扑过来,就像是所有爱情故事里说好的那样。

 

他想保护他。

 

就算他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保护。

 

史蒂夫的动作有些笨拙。他长得还算高,因此显得腿脚不太协调——也许是因为太紧张了。巴奇一直很奇怪,明明看他的体格,应该有系统地进行过体能训练。但史蒂夫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质平和无害,和善良的孩子一般。此时他急急忙忙地打断偷袭者的动作,慌张得踩掉了自己的鞋,顾不得收拾,立刻和别人扭打在一起。

 

大概在史蒂夫眼里,不管被巴奇踩在脚底下的人叫得多么惨烈,巴奇才是那个随时可能有危险的人。

 

巴奇想喊停。他实在有些担心史蒂夫的模样。他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不断围拢而来的流氓们,心里思索着,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管他呢,只要史蒂夫觉得开心就好了。

 

于是巴奇受伤了,他崴到了自己的脚踝。这是一个敏感的部位,不是大伤,但会影响行动,而且稍不注意有进一步骨折的风险,用来当做借口再好不过。

 

史蒂夫默默红了眼圈,艰难地退到了巴奇身边。在巴奇开始怀疑史蒂夫是不是要奔溃得掉眼泪并反省自己的恶作剧时,史蒂夫忽然奋起反击。他依旧不知如何应付斗殴,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发挥自己的理论特长。大多数的近身擒拿术,都是反关节制约的对峙。伸展力,剪切力,压缩力,扭转力,以关节为轴原点,旋转运动,颈、肘、腕、指、膝、踝,用力方向逆其行。

 

如果把打架当成是解题,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困难的。

 

如果把一切事物都当成是解题,世界上并没有难题。

 

当然,越打越有信心越打越上手的史蒂夫并不知道,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巴奇友好地帮他处理掉了好几个碍手碍脚的对手。直到安保人员终于发现这里的骚动时,史蒂夫基本上已经掌握全局了。他喘着气,俯身捡起被打落的眼镜,看都没看趴在地上呻吟的坏蛋们一眼,直接走到气定神闲站在一旁的巴奇。

 

“巴奇,”史蒂夫顶着一张惨烈的战后的脸,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吗?我送你去医院。”

 

巴奇这才留意到他的左眼眶被人砸了一拳,已经黑紫了,漂亮的眼睛像是一颗蓝宝石,镶在污泥里。“噢。”他握了握左拳,“也许我应该先和他们打声招呼,他们不该随便动别人的东西。”他轻描淡写地说道,尽管语气充满了杀意。

 

“不巴奇,我们应该走了。你受伤了。”史蒂夫坚持道。

 

去他妈的受伤!巴奇懒得解释,打算甩开史蒂夫直接调头。没想到史蒂夫比他想象的还要固执,在巴奇没留神的瞬间,史蒂夫忽的下腰,一把扛起了他。像是害怕被巴奇挣脱制服,他一阵小跑,扛着巴奇直接跑向了汽车。

 

 

这他妈的……

 

 

巴奇整个人就像是凝固了,像一颗草莓味的布丁。

 

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他从未预见会被人以这样的姿势拎起来就跑。而这个人明明刚刚还因为挨打而要掉眼泪。

 

 

两分钟后,巴奇才找到自己的舌头。他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你他妈的在干嘛?”

 

可是史蒂夫已经把他放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还自作主张地为他系好安全带。“我在照顾你。”他的眼眶还肿着,居然就好意思大言不惭地如此回答。

 

巴奇一时怔愣,不知作何回答。

 

 

史蒂夫平稳地行驶着,双手虽然刚刚经历过战斗,但丝毫没有抖动,正稳当地搁在方向盘上。等到巴奇意识到汽车正在往最近的医院开的时候,他叫了起来,“我不去医院!”

 

“你的脚崴了。”

 

“我的脚没……是崴了,但是不严重。”巴奇有气无力地辩解道,“我不去医院。我们不去医院吧,好吗?”

 

他看起来真可爱。史蒂夫觉得自己是个变态,不论什么适宜或者不适宜的情景下,他都能想到别的不该想的地方。“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去检查一下比较好。”

 

“而你居然把我扛!起!来!了!”巴奇自说自话地接下去。

 

史蒂夫皱着眉,“你真的很介意这个?”

 

“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巴奇瞪大眼睛,“觉得有点怪怪的。”

 

“好的,我们去医院。”

 

“你没在听。”巴奇翻了一个白眼。

 

“然后我们回家。”史蒂夫没理会。

 

“或者,”巴奇拖着音调,用低声哼着,“我们可以直接回家,然后执行一下我的建议?”他眨着眼睛,看起来很真诚。

 

史蒂夫吞着口水。巴奇坏笑着,伸手去帮他拨了一下方向盘。

 

 

将军。

 

 

 

“你知道吗?”巴奇在公寓楼下,这么说道,“你又打破了一项‘詹姆斯·巴恩斯’的记录。”

 

“那是什么?”史蒂夫低着头。

 

“在我能够追溯的记忆里,没有人像你这样背着我了。”巴奇叹着气。

 

此时,他正趴在史蒂夫宽阔的后背上,把下巴搁在史蒂夫的肩窝里。从未见有人来修过的电梯依旧无法提供服务。平时还算轻松的楼梯此刻爬起来像是永远那么久。

 

“听你这么说,我觉得很开心。”当史蒂夫·罗杰斯说他开心的时候,巴奇知道,他是真的觉得很开心。他又有点想吻他了,也许就在这个墙角,就这么把他逼到角落里,疯狂地吻他。巴奇心想,也许我真的是个变态。

 

史蒂夫的体温像他的笑容一样温暖。谁能有幸拥有过,肯定不会舍得放手。

 

这让巴奇愈加心痒痒的。但是他应该是崴了脚的,不是吗?身手敏捷不在此刻的巴奇行为范围内。

 

为什么我的演技要这么好?巴奇心说,为什么史蒂夫这么蠢会相信?

 

史蒂夫开始跟他说话,那些无聊的关于宇宙和天空的奇思妙想,就好像巴奇能听得懂似的。但尽管巴奇并听不懂,他还是傻呵呵地认真听着。

 

 

“看看这对归来的陷入爱河的小鸟们,多感人。”娜塔莎站在楼道的最高处,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挑着眉看着他俩,冷冰冰地说道。

 

“两个血细胞相遇并且相爱了,唉哟,反正一切成空。”①托尼说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

 

爱情,使人变得愚钝。

 

“什么都别说娜塔莎,还有去你的托尼!”巴奇礼貌地回应着。

 

 

史蒂夫把巴奇送回他的床上,安置好他“崴”了的那只脚,然后又急匆匆地跑去拿冰块。娜塔莎站在门口看热闹,等史蒂夫走远后,她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看了眼巴奇受伤的右脚。“崴了,哈?”

 

“对。虽然不是很疼,但毕竟行动不便。”巴奇面色不改。

 

娜塔莎一屁股坐在了巴奇的右脚上,还用力颠了颠。“真的吗?”

 

巴奇大声叫起来,“快起来娜塔莎,真的要断了!”

 

娜塔莎站了起来,哼了一句,“脚崴了?你的演技实在够烂。你知道吗巴奇,有时候演员不红也是有原因的。”

 

巴奇叹气,“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像一对正常的兄妹相亲相爱?”

 

“哦。”娜塔莎微笑着,“那么,你们进行到几垒了?进去了吗?”

 

巴奇看着她,“你认真的?”

 

娜塔莎耸耸肩,“你知道,有时候,我也想象一个可爱的妹妹一样关心一下哥哥的感情生活。”

 

巴奇沉默了片刻,“这次你们又赌了多少?”

 

娜塔莎清了清喉咙,“这个不重要。所以,你们做了吗?”

 

巴奇伸出双手,搓了搓脸颊。“娜塔莎……”

 

“来吧,说一说,我保证出了这间房子就没有第三个生物知道了。我要知道一切细节,包括体位啊位置啊……”

 

“所以这一次的赌题是上下位置是吧。”巴奇一针见血地指出。

 

“这个不重要。”娜塔莎继续微笑。

 

“好吧好吧……”巴奇继续搓脸,“你知道的,史蒂夫,呃,他很好。但有时候,他过分害羞了。他看着我的样子,就好像下一秒就会扑过来强/////暴我;结果我一靠近,就变成了我在意图强//////暴他。这个度,真的好难掌握。”

 

“你完成性取向人生伴侣等一系列重大决定仅仅用了30秒,你是在告诉我世界上还有什么难题是你没办法解决的?”娜塔莎的脸上写满了“你他妈在逗我”。

 

“也不是……”巴奇迟疑着。

 

这时,史蒂夫抱着一大袋冰块风风火火冲了进来。

 

“你是从冰箱制造开始吗?居然花了这么长时间。”娜塔莎说道。

 

“娜塔莎。”巴奇不满地打断她。

 

“事实上,有点接近。”史蒂夫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冰箱里没有冰块了,我用液态氮生成了一些。液态氮实验需要准备防寒装备,因此时间长了一些。”

 

……

 

巴奇咬了咬下嘴唇。

 

娜塔莎摊了摊手,没办法,既然你们对彼此如此黏糊,我大概应该给你们一点时间来揭秘吧。她看着巴奇,用唇形说着,上面或者死。

 

巴奇僵硬地报以微笑。

 

 

史蒂夫将冰块一股脑地盖在巴奇的伤腿上,刺激得他倒吸凉气。不开玩笑嘛?这么多冰块迟早会把他的脚给冻伤的。

 

“你还好吗?”史蒂夫担忧地看着他。

 

“哦史蒂夫,我觉得我们得先给你的眼睛做些处理,我可不希望看见这张漂亮的脸蛋受到损伤。”巴奇伸手轻轻抚了抚史蒂夫红肿的眼眶。他踢开脚踝上的冰块袋,从里头掏出一块大小适宜的,伸手示意史蒂夫靠近一些。

 

史蒂夫忽然就红了脸,就像是开关接通。

 

这真有趣。巴奇心想,故意放慢动作。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紧张的,史蒂夫的表情有些狰狞。巴奇忍着笑,“别紧张,我答应你,不会突然亲过去的,放心。”

 

史蒂夫做了一个深呼吸,真的放松下来。

 

 

然后。

 

 

 

然后巴奇探起身体,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史蒂夫感觉到嘴唇上贴来温软湿润的物体,只有几秒钟,又退开了。他全身的毛孔张立,汗毛倒起,脑海里某根弦啪嗒一声断了,像是忽然通了电,心跳加快,血液欢腾,一盆冰水浇在夏日烫手的井盖上,一片雪花融化在炙热的呼吸里。各种各样的液体、气体,吸热,放热,腾起,忽冷忽热的风。

 

 

 

“你还好吗?”巴奇在笑,狡黠。

 

“你说过不会突然亲过来的。”史蒂夫呢喃着说道,表情傻得像是中了头彩。

 

“是啊。”巴奇点头,“但是你妈妈没告诉过你,永远别相信男人在床上说的话吗?”

 

巴奇坐在床中央,史蒂夫在床沿。

 

史蒂夫老实地摇摇头。

 

巴奇笑得更欢。

 

“那你应该记住这句话。”

 

 

然后。

 

 

 

哦,然后,他的笑被堵在了唇迹。

 

小心翼翼的,发着抖的,好奇的舌尖,坚硬的牙尖,像是随时会忍不住咬上一口。

 

史蒂夫在发抖,他浑身都在发抖,肌肉紧绷,像第一天长出四肢的蝌蚪,不知该如何放置自己。于是巴奇也跟着紧张起来,也跟着发抖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环住了史蒂夫,抚摸着他温厚的后背。

 

史蒂夫的呼吸急促,整个人前倾,将巴奇逼到墙壁与他的臂膀之间,就像约定的那样。

 

 

吻他。

 

 

 

吻他。

 

 

 

咬他。

 

 

 

再次用力地吻他。

 

就像呼吸。

 

 

就像暴风雨。

 

 

 

就像孤岛上只有彼此的两个人。

 

 

 

 

  • Twored blood cells met and fell in love. But alas, it was in vein. Vein(静脉)与Vain(徒劳的)同音。


评论(30)
热度(313)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