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无差】美国队长兵人单兵作战计划

梗起源于和小伙伴鼠总对“为什么没有队长变小梗”的讨论,用手机码的所以每段不会很长。大家如果不嫌弃就随意看看哈。坑都会填的【越攒越多反正实在不行就脱马甲跑路【喂-(¬∀¬)σ







巴奇把兵人举得很高,认真地检查着他的构造。非常精细啊,他感叹道,真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史蒂夫的缩小版。

确实是史蒂夫的缩小版美国队长忍受着自己几十年的至交好友的骚扰,内心犹如在擂鼓。好在他现在是被迫无法动弹,这让他无需伪装自己的反应,否则早在巴奇好奇地把手指伸到他嘴里时,史蒂夫就无法压抑自己的惊叫了。

有牙齿!巴奇蹭地睁大眼睛。不知是他的错觉还是其他,他甚至相信这个兵人的口腔是软软的,带着点温暖的潮湿。觉得这很有趣的巴恩斯将右手的食指尖探进兵人的口腔内并继续深入。他轻巧地用指腹扫了一圈兵人精致的牙齿,感受到齿峰带来的些微酥麻。然后他慢慢地压了压兵人的舌头。

真的是软的!

关节似乎是可活动的。巴奇认真观察了一会儿,小心地用指头将史蒂夫的下巴抵上合拢。

史蒂夫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对兵人有这样大的热情,明明科尔森送来的其他兵人都被他扔在角落不是吗?不过他想他应该庆幸,对武器或是精密仪器有着本能探索心和爱护心理的巴奇动作很温柔,虽然每个接触都大得让人无法忍受,但是没有弄伤他。

在用指尖戳了戳兵人厚实的胸部,确定这个小家伙连那个大家伙的胸肌都完美地按比例复制之后,巴奇的嘴终于变成了一个O。

真酷,他轻声感叹。

史蒂夫觉得迎面吹来了夏威夷十级风暴。他希望自己的发型看上去还不至于太糟糕。

巴奇用自己的机械臂托着兵人的躯干,发现他脸上可爱的红晕不见了。

会褪色?

科尔森总算送了点有意思的东西的想法因此有些打消。果然还是科尔森。

巴奇用大拇指粗糙的肚子擦了擦兵人的脸颊。很滑腻,看起来像是生物皮肤仿真材质。巴奇想了想,颜色是蹭掉的吗?我需要给他化妆?他想起自己用来画吉利妆的颜料。我可以让史蒂夫变成一个狙击手,巴奇漫不经心地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兵人的脸颊,这么想着。

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兵人的脸颊又红了!





世界的变化,科技的进步,永远让人琢磨不透。

巴奇颇为敬畏地把兵人捧在怀里,送进了史蒂夫的卧室,小心翼翼地摆在了史蒂夫心爱的书桌上。

兵人的脸颊已恢复白皙。

看起来是感温的,史蒂夫会喜欢这个的。

史蒂夫的表情因为僵硬而显得很严肃,但是他的内心如同在英吉利海峡游泳,像他和巴奇过去那样。随着浪花翻滚,并肩前行,亲密得像一对的洄游旅行中的新婚大马哈鱼。

史蒂夫关于大马哈鱼的甜蜜回忆很快就被打断了。巴奇似乎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打算,这让史蒂夫有些好奇。尽管巴奇努力地想对史蒂夫表现得友好一些,但是纠结的表情和无意的警惕总是让他的努力泡汤。虽然史蒂夫并不介意巴奇是否对他微笑友好,但一想到和自己最好的伙伴产生间隙,这个想法还是让美国队长煎熬难忍。

就像是山姆说的,史蒂夫的多愁都给了某个人和某段时光。

当然山姆还在后头加了一句。虽然感情这件事情无法像部队的任务指令一般说一不二,他说,但是如果犹豫不决太过谨慎,则是孤独终老,坐看别人偷走自己爱情的标志。就算是九十岁,也有勇敢追求爱情的权利,这也是美国自由精神的体现之一。

史蒂夫对此评价不置与否。

他和巴奇之间会慢慢变好的自然而然。只要他们都好好的,像现在一样。



呃,可能“像现在一样”不够准确。史蒂夫尴尬地看着会巴奇在窜上窜下地在搜自己的房间。说搜并非是说他在擅动史蒂夫的东西。巴奇采用的是专业的情报搜查方式,已裸眼观察为主,轻拿轻放, 拿起来的东西放回去时必定分毫不差, 在不挪动房间内任意物品的位置的情况下收集尽可能多的线索。

巴奇观察得很细致,大有从枕头上的落灰情况判断史蒂夫离家天数的架势。被褥,鞋子,书本,素描本,外套,甚至内衣裤都没有放过。

在一旁僵着身体看的史蒂夫不禁又红了脸。他从来没想过在他不在的时候,巴奇会来到他的房间,像现在这样好奇地探索着,试图得到更多关于他的信息。事实上,他并不需要这样做,史蒂夫有些不解地想着,他大可以亲自问我。就算我们不能见面,他也可以给我来个电话。这很方便,手机甚至还能写信——是写邮件。

巴奇从来不给他打电话,史蒂夫在心里补充,也不写邮件。好吧,也许他也会像史蒂夫一样,一下子无法习惯现代便捷生活。但是史蒂夫很清楚,事实并非如此,他亲眼看过巴奇给山姆打电话约定打牌,也看过他给克林特发邮件要他还钱。这个事实让史蒂夫有些丧气。

巴奇一无所获,这是自然,事出突然,史蒂夫还来不及留下任何信息。


我应该想办法寻求帮助,史蒂夫打定主意,说不定托尼或者班纳博士能有办法,他们是那么聪明。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他最信任的人,莫巴奇莫属。只可惜,他一看见巴奇就浑身僵硬,无法动弹,更别说交流了。


巴奇有些泄气地叹气,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压住了史蒂夫留在上面的运动外套,忽然意识过来,赶紧跳起来。他有些心虚地咬了咬嘴唇,用手轻轻抚平外套不自然的褶皱,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没做任何破坏。然后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把兵人的盾牌从他的背上取了下来。

“你看上去很需要点什么。”巴奇说着,收拢了兵人的双臂,让他的双臂并起高举,然后把盾牌放在他的双手之间。

史蒂夫在巴奇声音波的冲击下昏头昏脑,脑子嗡嗡作响。不需要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傻气。

但是巴奇显然很高兴。他戴着此史蒂夫脑袋还大的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苹果。

他为什么把苹果随身放在裤袋里?!史蒂夫在心里诧异地想着,也许我应该再去买一些苹果,在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放上。

巴奇并没有听见他小小的心声,开心地将苹果放下了史蒂夫的盾牌上。


哦,这颗苹果肯定有一头大象那么重。




巴奇把兵人带到了自己房间。史蒂夫就这样维持着傻乎乎的举苹果姿势一直到巴奇打算关灯睡觉。

晚安,大兵,巴奇这样说着。看着兵人严肃的“我得去拯救世界”脸,他忽然想来个恶作剧。



史蒂夫在巴奇伸手过来的时候感到一阵莫名的不安,很快他就发现巴奇的手指已经抚上了他的大腿。



不……史蒂夫内心翻滚。


巴奇打算让他做一字马!


虽然这个姿势对美国队长而言并非难事,但是他最近晚餐都吃的有些多,不可抑制地多长了些肉,而今天穿的制服恰好是最紧身的那一套。如果强行劈下去,那……


如果现在史蒂夫能动,那他肯定已经把眼球瞪出来了。

而他不能。

而巴奇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将兵人的两条腿拉开。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越来越……



不——巴奇——不——









【手酸了,不码啦

评论(39)
热度(312)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