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无差】【队长变小】美国队长兵人单兵作战计划

8-18

 

掐指一算,队长被一字马都过去三天了,作者的人性呢?!随手拯救一下队长脱离一字马困境。

 

 

第三章

 

巴奇已经睡着了。他看起来很安静,呼吸平和,像是随时都会醒过来。但史蒂夫知道,现在巴奇的睡眠已经好了很多,只要动静细微,他并不会轻易醒过来。是时候展开美国队长的单兵行动了。

 

史蒂夫这么想着,十分钟过去后,他依旧维持着屈膝蜷坐,双臂托腮,歪头看着睡梦中的巴奇的姿势。

 

仔细想想,他似乎很多年都没能看见巴奇熟睡的模样。他想起在咆哮突击队时,有时候出战,他和巴奇会睡一个帐篷。他们俩头挨着头,脚挨着脚,相对而眠。那时候的巴奇会靠着他,离得很近,浑身放松,自在得好像他们并非身处战场一般。史蒂夫可以肆无忌惮地打量巴奇的脸庞,细数他的睫毛和眼角的笑纹。

 

那是很久以前的时光。

 

 

 

然后史蒂夫觉得下半身略有些许凉爽。

 

他没有穿裤子。

 

确切的说,美国队长没有穿制服外裤,只着一条白底蓝星的平角裤衩。这是巴奇某天心血来潮,逼着山姆带他去“大促销日”的卖场时,从一堆家庭主妇的手中抢回来的。一共有两条,他们一人一条。巴奇带着无理的强盗的表情,把裤衩塞到了一脸茫然的史蒂夫的手里头。

 

棉布,老年款,并不紧身,穿起来既透气又舒服。这些优点却并不是史蒂夫乐于将内裤展示出来的理由。只可惜,他的制服裤在巴奇用力把他的双腿掰开成一字马时就从股逢处爆裂了,此时他不得不光着腿举着盾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实施完暴力行径的巴奇并没有特别留意美国队长的裤子,而是心满意足地睡觉去了。

 

奇妙的是,在巴奇睡去后,史蒂夫慢慢感受到四肢的力气回归,他又能自主活动起来。这简直不可思议。他无法解释,只能红着脸把裤子脱下来,摊在苹果上——一件破裆的裤子并不比什么都没穿更有利于活动灵活。

 

决不能让巴奇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史蒂夫在心里暗暗下决心,如果被他发现我现在穿的内裤,他肯定会知道点什么——在这个世界上,史蒂夫相信,除了他们俩,没有多少超级战士会穿这样的裤衩。原本只是苦于不知如何开口说明的史蒂夫此刻已然不想让巴奇知道真相。你怎么能够心平气和地告诉你的老伙计,他刚刚试图强行将你掰成一字马还弄破了你的裤子?不,这并不符合交友原则。

 

也许我应该想点别的自救方案。

 

美国·下半身只有老年裤衩·队长站了起来,从桌角边缘从上往下看去。

 

哇哦,这几乎就像是科尼岛的过山车。

 

但是他曾经不用降落伞,轻松从战斗机上跳下海面,因此这点距离也并非不可逾越。他认真地正了正自己的头罩,举起盾牌,挡在胸前。然后他做出一个漂亮的起跳动作,微微侧身,擦着桌沿翻身落下去。

 

风猛烈地从他的裤衩口灌进去,这让美国队长有点不适应,但好在旅程很快就结束了,帮随着轻微的“咚”的一声,盾牌承受着他的重量,稳稳地落在了地毯上。史蒂夫转肩做了个侧空翻,重心下沉,以潜伏姿势俯身,四肢着地,静心地等待着。

 

巴奇并未醒来。

 

史蒂夫松了一口气,立刻以最快速度奔跑起来——这并不容易,地毯半腿高的绒毛产生了巨大的阻力,史蒂夫有好几次都险些被绊倒。不得不承认,他的裤衩确实有些磨损了,过于送大的裤头在失去皮带的支撑后,不住地往下滑落。史蒂夫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扯住自己的裤衩。半夜裸/////奔并不在守法公民美国队长的计划范围内。

 

然而,真正的挑战远还在后头。

 

 

史蒂夫来到门边,抬头向上望去,直到脖子与后颈形成九十度直角,他才勉强看到门框的顶边。他知道巴奇并没有锁门的习惯——他们住在一起后,谁都没有给什么东西上锁的需要——这无疑为他减轻了难度,但要徒手将闭合的门推开,仍旧不是一项轻松的任务。

 

也许我应该接受托尔的挑战,去拎一拎他的锤子。史蒂夫一边憋气,用力推门,一边在心里想着。

 

门一点一点挪动,终于出现一条细缝。队长抓着裤衩头,努力将自己壮实的身体从门缝中间挤了出去。

 

他的第一个目标:去吃点东西。

 

距离史蒂夫上一次进食已经过去二十五个小时。虽然经过专业训练,他的身体能够承受三日内的断水断粮,但是在体力极端耗费的情况下,史蒂夫认为给自己补充些养料还是必要的。

 

他不敢把巴奇摆在他头上的苹果给啃了,只能去厨房寻些运气。

 

穿着裤衩的美国队长身姿矫健,像一只长臂猿,在巨大的家具之间灵活穿梭。翻身,倒挂,攀爬,他很快就来到了餐台上。队长拎了拎裤头,四处检查了一番,很遗憾地发现自己将厨房收拾得太干净了,连块剩面包都没有。洗漱台边有个玻璃杯,里面还有大半杯牛奶,看起来是巴奇忘记清洗了。

 

史蒂夫小跑过去,带着希望,趴在玻璃杯边缘,伸长手臂,捞了一把,放进嘴里尝了尝。嗯,味道还不坏。他将盾牌底面朝天放在台面上,小心翼翼地将牛奶杯倾斜。玻璃杯的杯口靠在盾牌边缘,牛奶依靠重力的作用,缓缓地滑入盾牌内。牛奶没过盾牌底后,史蒂夫扶正杯子,然后双手捧着盾牌,把牛奶送入口中。如此这般三四次,他总算将自己喂了个半饱,胸前湿哒哒的沾满了牛奶。

 

史蒂夫爬上橱柜,从厨房纸巾桶里头抽出一张足以将他整个人包裹住大小的纸巾,躺上去,翻滚着将自己身上的牛奶都蹭干净,又扯出一角将盾牌也擦好。然后他撕下一小团纸巾,将它揉搓变软,塞进了自己的耳朵里。他可不想因为整天处于高频率的噪音下而失聪。

 

处理完这一切后,史蒂夫沿着光滑的瓷砖壁滑了下来,盾牌在墙上划出一道火花。

 

 

第二个目标:找到他的手机。

 

虽然不太喜欢现代联络工具,任务行动中也会有其他的无线电联替代,但实际上史蒂夫还是有手机的。他的手机是科尔森为他配备的基础款黑莓,可以打字和发出声响。经过多年的练习,史蒂夫自认为自己的一指禅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平时如果无事,他都将手机摆在自己的书桌上,当做镇纸使用。

 

如果他能拿到手机,起码可以联系到其他复仇者或者神盾局。

 

美国队长往上扯了扯裤头,在脑内精确地预估出自己与任务目标的距离和行动的最佳线路图。

 

 

但行动中的原则之一就是,变化是唯一的不变。

 

 

史蒂夫在通往他房间的拐角处,遇见了前所未有的敌人——一只几乎和他一样大的黑色老鼠!

 

史蒂夫停下脚步。

 

那只肥硕的大老鼠似乎也吓了一跳,呆愣在原地,爪子紧紧地抓着一个银色塑封袋,两只黑眼球瞪得滚圆,忘记了逃跑。史蒂夫认出了它就是那个偷巴奇零食的坏蛋。

 

“好吧,”史蒂夫说着,将盾牌从背后抽了出来,神情肃然,“你知道,巴奇讨厌你很久了,因为你偷了很多他的饼干。我很抱歉,但是我觉得你应该找个别的家了。”

 

美国队长打算在他的两个目标之间,再顺手加个小任务。

 

 

 

巴奇第二天准时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看见自己的兵人还好好地横在桌角,双手举盾牌,托着苹果。真不可思议,他能做一字马做得这样稳,巴奇在心里感叹着。

 

巴奇揉着眼睛,胡乱地撮头发,睡眼惺忪地走出房间,打算去洗漱。在不出任务的时候,在史蒂夫小小的公寓里,曾经的顶级杀手冬日战士,随意得就像任何一个邋遢的普通男人。

 

然后,这个普通男人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发现一只僵硬的老鼠。

 

他停下脚步,用力眨了眨眼睛。

 

他不太确定地打量着那种老鼠。

 

它看上去像是被吓晕了——或死了?

 

不远处有一只塑封袋,好像被什么东西撕破了,饼干屑撒了满地都是。

 

巴奇挠了挠头,有些不解。他洗漱好,处理完那只可怜的老鼠和饼干残屑。然后巴奇回到房间。美国队长兵人正安静地举着苹果。

 

巴奇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用口哨吹着不成调的小曲,将兵人头顶上的苹果取了下来。

 

“咦?”巴奇疑惑地自言自语道,“你怎么这么脏呀?”

 

那个昨天还神气十足的兵人此刻面色灰暗,脸上灰扑扑的不说,制服也穿得扭扭歪歪的,就像是跟什么难缠的家伙打了一架。

 

巴奇眯着眼睛看了眼开着的窗户。是因为风把灰尘吹进来了吗?他心想。然后巴奇伸出手指头,搓了搓兵人的脸颊。“你真脏,”他嫌弃地说着,“我想我们应该给你洗一洗”他迟疑着,将手指落到兵人的胸口。“你的衣服能脱下来吗?”

 

 

史蒂夫在心里咚咚咚地打鼓。

 

巴奇用指尖轻轻拨了拨,胸脯很结实,但似乎衣服是可移动的。

 

“很好,”他满意地微笑,“我去给你洗个澡。”

 

 

 

在巴奇的手指开始动作时,史蒂夫终于意识到他的意图。美国队长僵硬着,在心中呐喊。

 

 

不——巴奇——不——

 

 

 

 


评论(27)
热度(275)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