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无差】【队长变小】美国队长兵人单兵作战计划

8-28

 

忧桑地撕菜叶:二战背景正经一点的文果然没人看吗(我其实不完全是个逗比呀你们信我),心塞……

 

 

 

第四章

 

说实话,巴奇有点喜欢这个和史蒂夫长得一模一样的兵人,因此把兵人玩坏并不在他的选项列表里。但说真的,这些迷你的仿真制服实在是太难缠了。巴奇很努力地用他的右手去扯兵人的制服,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在不诉诸暴力的情况下将它脱下。

 

与此同时,美国队长的内心正掀起十六级台风,滔天巨浪迎面扑来。

 

他最好的伙伴,他一生的挚友,巴奇·巴恩斯正在脱他的衣服——如果给我们的美国队长一次纠正的机会,他会愿意选择“撕”这个动词。

 

是的,在巴奇发现自己无法保证衣服的毫发无损后,他就彻底放弃了温和的方式,而是掏出了自己的格斗匕首,直接挑断了那些细小的精致绑带和扣撘。至于今后这个兵人是光着身子还是其他,显然不在此刻巴奇·巴恩斯的思考范围之内。

 

随着他上半身的光//////////////裸,史蒂夫·罗杰斯缩小的迷你版的脑袋瓜已经停止转动。他维持着兵人刚毅正直的面部表情,眼睁睁地看着巴奇灵巧地转了转手中的匕首,将刀尖移向了他的下身。

 

哦,上帝。如果可以,史蒂夫宁愿选择闭上眼睛。

 

但显然上帝对于这类小事并无干预的兴趣。

 

 

裤子的去除显然比上衣麻烦一点,处于某种感同身受的同情心,巴奇很自然地对兵人的下半身更加照顾。他小心翼翼地用锋利的刀尖挑断了兵人的腰带,惊讶地发现,兵人的裤子从股////////////缝到裆///////////////部不知何时裂开了一道均匀的口子,使得他的整个屁股看上去就像是在微笑。

 

“哇喔!”巴奇小声叫着,“你的裤子怎么了?”他似乎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是谁强行让这个可怜的队长兵人举着苹果做一字马。“应该和科尔森投诉,这些衣服的质量确实不怎么样。”巴奇一边嘀咕着,一边撕下了队长的裤子。

 

 

凉爽的感觉。

 

其实,还不错。

 

 

然后,史蒂夫的心突然抽了一下。

 

没错,他似乎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

 

 

他的,巴奇同款的,白底蓝星的,老人款,平角裤衩——他最不想让自己的好友发现的东西——此刻正光明正大地展示在巴奇的眼前。而后者仍举着他的黑色匕首。

 

 

哦,感谢上帝!史蒂夫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庆幸自己在巴奇面前不能动。要不是这种僵直感支撑着他,这位九十岁高龄的超级士兵恐怕早就晕厥过去,不省人事。

 

 

他就要发现了!

 

史蒂夫在内心吼叫着。

 

他相信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一款兵人会把内裤做成这幅模样。

 

哦,不。

 

 

如史蒂夫所预见的,巴奇确实显露出诧异的模样。他的眉头高耸,额角堆起分明的纹路,像是难以置信地用食指和拇指夹起了兵人的脖颈,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裤衩使劲瞧。

 

大概过了一个世纪——起码有五十年——简直要赶上他们埋在冰下的日子了,巴奇终于动了起来。他微张着嘴,很认真地评价道:“科尔森真的有些变态。他怎么能偷看史蒂夫的衣橱然后做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内裤?这太诡异了。”然后他发出一声拉长的咦声,脸上写满了嫌恶的表情。

 

史蒂夫听不见巴奇在说什么,但是从对方放大版的不高兴的表情可以得知,巴奇大概误会了什么。但这个不重要,关键是起码巴奇并没有发现这个兵人的真实身份。这让史蒂夫在心里松了好大一口气。

 

只是这口气还来不及喘下,史蒂夫觉得下体一凉,他的,巴奇同款的,白底蓝星的,老人款,平角裤衩就这样被巴奇粗鲁地扯了下来,扔在了一边。

 

史蒂夫很想眨眨眼。

 

但先做出这个动作的是巴奇。他用力地扇了扇自己的长睫毛,像是努力要把自己好奇的目光收回来。但他显然做不到。如果说,这个兵人的所有部件都是按照美国队长按比例收缩的,那么迄今为止,最让巴奇·巴恩斯好奇的物品之一,此时就以迷你版的姿态呈现在他面前。

 

这个机会可不多见。

 

这个机会实在是只有一次。

 

 

哦……

 

巴奇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感叹。他的手里仍然握着那把匕首,此刻,黑魆魆的刀刃正散发着不怎么友好的金属光泽。史蒂夫由衷地祈祷,自己的好友没有太强烈的好奇心,想用他手里的工具一探究竟。

 

幸运的是,巴奇似乎真的没有这方面的兴趣,或者说,他更愿意用比较温和的方式。而这种温和的方式其实就是采用温和的工具。

 

温和的工具……

 

 

 

巴奇的手指头修长而有力,干净的指甲弧度恰到好处,尽管多年用枪,指间的线条仍旧柔和,似乎预示着它的主人是位果断而不失温柔的人。巴奇的手,一直是史蒂夫喜爱的。早在他们年少时,史蒂夫在他狭小的阁楼里练习画画,巴奇则安静地趴在史蒂夫的床铺上睡觉。史蒂夫会偷偷地观察巴奇不经意探出床沿的手掌,然后在本子上一遍又一遍地描绘着。

 

那双手很美,尤其是左手。

 

哦,他的手。

 

 

 

史蒂夫看着那只缓缓凑过来的手指头,过去几十年的人生光阴,如同泛黄的电影胶片,在他的脑海里闪现。他想起了进入新兵训练营的第一天,站在星条旗下庄严的宣誓。他还想起突围德军兵工厂时,他曾经对巴奇发过的誓。他甚至还想起巴奇以冬日战士的身份正式回到他身边的第一天,他对巴奇承诺过的不离不弃。

 

这不会击败他,他是美国的超级士兵,永远为自由二战,美国队长不会死于如此微不足道的任务之中。

 

永远不会。

 

 

那只手指准确无误地朝着他的某个部位伸了过去,没有任何犹豫,如同一位优秀的狙击手,专注目标,果断行动。

 

 

不——巴奇——不——

 

不——

 

 

 


评论(26)
热度(170)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