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盾冬无差】【冬兵穿回二战】太阳的记忆

8-29

挽救一下我逗比的形象【咦还有得救?

方便全文观赏:随缘地址      老冰棍仓库地址 

 

第五章

 

冬日战士即将睡着的时候,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但是他没有立刻睁开眼睛。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绝不轻举妄动是冬日战士常年积累的经验,曾使得他多次化险为夷。但很快的,警惕被无奈取代。冬日战士很容易听出了属于美国队长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尽管中间差着七十年,史蒂夫·罗杰斯身上仍不可避免地带着冬日战士日渐熟悉的习性。

 

是史蒂夫!“他”开心地说着,让他的心跳也跟着加速起来。这并不利于一个狙击手的隐藏。

 

闭嘴!冬日战士懊恼地在黑暗中翻了翻眼球,依旧不动声色。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尽管觉得疑惑,但是冬日战士已然放松了备战姿态。虽然罗杰斯在他的“好友”面前总是表现得很奇怪,但冬日战士倒是从来没怀疑过他会伤害自己,无论是作为“巴奇”还是冬日战士。

 

史蒂夫显然正努力放缓自己的动作。他很灵活,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如果对方并非是一位训练有素的能排名世界前列的暗杀者和狙击手,史蒂夫大概完全可能在对方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潜入。他在巴奇的床铺前停住了。

 

月光毫不吝啬地从棚屋的细缝里落下,然后安静地停在巴奇的侧脸上。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年轻,就好像他们多年前,一起爬上布鲁克林的教堂的屋顶时,巴奇为他唱起那首歌时的模样。

 

这个念头,让史蒂夫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也不再刻意控制自己的呼吸频率。其实他一点也不介意把巴奇吵起来,尽管现在的巴奇似乎不怎么在意他,甚至是有点冷漠。但史蒂夫相信,巴奇一定会把一切都想起来,重新成为他最好的伙伴。

 

他还会记得那首歌吗?

 

上帝啊,他是巴奇·巴恩斯,他无所不能。史蒂夫在心底嘲笑着自己的悲观。

 

上帝啊!冬日战士的内心也在呼喊那位全能的仁慈的主,美国队长在突击任务的时候也这样大意,从来不能好好掩藏自己吗?他是怎么安然无恙地从多次任务中活下来的?他的呼吸声都能吵醒一条沉睡的龙。这个美国大兵需要更加严格的训练!

 

冬日战士在脑海里列出一长串有助于美国队长提高潜伏效率的训练计划之前,史蒂夫已经摸到了他的身边。他伸出一只手,在巴奇的枕边轻轻放下了一个东西。东西不大,也没什么重量,冬日战士几乎没有感觉到它的压迫力。

 

冬日战士依旧保持沉默。

 

史蒂夫直起身子,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熟睡”中的巴奇。

 

再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

 

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

 

继续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

 

安静的十五分钟过去之后,冬日战士在心里呐喊,他为什么还不滚?

 

耐心点巴奇,耐心点。“他”这么说着,你应该对他友好一点,他是你的朋友。

 

冬日战士酝酿着如何反驳那个烦人的声音,就在这时,他听见一声叹息,来自他身后的那个大家伙。很轻很细,就好像是不小心呼气声大了些。但冬日战士很肯定,那是来自于美国队长的叹息。

 

有时候,史蒂夫——他是指七十年后的那一位——在无人的时候,或者在自以为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也会这样轻声叹气。在这么做时,史蒂夫的眼神会变得很温柔,表情有一瞬间的脆弱。冬日战士原本以为美国队长是无坚不摧的钢铁,一个难缠棘手却让人兴奋的对手,而大多数人都会同意他这一观点。但越是接触,美国队长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就与九头蛇所掌握的的资料越相悖。他相信那些数据是真实的,他也相信这样一个男人,在二战时期,几乎粉粹了所有九头蛇重要基地,使得他们的事业受到重创。

 

但那并不是全部。

 

那并不是完整的史蒂夫·罗杰斯。

 

史蒂夫·罗杰斯似乎是把很重要的一部分,关于美国队长不为人知的一面,放在他这个多年的至交好友身上。这个发现曾让冬日战士心烦意乱,无疑史蒂夫·罗杰斯打算从他身上找回这失去的一部分,但是他并没有。

 

他并不拥有美国队长的这一部分。

 

这个认知,让冬日战士无法接受史蒂夫的亲近。如果你没有某种东西,你又怎么能满足有所求的别人呢?这不是一项等值的交易,哪怕地方的条件很诱人。

 

在冬日战士不算丰富的头脑意识里,始终留着这样一句话。他不知道是谁把这句话印在他的脑中的,也不在乎。但是它听起来很正确。

 

永远要警惕让你的心变得柔软的东西。

 

它听起来很糟糕,“他”又叫了起来,听着,你真的应该再洗一次脑了,那些德国人或者俄罗斯人或者其他的什么人让你相信的东西并不实用,相信我,你应该把它们都删掉,然后把关于史蒂夫和其他的美好一些的事物放进来。

 

冬日战士再一次选择忽视那个声音。

 

 

史蒂夫终于还是离开了,留下了他枕头边的那个小东西。

 

冬日战士在脑海里辨析着,应不应该起来一探究竟。最后他的警惕心和“他”的好奇心促使他翻身坐了起来,借助月光的亮度,摸到了史蒂夫留下的东西。

 

那是一个华丽的蓝色绒盒,冬日战士认出来那是荣誉勋章的盒子,他曾经在美国队长博物馆里头见过。由于在拯救107步兵团俘虏的战斗中表现英勇,史蒂夫·罗杰斯被授予此勋章。远在华盛顿的总统先生要为他亲自颁奖。只是这位特立独行的美国队长并没有回国接受,而是选择继续留守战线前方。总统先生不得不着令专人将这枚珍贵的勋章邮至欧洲战场。冬日战士猜测,这是为了鼓舞士气,树立榜样。一个充满传奇色彩,能够带领队伍走向胜利的超级英雄远比一个普通人来得典型。但是他并不在意。无论在哪个时代,这种政治把戏都不足稀奇。

 

哦,那个白痴,他居然敢把这个东西给你!“他”愤怒地叫了起来,你应该踢他的屁股好好教训这个大英雄一顿!

 

冬日战士没理会心里那个聒噪的声音,径自打开盒子,里面并没有躺着那块令人骄傲的勋章,取而代之的是一页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白纸。他小心地摊开了那张纸。

 

那是从罗杰斯的速写本里撕下来的一页,不太整齐的纸边,因为铅墨而显得有些脏的页面。纸张的最上面写着一行字:至我的英雄。字的下面画着一幅画,一位身着军服,脱帽微笑的年轻军官,胸前佩戴者荣誉勋章。黑白的阴影线条打造出了勋章的立体感和光泽,冬日战士甚至能依稀看出上面的“VALOR”字样和密涅瓦头像。①

 

嘿,看,那是你!是史蒂夫画的!“他”指出。

 

闭嘴,冬日战士在心里说道,我能看得懂。

 

才怪,“他”毫不客气地反驳着,你对一切短头发的形象都不敢承认。事实上,我觉得短头发更适合你。

 

冬日战士不再理会他,开始努力地辨认着肖像图旁边的一串小字,那显然是罗杰斯留给他的信。

 

 

“亲爱的巴奇,

 

我很希望能够把我的勋章送给你,因为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这个。但我想,如果我真的送给你,你一定会生气得踢我的屁股的。

 

我很高兴你回来了。

 

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有多高兴没有失去你。

 

你就是英雄,因为你回到了我身边。上帝直到,这件事情有多么的重要。

 

尽管他们说你的记忆有了些小小的问题,但我想,我们能克服这个,不是吗?

 

我和你,直到尽头。

 

 

爱你的,

 

史蒂夫”

 

 

至少他比七十年后的那个家伙来得坦诚,不是吗?冬日战士这么想着,重新叠好画纸,将它归置原位。

 

他以为他脑袋里的那个烦人的家伙会喋喋不休,至少会说点什么来评价他亲爱的史蒂夫。毕竟这不是写给他的信,他不想有过多的思考。

 

但是“他”没有。

 

冬日战士等了很久,脑袋里的声音始终没有响起。这他忽然有些不适应。

 

月光渐渐淡去,晨曦即将浮现。大地安静得像一正片棉花糖。他听见露水低落的声响,泥土静静地吸收着来自草木的泪珠。尽管身处深夏,气温仍旧偏低。他抬起右手,慢慢地揉搓着自己的左臂。他还是不怎么习惯能够感知温度的左臂。它摸起来是那么柔软,就像是真的。

 

夜晚的军营一片死寂。那个声音还是没有响起。

 

冬日战士忽然有些寂寞起来,就像他在那个冰冷的实验室里度过的无数个日日夜夜。

 

没有声音。

 

什么也没有。

 

 

然后他打开绒盒,将画纸翻了出来,重新读了一遍那封不属于他的信,一个字母一个字母,读得很认真。

 

 

 

 

 

  • VALOR是英勇,密涅瓦是智慧女神和战神


评论(12)
热度(101)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