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Steve/Bucky斜线无差】【生活大爆炸AU】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

8-30

 

今天依旧是素菜,但是……有点羞耻……

 

本来说吧,就着气氛还不错,让他们做//点//爱//做的事情,但你们懂的,作者就是颗菜,我已经努力想要好好做块红烧肉了……憋了很久【其实是从头笑到尾】,写完了下篇,鉴于作者的坑爹不良记录,大家先深呼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再衡量需不需要进来【

 

如果进来了,看在我卡了这么久菜叶皮都掉了一圈的份上,答应我,就算很失望,也给这颗菜点个赞浇点水好吗【星星眼.gif

 

 

 

番外篇 罗杰斯博士的物理课(下)

 

 

“你听起来不像是位科学家。”巴奇的话语里含着笑意。

 

“是的,我不是。”史蒂夫的声音因为靠得太近,听起来有些嗡嗡的,“我只是一个努力编造情话的傻瓜。我并不认为谷歌‘如何成为一个浪漫的恋人’能达到好的效果,我尝试了。你觉得这个无聊吗?我只能说这些让你发笑的无聊的傻话。”

 

巴奇于是真的笑了起来。

 

“我真心希望你跟学生们讲课时不是这幅样子。”他说。

 

“为什么?”史蒂夫问道。

 

巴奇只是摇头。

 

不可能有哪个学生可以在面不改色的情况下听这样的课,除非他是瞎了,或者聋了。

 

“那么……”巴奇的尾音拖得很长,听起来慵懒而足够性感,“我亲爱的罗杰斯博士。”他笑着这么说着。

 

史蒂夫吞了吞口水,一股难以名状的渴意从他的胸膛涌起,溢满了口腔。他不由自主地往前探了探。

 

巴奇伸出左手,轻轻地抵住史蒂夫结实的胸膛。他眨了眨右眼,挑着嘴角笑了起来,斑驳的星光落在他的额头,他的脸颊,和他永远不灭的笑眼。

 

“你很棒,应该说,令人印象深刻,博士。”巴奇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停顿下来,稍稍歪着头,像是在思考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史蒂夫笑了起来,放松身体,整个人往后背椅上靠去,敞开他宽厚的胸膛和有力的臂膀。巴奇深呼一口气,将自己的笑意收敛了几分。然后他跨腿坐上了史蒂夫的大腿,两只手臂环绕着他的脖子,将手肘架在史蒂夫的肩颈凹陷处。这个姿势,能使他和史蒂夫靠得足够近,两人的额头轻触。史蒂夫稍稍抬眼,便能看见巴奇深邃而又明亮得像是藏有猎户星云的那双眼睛。

 

“那么,我猜……”巴奇轻声说着,“我应该付给你上课的费用,罗杰斯博士?”

 

史蒂夫反问,“现金,还是刷卡?”

 

巴奇终于憋不住了,身体颤动着,大笑起来。他收紧手臂,史蒂夫整个人便被他搂进怀里。巴奇歪下头,用力在史蒂夫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细密的胡茬摩擦着他的鼻尖,让他发痒。“这是现金预付。”巴奇笑着说,“但是很抱歉我没有带信用卡,先生。”

 

史蒂夫用手臂支撑着他,以防止巴奇因为动作过大而从他身上摔下去。

 

“但是我确实有样礼物想要给你。”巴奇这么说着,微微皱着眉头,眼角下压,带着一副史蒂夫相当熟悉的“好吧我又要恶作剧了”的深情。

 

“是什么?”史蒂夫配合地问着。

 

巴奇抿着嘴沉吟了一声,“你能把这片星空变个样子吗?它们很美,确实,但我想要点不一样的。”

 

“特别为你的?”

 

“特别为我的。”

 

银河系无限放大,逐渐定位到某团特殊的星云。线条拉伸,恒星亮起,星云团簇,形象渐渐鲜明。

 

“两条……”巴奇不是很确定地开口道,“鱼?”

 

史蒂夫微笑着纠正他,“是双鱼座。”

 

巴奇转了转眼球,“让我来猜一猜,是我的……星座?”

 

史蒂夫点点头。

 

“哦我的老天,史蒂夫,你听起来就像是高中女孩!”

 

“但是你很喜欢。”史蒂夫简称。

 

巴奇叹气,“好吧,是的。事实上,我也在反省我自己。对一位名叫史蒂夫·罗杰斯的先生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这是不对的,不是吗?”

 

史蒂夫露出他最甜蜜的微笑,“这是我画的。”

 

“你画了一幅星座图在这个什么什么的投影上?”巴奇惊叹。

 

“从技术角度上来说,不完全是这样,但是我确实是画上去了。首先,我们需要利用纳米感应触摸膜……”

 

巴奇伸出食指压上了史蒂夫的嘴唇,止住了他即将到来的滔滔不绝。“史蒂夫,你得明白,什么是浪漫和无聊之间的界限。”

 

史蒂夫从善如流地闭上了嘴。

 

“我承认,”巴奇松开他,“这确实很特别。”

 

“所以……”

 

“所以值得肯定和嘉奖。”巴奇重新凑过去,重重地咬了一下史蒂夫高挺的鼻尖。“告诉我更多关于双鱼星座的事情。”

 

巴奇笼罩在璀璨的星光下,两条精致的鱼身——阿佛洛狄忒和厄洛斯——尾部相连,曼妙地环绕着他。史蒂夫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双鱼座的主要星体。

 

“这是γ……”史蒂夫伸出右手,摸向巴奇的左耳,“然后是k,χ,θ,ι……”他轻轻地摩挲着巴奇的右耳耳廓,略显粗糙的指腹恰到好处地用力。

 

巴奇觉得有些痒,笑着撇开了头。他的眼睛看起来亮晶晶的。左耳因为摩擦而泛红,发热。

 

史蒂夫终于放开了他可怜的耳朵,指尖转而从他的左肩沿着腰际往下走“ω,δ,ε……”史蒂夫贴得很近,手心很暖。巴奇能清晰地听见他压抑着的喘息声,那就像是燥热的夏风压在新生的茑萝之上。

 

史蒂夫的手停了下来,正好落在巴奇腰部最细的地方。他流连地在那附近打着圈,像是迷失了方向。

 

“有意思。”巴奇不断地通过呼吸吐纳来使自己的气息平稳,“这些星星刚好落在我的敏////感//////点,这种概率有多大?”

 

史蒂夫认真地思考了片刻,诚恳地回答,“我不知道。”

 

巴奇咧嘴笑着,“哦,傻瓜,这个时候,我不需要你的确切答案。”

 

罗杰斯博士似乎并不懊恼自己被冠以明显不符合实情的称谓,依旧认真地注视着他性感的伙伴。

 

“如果继续下去,这条线会把你的手带到什么地方?”

 

史蒂夫迟疑了片刻,然后将手轻轻地覆上了他的脐下三寸之处。“它们在α交会。”

 

巴奇意味深长地赞叹了一声,“聪明,非常聪明的暗示。”

 

巴奇心想,史蒂夫大概是脸红了。但是这里太黑,星空太过美好,他并不打算继续挪揄史蒂夫,让他窘迫,让他难堪。

 

这理当是一个美妙而温情的时刻。

 

于是巴奇抓起史蒂夫的右手,引着他来到自己的领口。“你的礼物,”他这么说着,“在我的衣服下面。我需要你自己来拆封。”

 

史蒂夫瞬间僵硬起来。“我,我我……不,不知道,巴奇……”在史蒂夫的原则里,现在理应是上班时间,就算是“带着家属来上班”的特殊日子也不能免除。尤其是,他们两个现在身处于史蒂夫深爱的研究室里,他无法想象更多。

 

“放轻松哥们,吸气,呼气……”巴奇安抚着这个坐立不安的大个子,“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保证。我原本打算在一个更加‘适宜和体面’的地方……”他嗤笑一声,似乎对这两个词不屑一顾,“但是我觉得这里很好,不是吗?如果能够在这里送你点什么,我敢说,以后你在这里的工作会变得非常有趣。”巴奇说罢眨了眨眼,虽然他可以肯定史蒂夫肯定不会看见。

 

史蒂夫确实没有看见,但是更加准确的说法是,他无心留意。巴奇的话像是一个开关,使他脑海里关于交//////////合这个领域的认知再一次拓展,自从认识巴奇之后,这些生理意义上的人类活动变得愈加界限模糊,无限可能。

 

“我,我不知道。”史蒂夫可怜兮兮地回答道。

 

这是事实,他确实不知道。

 

于是巴奇替他做了决定。

 

今天的巴奇穿着简单的浅灰条纹针织开衫,里面是黑色衬衫。他已经解开了领口的扣子,并且慢慢地一点一点往下……

 

史蒂夫用力眨了眨眼睛,吓得不敢动作。

 

巴奇忍着笑,用力捶了捶椅子的扶手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保证不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现在,呆着别动。”他命令道,然后又自顾自地嘀咕着,“你是不是穿得有点多,这不利于气氛的调节。”

 

史蒂夫等着他的下一个命令。

 

“把外套脱了。”

 

很快,史蒂夫出去了自己昂贵的西服外套。很快的,他明显感觉到腿上的重量正往下压,一个湿乎乎的气息来到了他的喉结处。巴奇用手扶着史蒂夫的肩膀,借力下沉,用牙齿轻轻咬住了史蒂夫的领结。

 

在史蒂夫又用力眨眼的瞬间,他的领结已经松开了。

 

巴奇用牙齿将那条领带抽了出来,然后吐出,呼了一口气,“不算太难,我跟你说过,我的牙齿和舌头非常灵活。”

 

“我……”史蒂夫发现自己无法发出更加流畅的声音,于是选择闭口不言。

 

“好吧,我了解了,我们两个,你是理论派,我是实干派,非常学术的配搭,不是吗?”巴奇轻笑。

 

史蒂夫很想纠正巴奇对于这两个学派流系的误解,但最后还是聪明地选择了闭口不言。

 

实干家巴奇·巴恩斯先生又努力解下了史蒂夫的两枚纽扣,然后问道,“如果我要求你用同样的方式帮我解开,任务量是不是有点太重了?”

 

史蒂夫吞着口水。

 

“所以还是我自己来吧。”巴奇很快就放弃,“但是我需要你找一个亮一点的照明。”

 

对于地球上的生物而言,没有什么比一颗太阳更加明亮。哪怕这颗太阳已经被缩小到不过一米的直径。

 

这颗迷人的球体被明亮的火焰层包裹着,此刻正静静地悬浮在房间的上空,将辐射范围之内的一切都照得通亮。

 

“好天然的照明。”巴奇调笑着,直起上身,慢慢地解开了自己的外套,然后是衬衫。

 

史蒂夫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巴奇。“你……”

 

“是的,”巴奇无奈地点头,“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这个。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居然真的把这玩意儿穿在了衣服下面。”

 

没错,此时的巴奇贴身穿着的正是漫画里美国队长的伙伴“巴奇”的制服,那套红蓝色的紧身衣。

 

“哦,对了,我们好像好少点什么。”巴奇做出一个稍等片刻的姿势,像变戏法一样地从史蒂夫的西服口袋里抽出了一个黑色眼罩。他冲着史蒂夫笑了笑,将眼罩绑了上去。

 

“你为什么……”史蒂夫艰难地开口。

 

“你知道,我总是有办法在你身上藏点什么的。”巴奇冲他眨了眨眼。

 

我的上帝,他现在看起来像极了巴奇,那个神奇的巴奇·巴恩斯。

 

“你的那位,呃,漫画屋的老板朋友告诉我,这套衣服完全符合漫画里的要求。我相信了他,毕竟这花了我不少钱。哦,为什么这点审美诡异材质奇特的衣服需要这么多钱?难以置信。不管怎样,我本来是打算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再……”

 

巴奇的絮叨被史蒂夫用嘴温柔地堵上了。

 

“哇喔,看起来你确实很喜欢这个……”巴奇笑着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你还需要一副手套,”史蒂夫笑着说道,“还有靴子,和你的裤子……”

 

“嗯,确实需要完善,也许可以等下次……”巴奇慢吞吞地回道,“至于我的裤子,你可以自己来检查一下,是否符合标准。”

 

他,在笑。

 

 

史蒂夫的宇宙瞬间大爆炸,数以亿万计的星辰四处飞散,一瞬间,一永恒,一微米,一光年。

 

这个世界上,总存在着某些让人无法解释的事物。

 

 

谁会嫌星星太多 每颗星星都在太空中转动

谁会嫌鲜花太多 每朵鲜花都洋溢着春意

说 你爱我 你爱我 一声声敲着银钟

只是要记住 还得用灵魂爱我 在默默里

 

 

 

 

 

 

 

 

山姆大声拍打着门,“嘿小爱鸟们,我觉得你们单独活动的时间够久了,出来吧,我们得去吃午饭。”

 

两三分钟之后,门才被匆忙打开,闪出史蒂夫慌张的脸,吓了山姆一跳。史蒂夫的领带已经解开了,领口的扣子乱得一塌糊涂,更别提他那可以媲美仲夏夜玫瑰花的脸颊。而巴奇已经脱去了他的外衫,扭扭歪歪地穿着衬衣,一头褐色的短发乱糟糟地往外冒,表情看起来倒是自然大方。

 

“你会被人讨厌的。”巴奇瞪着山姆,这么说道。

 

“谁?”山姆很意外,“谁会讨厌我?人真的可能去讨厌一个完美的性感的人吗,比如像我这样的?”

 

史蒂夫的表情虽然有些僵硬,但仍旧对山姆温和地笑了笑。

 

巴奇抽了抽嘴角,做出一个怪笑,推着史蒂夫出了门。

 

山姆跟在他们后头,皱着眉头使劲想,到底是谁会讨厌他呢?他做什么让人讨厌的事情了吗?

 

谁呢?

 

谁?

 

 

 

 

 

 

 

 

【致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伙伴,你要的制服play梗,我,我已经尽力了【血

 

最后友情提醒,千万不要模仿在实验室这种地方做奇奇怪怪的事情啊,还是比较危险的【谁要你提醒啊!!


评论(16)
热度(217)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