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挖坑&安利】我有一个Gattaca的脑洞

啊,脑洞太多了,堵不上了救命!今天决定开个脑洞,此脑洞蹲在我的硬盘里很久了,现在放出来,旨在安利大家一部电影:Gattaca

 

安利内容只有一个字:颜【你够了!

想一想年轻貌美颜值处于巅峰期的裘德·洛先生在里面只是个配角你们不心动吗……(¯﹃¯)【不,应该说这部电影和原著都很不错,墙裂推荐!【正色脸

 

鉴于我已经Stucky晚期了,看见什么电影都能开一个AU的脑洞(主要是这部电影从个性和设定上都莫名有种契合感),不挖坑不舒服斯基,大家别见怪,详情提要如下【有点长,请耐心看】:

 

【基本背景参考Gattaca电影,加入了作者坑爹的补充设定】在未来社会,通过基因工程选择后的受精卵才能成长为所谓的正常人,即“合格者”;而那些经过自然受精、分娩的孩子则被称为瑕疵人,即“不合格者”,也叫“病人”。史蒂夫·罗杰斯就是父母通过爱情结合,放弃基因选择而诞生的瑕疵人。他从出生起就患有严重的生理隐疾,被视为无法存活的病人。父母不堪忍受,最终选择了离异。母亲改嫁后,通过基因工程,诞下了拥有优秀基因的孩子詹姆斯·巴恩斯。从小,詹姆斯就拥有史蒂夫无法企及的能力,他可以轻而易举达成史蒂夫的梦想。随着年龄的增长,兄弟的矛盾日益严重。

星际的探索,使得人类不再处于孤独平和的时代。外星侵略者的不断渗透,地球联盟继续培养优异的战斗人才来保卫地球。史蒂夫从小就志在参战,进入防卫队,完成自己的人生价值。但是他的基因缺陷阻止了他的梦想,而他的家人们也极力反对。史蒂夫在失望之中,选择了彻底离开家人,孤身奋斗。

若干年后,史蒂夫因为偶然机遇,碰见了一位基因盗贼,他能够帮助史蒂夫伪造基因身份,从而进入梦寐以求的护卫队。而他们选择的优异基因恰恰来自于史蒂夫同母异父的弟弟詹姆斯。

原来,多年前因为一场意外,詹姆斯失去了左臂,患上严重的心理障碍,已经失去了成为优秀战士的资格,被“优胜劣汰”的上层社会遗弃,不得不通过出卖自己的基因身份来养活自己。他同意了参与这场基因欺诈案,条件是史蒂夫要提供他舒适的生活环境,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忍受他放纵的生活方式和24小时随时可能的情绪爆发。

史蒂夫的改造很成功,他也成功进入了护卫队。随着不断磨合,他和詹姆斯彼此疗伤,感情也日益深厚。就在命运向史蒂夫抛出橄榄枝,让他爱情(提示,会有女性角色)事业都将丰收的时刻,因为一个疏忽,史蒂夫的基因造假被发现了。他将面临极为严酷的审判和惩罚……

 

【混蛋,写的跟百度百科一样……会有人愿意看嘛_(:з)∠)_

 

 


 

 

你们是世上的盐①

【美国队长】【盾冬】【Gattaca AU】

 

 

 

第一章

 

你要察看神的作为:因神使为曲的,谁能变为直呢?②

 

 

  1. Youare the salt of the earth. 此处取自亨利·范·戴克的解读。
  2. 传道书第七章第十三节,亦是影片开头的引言。

第二章

 

“如果你给我一把足够厉害的枪,我可以瞄准月球。我是说真的!”詹姆斯在饭桌上如此宣称。刚刚拿到了少年狙击赛的金牌,他显得得意洋洋,浓密的栗色短发乱糟糟地竖着,肉嘟嘟的脸上还扑着淡淡的雀斑,满嘴的土豆使得他的脸颊鼓了起来,像只塞了花生的花栗鼠。

 

乔治·巴恩斯先生冲他露出一个鼓励但又矜持的笑容;而萨拉·巴恩斯夫人,也就是史蒂夫的妈妈甚至还亲吻了他的额角。

 

史蒂夫用钢叉用力地戳了戳自己盘子里的千层面。软趴趴的面饼沾染了浓厚的酱料,变成了一滩泥,看上去真令人恶心。史蒂夫紧皱着眉头。

 

詹姆斯的左手握着勺子,用力在桌面上敲了敲,发出的响声足以将史蒂夫的目光从毫无吸引力的盘子里移到他的身上。史蒂夫看着他,詹姆斯咧了咧嘴,做出一个怪笑,门牙上沾满了土豆泥,看起来又蠢又可笑。他一手撑起上身,动作敏捷地从史蒂夫的盘子里偷了半颗土豆,满足地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吉米,”巴恩斯先生脸色严峻,语气不佳地打断詹姆斯的恶作剧,“我说过很多次,用你的右手吃饭,这很重要,右手。”

 

詹姆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眼瞥了一眼他的父亲。

 

“你是右撇子,不记得了吗?”巴恩斯先生的咬字很重,就像是想把“右撇子”这两个单词撕碎吞下。

 

“记得了,爸爸。”詹姆斯有气无力地回答着,然后换了一只手拿勺子。

 

他已经十一岁了,依然带着严重的孩子气,这跟巴恩斯夫妇的溺爱不无关系。但显然在某些大是大非上面,夫妇二人还是观点一致的。

 

“哦,吉米,乖吉米。”萨拉又给了詹姆斯一个满怀爱意的浅吻。

 

詹姆斯从她过于紧密的拥抱中挣扎开来,撇着嘴,偷偷看了一眼史蒂夫。

 

史蒂夫把剩下的另半颗土豆拨给了他。

 

詹姆斯咯咯笑。

 

“史蒂夫,你不能总是把食物让给你弟弟!”萨拉叫了起来,很不赞同地甩着头,“你应该多吃点。”

 

史蒂夫没有说话。

 

詹姆斯戳着哥哥给他的半颗土豆,一会儿看着史蒂夫,一会儿看着他妈妈。巴恩斯先生则推开了空盘子,擦了擦嘴,端着咖啡看报纸去了。

 

 

今天是史蒂夫·罗杰斯的十三岁生日,他的身高第一次被弟弟詹姆斯·巴恩斯超越,而从此再未能反超。

 

 

 

第三章

 

史蒂夫曾在妈妈的首饰盒里翻出过他的出生报告。

 

“该婴儿患精神疾病的几率为60%,患有哮喘等呼吸道疾病的几率为89%,患心脏病的几率为99%,免疫力低下,早衰概率偏高,寿命预估为30.2岁。系父母自愿选择自然方式受孕及分娩。”

 

没什么是史蒂夫不熟悉的,毕竟他才是那个每天醒来要面对镜子里头瘦弱干瘪的小个子的那一个,不是吗?

 

一个错误的决定,他曾经听见自己的母亲如此描述他的出生。她以为他太小了,没在留意,但事实上,史蒂夫很敏感。一个受不到关注的孩子总是来得早熟一些,他们对于任何有关自己的评价都会格外关注。

 

“我们还太年轻了,我是说,我和约瑟夫,我们以为,只要有爱情,一切都能自然而然的。我们选择了相信人类的本能,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决定,我们没有做任何的干预。结果,结果……哦上帝原谅我,我可怜的史蒂夫。”

 

就是这样,这就是史蒂夫十七年生涯的全部总结。

 

拥有一个先天不足的瑕疵孩子实在是一项沉重的负担。当生活的压力压垮了爱情脆弱的甜蜜,当无谓的争执占用了用于甜言蜜语的唇舌,史蒂夫父母的婚姻走到了尽头。约瑟夫选择了背井离乡,史蒂夫再也没有见过他。但从他支离破碎的遥远记忆看来,他的父亲多半选择死在了酒坛子里。而萨拉则嫁给了可靠的电气工程师乔治。后者并不介意接纳史蒂夫,但坚持要求他们共同拥有的第一个孩子应该接受基因筛选工程,培养成一位完美的优质精英。而萨拉毫无保留地同意了。

 

然后就有了詹姆斯。

 

在詹姆斯还小的时候,史蒂夫并不觉有一个弟弟是多么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他是那么招人喜爱,哪怕他总是把口水蹭到史蒂夫胸前的衬衫上。那时候,詹姆斯小得连史蒂夫都能一把抱起他。史蒂夫可以抱着他去小花园里,一起看野猫野狗在草丛里打架。还有邻居伊凡斯先生的那条笨狗,会在每天固定的某个时刻,火箭一般地冲到他们的后屋,然后在墙角那边撒尿。它以为没人发现,但史蒂夫和詹姆斯看见了。等到詹姆斯长到足够大,能够自己跑而不用拽着史蒂夫的袖子时,伊凡斯先生的狗受到了狠狠的教训——那条狗直起身体的时候,恐怕比史蒂夫还来得强壮,但小詹姆斯做到了。

 

哦,那是噩梦的开始。

 

詹姆斯渐渐长大,精力充沛,身体结实,长相可爱,聪明得像是天才,像他的基因报告一样精准地显现出自己的基因优势,是全天下所有家长梦想能拥有的最完美的孩子。

 

“哦,史蒂夫,你这是浪费时间。”詹姆斯会把他的课本撕得粉碎,然后仍在一边,“没有人会录取你的。守卫队不需要……”他咬着嘴唇,没把那个词说出口。

 

“瑕疵人。”史蒂夫帮助了他。他湛蓝色的眼眸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詹姆斯红了脸,粗着嗓门喊道,“所以啊,为什么还要尝试!他们已经拒绝你了,一次又一次!”他已经进入了变声期,说话不再带着奶味,偶尔认真起来的时候,很有几分小男子汉的味道。

 

史蒂夫当然知道,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提醒他,大声或是嘀咕,有意或是无意,生怕他忘记。

 

“如果你不想上学——我是说,那些功课对你来说却是太难了点——你可以去找份工作,随便什么。我从学校回来,可以不用回家,直接去找你,那样会很有趣。”詹姆斯兴致勃勃地建议。

 

“什么工作?捡垃圾吗?”史蒂夫苦笑。

 

“为什么不呢?”詹姆斯理所当然地回答着。在他优秀的脑袋瓜里,大概从来没有思考过瑕疵人除了这些“非重要性工作”还能做些什么。

 

他不是故意的。史蒂夫这么安慰着自己,直到气息足够稳定,能够确定自己不会生气地冲着他天真的弟弟嘶吼起来后,他才开口。“不,詹姆斯,我不能。”

 

“你不能还是你不想?”詹姆斯有些生气,“也许你只是想急于摆脱我们,甚至不惜去送命!史蒂夫你很清楚,要是没有治疗,你的身体很快就会不行的!为什么要去送死?”

 

“那都没有关系,你应该去参加射击课了。”史蒂夫不容分说地把他从房间赶了出去。

 

詹姆斯在门口徘徊了好一会儿。史蒂夫听见他跺脚和踹门的声音。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让詹姆斯受挫,他很生气,而史蒂夫知道这一点。但有的时候,能够让别人生气而不是你自己,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史蒂夫决定不再想他那个拥有完美基因的弟弟,从抽屉里抽出地球联盟护卫队的宣传册。“自由的代价是昂贵的!”宣传册的封面这样写着。无论何时,看到这句话,都让史蒂夫内心澎湃——尽管他脆弱的心脏系统不适宜承受这样大的情感波动,这很可能诱发他的心律不齐——他已经十七岁了,完全可以响应号召,应征入伍。

 

人类对于外太空生命的探索持续了好几世纪,直到最近一百年,才最终确认了外星智慧生物的存在——科学家管它们叫加海德拉星人,一种拥有吸盘八爪和大脑袋的奇怪红色物种——而事实证明,这些生物并不是那种会友好回应地球问候的邻居。它们神出鬼没,强大聪明,试图从人类手中抢夺日益紧张的地球资源。似乎高等智慧生物总是习惯于把自己逼入绝境,海德拉星球的资源已经不足以维持它们庞大的数量和惊人的繁殖能力。它们显然迫切需要武力输出来掠夺其他星球的生存资源。为了组织有效的反抗,地球成立了联盟护卫队,尽可能全面地征召各种精英来捍卫地球。

 

史蒂夫在历史书本上曾经读到过,在很早以前,人类之间也发生过类似的战争。古早德国曾以相似的缘由为借口,大肆展开杀掠。人类文明的退化,而一切退化都是对人类自由的破坏。

 

人,生而自由,理应自主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决定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

 

这是联盟基本法的内容,它为“基因歧视”的禁止做出了法律保障。然而在现实社会,基因歧视不禁存在,而且盛行。人们默认它的科学性,并且不自觉地进行维护。你的社会阶级,你的人生价值,完全取决于你是否拥有合格的基因。才华测试和素能考核被一项项的基因检测所取代。不管史蒂夫如何努力,如何拼命在自己的成绩单上添上无数个A,他永远无法拥有为人类效力的权利——在第一项的基因考核中他就会被残酷地刷下,被人踩在脚底尽情嘲笑。

 

这不是他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瑕疵人社会群共同的生存境况。

 

这不公平!史蒂夫迫切想要打破成规。然而,从联盟创立伊始,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瑕疵人成功跻身进入更加有用的职业行列。他们只能从事清洁工,废物处理厂,和粗重的体力劳动,那些经济,政治,法律等决策性的行业则永远不会为瑕疵人敞开大门。

 

你没有优秀基因的佐证,如何证明你足够优秀?

 

人要自由地活,却生而不平等,多么美妙的矛盾与对立。

 

 

 

第四章

 

三月的某一天夜里,詹姆斯刚过完他的十五岁生日,史蒂夫在他的枕头边留下一颗蓝色玻璃珠,然后背上自己的画板和少得可怜的行李,彻底离开了巴恩斯家。

 

他一定会成功,史蒂夫毫不怀疑这一点。


评论(12)
热度(60)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