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队长变小】美国队长兵人单兵作战计划

9-25

队长果奔的第25天,晴,适合浇菜

 

 

 

第六章

 

就在巴奇都要感叹自己的机智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问题。

 

呃,一个非常微妙的小问题。

 

事实上,这件粉红色的蕾丝公主裙制作精良,以至于巴奇?不屈不挠真汉子?冬日?有时候喜欢开点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战士先生把它从金发碧眼的大波美女人偶身上扯下来的时候,不得不产生一种难堪的罪恶感。但是他心无杂念,很快地用自己恶作剧后的雀跃心态打败了那点自我谴责的心思,利索地将套裙由下往上地捋了上去。

 

非常好,小腿顺利,大腿没有什么问题,臀部没有什么问题,腰也很完美,小腹漂亮,然后是胸……

 

呃,胸……

 

嗯?

 

胸……xi……ong……ong……

 

 

 

巴奇停下动作,皱着眉头,看着兵人那件漂亮的一字肩礼服裙从领口到腹部裂开一个巨大豁口的蕾丝裙,陷入了沉思。

 

史蒂夫看着自己忠实的伙伴,也不禁陷入了沉思。

 

 

巴奇深深叹了一口气。

 

史蒂夫也默契地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巴奇从口袋里扒拉出一支香烟,半个身体支在窗边,沉默地吐着烟圈,眉头紧锁。

 

史蒂夫依然穿着“超级深V”的粉色纱裙,正襟危坐,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好友吐烟圈,眉头——不,他的眉头锁不了。

 

 

良久,巴奇动手捻灭了烟头,看了一眼小兵人,自顾自地说道,“算了,只能这样了。”

 

不知为何,史蒂夫认为巴奇的脸色看起来有几分失望和遗憾。

 

这说不通。

 

 

巴奇重新回到房间里来时,手上多了一个纸箱子。史蒂夫立刻猜出了同伴的心思。巴奇真是聪明,不是吗?这是他们用来收集从各个场合主动或者被动得来的兵人们的纸箱。巴奇肯定是想让史蒂夫穿上别的兵人的衣服,真是太棒了!

 

史蒂夫满怀期待地盯着巴奇。

 

 

巴奇伸手在纸箱里拨着。说实话,他们并没有很爱惜这些迷你版的美国队长们,更多时候,巴奇得到它们,会给出一个相似度半颗星到四颗半星不等的评价,然后将它们仍在一旁。大多数的兵人玩偶从此便不见天日,以至于身上堆积着厚厚的灰尘,有些甚至手脚扭曲,看起来很是怪异。但是此刻的史蒂夫毫不介意,总比女士的粉红群来得正常,不是吗?

 

要想找到一个尺寸合适的兵人还挺不容易的,而且显然巴奇对不同时期的美国队长制服还坚守着自己的审美喜好。不必明说,某个系列的制服从一开始就被他排除在选项之外。史蒂夫默默地看着巴奇挑挑拣拣的动作,在心里面默默记下这个小事。

 

最终,巴奇从兵人堆里抽出一只黑乎乎的家伙来,似乎终于打定了主意。

 

史蒂夫看着他手里头握着的是冬兵兵人而非美国队长,不由自主地跳了跳眼皮——当然,他的眼皮并不能跳动。

 

 

 

好吧,被人伺候着穿衣并非是一件令人享受的事情,起码史蒂夫不愿意这样被好友对待。然后巴奇似乎很满意,他意外地发现这件冬兵战斗服不仅仅在尺寸上很适合,而且穿脱起来异常方便。他很快就把光溜溜的迷你队长武装起来了,黑衣黑裤,黑色的面罩。

 

简直完美!

 

此时的美国队长看起来就像是笨手笨脚将自己打扮好,要去参加万圣节派对的冬日战士——他的装束无可挑剔,那头亮眼的金发和温柔的蓝色眼睛却无法让人产生惧意。

 

呃,只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又是一个小小的问题?

 

美国队长是没有金属臂的,因此他的左臂全都暴露在空气中,白皙的皮肤在黑色战斗服的衬托下显得过分显眼。

 

巴奇认真思考了片刻,然后从史蒂夫的画笔里头挑出一只来,将史蒂夫的左臂描黑,又意犹未尽地画了一颗白色五角星。

 

 

喔,现在,他看起来就像是冬日队长——尽管背着星盾的冬日战士有些格格不入,但好吧,尽管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兵人,但巴奇并不打算剥夺好友的标志性兵器。

 

 

 

史蒂夫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总比被误会为露///////阴////癖或者异装癖来得好些,大概?

 

 

巴奇心满意足地将换好装的兵人摆在了桌角,为这番闹剧画上了一个蹩脚的句号。然后,他哼着三十年代的小调,出门去了。

 

 

 

 

就是现在——

 

史蒂夫一旦离开巴奇的视线之后,所有的表层感官和神经末梢又重新恢复正常。他一发现自己能自由动作后,就立刻行动起来。这太诡异了,不管那个遭人讨厌总是给地球带来麻烦的中庭公民做了什么,他最好马上联系到神盾局的伙伴们。他们会帮助他的。

 

 

昨天晚上的行动因为突遇老鼠而被迫终止了。史蒂夫在收拾完那头笨重的窃贼后,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获取他房间内的通讯工具。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按照既定的路线,重新获取目标。

 

这一次由于光线充足且无需担心惊扰巴奇,史蒂夫行进得异常顺利,很快就来到了他摆放手机的书桌上。这款手机是神盾局的后勤组们特地为美国队长定制的——队长原来的那一只是很复古的按键键盘手机,因为史蒂夫在输入消息时总是太过紧张,用力过度,有几个键已经脱落——而这枚新手机采用的是智能系统和触屏设计,屏幕也是根据四倍力度加固的,只要队长没打算用全力去碾,基本上可以做到不碎不破。

 

史蒂夫蹲下来,将此时显得尤为巨大的手机屏幕凑到身下,认真地用手掌去触碰屏幕上的键盘。他不能直接去通话,因尺寸大小而产生的声波异常会把他的耳膜撕裂的。史蒂夫想了想,打算给脑袋运转最为迅速最容易想到解决方案的托尼·史塔克发去求救信号——希望他能明白这并不是一个属于美国队长上个世纪的笑话。

 

 

“你好托尼,我需要你的帮助,谢谢。”史蒂夫在邮件里写道。

 

幸运的是,托尼几乎是秒回了他的讯息——史蒂夫猜这是贾维斯代劳的。只可惜托尼没有发任何文字,只有一个链接。史蒂夫颇为困惑地点开了链接。

 

 

——专家级指导:如何通过肛////////////门获得性///快///////////感(点击视频链接)

 

 

史蒂夫僵硬地凝固了十秒钟,然后默默关上了视屏链接。他早该知道,托尼·史塔克并非是最佳人选。

 

 

“你好娜塔莎,我需要你的帮助,谢谢。”史蒂夫写了一封新邮件。他希望娜塔莎并没有开始自己的假期,他不想打扰这位女士的悠闲时光。

 

 

——是的!没错!他真的爱你!我的上帝,你终于转过弯来了!

 

娜塔莎回复得也很快,只可惜史蒂夫完全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也许是因为她已经开始度假了,这是在变相拒绝自己的请求?

 

史蒂夫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打扰别人的假期不是一件有道德的事情。于是他决定也不再打扰同样在休假的克林特。

 

 

“你好山姆,我需要你的帮助,谢谢。”一段时间的磨合与陪下下来,史蒂夫觉得山姆会是个不错的而且相当可靠的人选。

 

山姆回得有些慢,史蒂夫甚至能透过屏幕感受到他语气里的无奈。

 

——不,队长,不,我不想通过输钱或者绕中央公园跑二十圈或者在训练场当靶子的方式来凸显自己的愚蠢和无能,由此来取悦你最好的朋友。不,队长,我一点都不想,而且我很严肃。PS,我认为每次你从任务中回来后,他的心情会变好很多,不需要特别照顾。PPS,你能让他忘记我还欠他钱这件事吗?

 

只可惜,史蒂夫也不是很清楚山姆的状况。但是他还是决定好心地回复一条安慰:别担心。

 

 

“你好班纳博士,我需要你的帮助,谢谢。”史蒂夫觉得自己真愚蠢,博士才应该是最佳选项,不是吗?

 

十分钟后,班纳博士彬彬有礼的回复来了。

 

——哦别担心队长,他的情绪现在很稳定。我敢肯定他有90%的记忆已经恢复了。如果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我觉得这是出自于真心而非负面情绪——像他对我坦白的那样:)。适当地进行生理排解有助于彼此亲密度的建立。不过,我并不建议在彼此没有经验的基础上急于做激烈的举动,慢慢来,按照步骤,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嗯……我好像不是很明白。史蒂夫退出邮箱界面,用双手撑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屏保,开始有些担忧。他还能寻求谁的帮助呢?

 

屏幕上的褐发男人正朝着他微笑,他的头发只剪了一半,左半边是利落的军营头,右半边是及肩的碎发,看起来可笑极了。

 

哦,巴奇,我该怎么办?

 

史蒂夫用掌心温柔地拍了拍屏幕里的那张笑脸。

 

 

这时,新的邮件提醒到了。

 

史蒂夫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点开了邮箱。

 

 

来自巴奇

 

——嗨,有麻烦吗?

 

 

史蒂夫的任务在一天前就应当结束了。

 

 

他忽然温柔地笑了起来,飞快地用手掌打字。

 

——不,巴奇。

 

 

 

 

 

 

 

 

 

 

 


评论(15)
热度(165)
  1. 撒尿柔丸英俊的白菜 转载了此文字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