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兵人单兵作战计划

第八章


“呃……”科尔森艰难地从喉咙口挤出声音来,然后竖起一根手指头,但来不及说话,就被巴奇扔出了门外。门板砰地一声砸在了他的脸上。是谁说的冬日战士已经完成了心理治疗,对普通人类不具有攻击性了?神盾局的绝密报告似乎也并非是全然可信的。“呃……”科尔森站在小小的走道上,意识到自己没能完成队长的任务。他似乎让队长失望了。这个认知让科尔森的心情迅速低落下来。

就在他犹豫着是转头走掉寻求帮助还是继续锲而不舍地敲门从冬日战士手中把队长抢回来时,门又砰地一声打开了。

科尔森手里捏着兵人制服,瞪着巴奇。

巴奇面无表情地伸出左手,从科尔森的指缝间把那件衣服抠了出来。“谢谢,祝你有愉快的一天。”他礼貌却又冷漠地说着。

好吧,史蒂夫说对待同事需要友好,起码他做出了努力。

“呃……”科尔森再一次被拦在了门板外头。


巴奇握住兵人,将它带进了房间。“明明是他送给你的,又偷偷跑回来拿走,太无耻了对吗?”巴奇显得有些愤愤不平。

史蒂夫不知该如何向自己的好友解释,可怜的科尔森只不过是来帮助他的。

“但是这件衣服看起来还不错。”巴奇微笑起来。

史蒂夫觉得后脑勺发凉。但对于随时随地可能被人扒光衣服这件事情,他早已泰然,甚至在巴奇将他头朝下拎着用力扯下他的裤子时,史蒂夫也没有表示太大的不满,只希望被他随手丢弃的声波转换仪没有遭受损坏。

随他吧。



墨绿色的军服看起来干净利落,精致的纽扣和繁复的彰带文饰,甚至连那条细小的领带也显得恰到好处,无一不妥帖。

史蒂夫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穿上军官礼服时,巴奇戏弄地朝着他挑眉。你会成为全城焦点的,英格兰男人的共同敌人,他这么说着。巴奇身上也穿着同样的军官服,但是他从来没有好好穿戴过,领口总是松开,领带不翼而飞,无一不透露着几分不耐烦和洒脱的恣意。

时光好像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段短暂的难得的片段。那时候,简陋却喧闹的小酒馆,所有人都在,还没有人离席。

那一瞬间,就像是被磨难遗忘的角落,命运松开了他桎梏的利爪,没有任何痛苦,只有欢愉。


巴奇看着他,史蒂夫不确定,是否从他的眼中看到了蓝色的火焰。


然后,像是被施了魔法,巴奇俯身,温柔地将他柔软的唇,贴在了史蒂夫温顺的发丝。



昨日重现。





如果这是一个童话故事,一个吻足以让所有魔法解除。

只可惜,这似乎并非是一个适合儿童阅读的睡前故事,史蒂夫失望地发现,巴奇很快地松开了他,而他也没有恢复。某种强烈而莫名的情愫油然而生,却抓不住也留不下。史蒂夫从眼角的余光看见巴奇直起上身,用他的左臂轻轻捏起那顶过分袖珍的制帽。

金属色泽看起来很冰冷。

但是制帽落在他头上的触感甚是轻柔,在他心底发出啪嗒一声。


他也曾如此温柔。

像清风。




科尔森探员没有再出现,但史蒂夫相信,他一定在试图营救自己——也许用营救这个词不够妥当,但身高缩短至五分之一的美国队长确实处于危机之中。

巴奇似乎坚信兵人除了玩赏功能之外,应该还具备点其他的实用性。于是,史蒂夫发现自己正代替支架举着一只M82时,也就毫无意外了。顺便说,这只狙击枪并不属于巴奇,或者明确说来,是除了巴奇自己,人们都认为是他从神盾局的武器库里头抢走了这把枪。但这并不妨碍巴奇对于它的喜爱,史蒂夫曾亲眼见证巴奇用这把枪把敌方的一整个弹药库都引爆了,大火整整烧了一天;这只枪的子弹还曾经穿过八百米外的水泥墙,准确击毙了躲在另一头的贩毒分子。他总是喜欢这种杀伤力极强的武器,毫不拖泥带水,一发致命。

狙击手最大的特征就是在任务之外,会像猎豹舔舐自己的利爪一样摩挲自己的武器。他手里的武器就像是他的手臂,每一次出击都像呼吸一样自在。巴奇会不断地把自己的兵器翻出来,一遍又一遍地擦拭,调整准星,每一把枪,每一颗子弹,直到它们都带上和他的体温一样的温度。史蒂夫敢保证,随便拿出一颗子弹放在巴奇的手心里,他都能准确无误地分辨出这是不是他的子弹。

史蒂夫举着M82,由衷地希望它会比苹果轻一些。但他知道,那并不现实。但好在巴奇并没有意愿让他举着狙击枪过夜。他调试好准星后,便将枪取了下来。很快的,一把格斗刀抵上了史蒂夫的后背;然后是一把蝴蝶刀……又一把刺刀……

史蒂夫默默地看了一眼玻璃柜反射出的自己的影像,就像是一个被由匕首组成的柴火堆围绕的殉道者。幸运的是,他不必担心自己会因为不小心的晃动而被扎成马蜂窝。巴奇擦拭完最后一把M9后,发现这个小兵人已经被各种刀尖严严实实地包围了,再也容不下另一把。巴奇只好摘下兵人的帽子,将最后一把刀平放在了它金色的头顶。

意外的,非常稳,刀面纹丝不动,令人惊叹。

史蒂夫,……

然后,意犹未尽的,巴奇将一枚25美分的硬币立在了刀刃之上。

史蒂夫,……

巴奇似乎还想再放置一枚硬币,只可惜失败了。他有些遗憾地叹气。


史蒂夫很确定山姆曾经跟他说起过有一部电影叫做《玩具总动员》,似乎是一部供孩子们欣赏的动画片。他原本并不是很感兴趣,现在想起来,莫名涌起一股强烈的共鸣感让他迫切想要观看这部影片。


由刀尖组成的金字塔很快被巴奇拆了下来,一一组装好,恢复原位。史蒂夫在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


夜晚在一片祥和宁静中过去了,除了史蒂夫用牙签刺杀了一只路过的蟑螂之外,没什么值得记录的。第二天一大早,巴奇按照往常的惯例,出门去了。史蒂夫很清楚,他并没有任务,也没有非要出门不可的原因,这一切无非是谨遵医嘱。心理医生认为巴奇应该更主动地参与到现代生活中来,这将有助于建立他的自我价值观和归属感。史蒂夫也是这样劝说巴奇的,尽管谁也不知道,在他的心里,其实并不以为然。他并没有觉得巴奇有多么的不正常,如果说和时代的格格不入是一种病态的话,那他自己显然也已病入膏肓了。但正如老话说的那样,永远不要和你的医生争论。史蒂夫和巴奇认真地在新的社会里生存,又默契地保持着一分恰到好处的距离,在夜晚降临时,像一对过时的老头子,彼此心照不宣地回味七十年前的时光。

反正这也没什么不好。

趁巴奇出门之后,史蒂夫找出了他的声波转换仪,然后翻开手机,抓紧时间联络科尔森探员。但奇怪的是,科尔森并不在服务区。这很不寻常。史蒂夫隐约感到有些不妥,但还没等他想出个一二三来,公寓的门被暴力拆开了。

被别人拆门而不是自己动手,这种经历对于美国队长而言还有几分新奇。他目不转睛地瞪着破碎的门以及从门外穿来的那个人看。一个西装革履的陌生男人,表情痛苦而狰狞,像是非自愿似的,整个人飞了进来。

史蒂夫张着嘴,往他的身后看去,从滚滚浓烟里,巴奇走了出来。

那个摔到在地的男人跌跌撞撞地想要爬起来,同时往自己的怀里掏着什么。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巴奇从容不迫地从屁股后头的口袋里掏出一颗金属兵乓球手榴弹,顺势往地上一滚。

史蒂夫蹭地瞪圆了双眼。



于是,如你们所预料的。



不——巴奇————不不不不————————

评论(10)
热度(194)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