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太阳的记忆 第六章

11-28

暗戳戳浇个水

 

第六章

 

为了确保巴恩斯中士已经完全恢复了作战能力,军部打算对他进行一次测试。冬日战士被单独约至射击训练场,教官递给了他一把春田步枪。冬日接了过来,嘴唇下意识地抿成一条线。

 

“你的问题是什么士兵?”教官大声喊道。他名叫约翰·伍德,是个高个子的俄亥俄州人——确切的说,220磅,6’2”——头顶脱发严重,高耸的颧骨泛红。说话时,眼球会习惯性地左右来回转动,因此即使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坚定,仍给人留下一种左右摇摆的印象,就像他的故乡一样①。如果有必要,可以在半分钟内制服他——更正,25秒——非目标对象,无威胁。

 

冬日战士垂下眼睛,漫不经心地拨了拨步枪的枪托绳,说道:“M1903,老家伙用老家伙。”

 

这应该是一个笑话,只可惜伍德并没有听懂。于是他皱起眉头,脸色发红,咒骂的话几乎要冲出喉咙。这时,冬日战士举起了步枪,动作快得几乎无法捕捉。随着砰地一声弹药爆破的巨响,伍德还未反应过来,冬日已经松开了枪。

 

一个漂亮的正中红心。

 

“我能……”冬日战士微微抬起自己的左臂,嘴角微张,似乎是斟酌着想找到适合的措辞,“在左手上绑个石头或砖块什么的吗?太轻了。”

 

半个小时后,一份关于巴恩斯中士的战斗能力测试报告放在了菲尔普斯上校的办公桌上。这种野兽不适合战场,你他妈的在想什么!菲尔普斯上校搓了搓自己花白的板寸,眼角纹路显得更加急蹙起来。

 

 

史蒂夫·罗杰斯在晚餐后才见到巴奇。他正坐在自己的床铺上,左腿屈膝,身体稍稍前倾,整个身躯勾勒出优美的线条,两只手有条不紊地摸索着,手心里有一颗金黄色的子弹。在他的身前,堆了更多的弹头,大概有一百多枚,每颗都被保养得闪闪发亮,在昏黄的灯光下像一堆诱人的金子——致命的金子。巴奇的右手边摊着军绿色的刀具套,里面整齐地排着一列大小不一的刻刀和锉刀。他的手指轻轻地从刀面上划过,认真地挑选着,像一个严谨苛求的艺术家,思考着自己的下一步动作。

 

史蒂夫没有特地放轻脚步,他知道巴奇早已察觉到自己的到来,只是对方连头也没抬,似乎对史蒂夫的存在毫不在意。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好几天了,这让史蒂夫很纳闷,但是毫无头绪。他有些孩子气地挠了挠后脑勺,仿佛又变成了布鲁克林的那个瘦弱的愣小子。

 

“嗨巴奇。”史蒂夫开口,“我没在食堂见到你。”

 

冬日战士没有回应。他已经选定了一把短小的四角锉刀,握在手上,左手小心地捏起一枚子弹,和原来那枚一起并排地放在手心,认真地打量着。他鼓着腮帮子,看起来很专注。

 

“你吃晚饭了吗?”史蒂夫坚持问道。

 

冬日战士总算是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瞥了他一眼。史蒂夫已经拖了军官服,露出橄榄绿的衬衫,领扣一丝不苟地别着,厚实的肩膀和胸膛将熨烫浆洗过的衬衫绷得一个褶皱都没有,标准的着装要求,就像他完美的士兵发型。他看起来和七十年后没什么两样。冬日摇摇头,“我不需要。”

 

史蒂夫慢慢地靠近,在他身旁找了个空位坐下来。冬日战士斜乜他一眼。“你不需要是什么意思?”史蒂夫问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冬日战士警惕地盯着史蒂夫,然后不动声色地把子弹都拢到自己的两腿之间。

 

史蒂夫尽量让自己不笑出来。“没有人会不需要一顿热腾腾的晚餐的,尤其是像这样的天气。”

 

天色暗沉,空气湿漉漉的,像是一整块吸满了水分的海绵盖在你的脸上,让人透不过气来。该死的英格兰。

 

“我。”冬日战士又换了一把锉刀,看了一眼史蒂夫,似乎怕他不明白,又加了一句,“我不需要。我吃的早饭足够多,能够维系我的能量。”

 

史蒂夫的脸沉了下来。“你是说,你也没吃午饭?”

 

更正,他只是把午餐包藏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但冬日没有说话,紧接着又放下了刚刚选定的锉刀。这种犹豫不决的状态显然令他觉得恼火,但一个真正冷静的杀手是不该让你的敌人觉察出你的情绪。

 

“我需要一把天平秤。”冬日战士最后宣布,打断了史蒂夫试图说服他的长篇大论。

 

“你需要什么?”

 

“一把称或者一个砝码,随便什么。”冬日战士终于放弃挑选锉刀的举动。“我没有一枚合适的子弹。”

 

史蒂夫看了一眼被巴奇圈起来的那堆子弹,“我认为它们都很不错。”

 

“不,那不一样。”冬日战士烦躁地反驳他,“都不对,这颗太重了,这颗不够均匀,这颗会造成弹道摩擦。”他拿起一颗又一颗的弹头,展示给史蒂夫看,脸上露出嫌弃的神色。但在史蒂夫看来,它们真的看起来都……长得一样。

 

不过,巴奇愿意和他谈谈,同他分享自己的小烦恼,即使这个烦恼并非是史蒂夫想要的答案,这种打破僵局的举动还是让他受到鼓舞。“那么,你想要一颗怎样的子弹呢?”

 

冬日战士张了张嘴,又合上了。他瞪了一眼美国队长,“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呃……”史蒂夫有些挫败地往后靠,“也许……因为朋友之间可以互相帮助?”

 

冬日战士发出一声轻轻的嗤笑,在史蒂夫听来,简直就像是来自最好的伙伴的嘲笑。这让他觉得很难过。“听着,巴奇,我们需要谈谈。”

 

“哇哦,就是这个。”冬日懒洋洋地说着,嘴角微翘。

 

“什么?”

 

“一般两个人关系断裂时,都会出现‘我们需要谈谈’这样的句子。其实言下之意就是,‘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冬日这么说着,像是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瞥了一眼史蒂夫,对方却毫无反应。他叹了口气,“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而且是你逼着我和你一起看的!为了了解这个他妈的新时代。

 

史蒂夫依旧皱着眉,摇了摇头,“我没听懂你的观点。”

 

“好吧,”冬日战士将刀具和子弹推到一边,收回伸展的右脚,将两腿盘起,面向史蒂夫,“你想谈什么?”

 

史蒂夫在这样颇具压迫力的注目下,有些紧张地坐直了身体。他看着巴奇,“比如……”史蒂夫清了清喉咙,“你最近怎么了?我是说,我并没有别的意思,但是最近的你,变得有些……”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变得有些不像你。”

 

冬日战士下意识地放缓了呼吸,肌肉紧绷,右手轻轻地滑至腰侧。这是一种不自觉的防备动作。

 

没错,美国队长是不被信任的对象。

 

不是吗?

 

七十年后,他们整整花了半年的时间,依旧没有办法将冬日战士的影子从巴恩斯中士的身上完全抹去。或者说,注定要被抹去的冬日战士此时仍然掌控着这具身体,他不可能对一个敌视自己的人产生信任感。

 

只有詹姆斯·巴恩斯是受欢迎的。而冬日战士则需要通过战斗来体现自己的价值,保护自己。

 

 

不,你知道这不是真的,简直一派胡言!

 

 

脑海里传来抗议声,这真让人讨厌。冬日战士的脸上笼罩着雾霾,像是即将飘雪的伦敦城。史蒂夫开始意识到有些地方不对劲,但是他还来不及思考,来不及抓住冬日战士一闪而过的愤怒。对方已经笑了起来。

 

美国队长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但这不妨碍冬日战士想开一个玩笑,既按照他的要求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又足够让他得到点教训。一个半真半假的谎言,最不容易让人拆穿。

 

“啊,让我想想。”冬日战士露出特有的“巴恩斯想来个无伤大雅的恶作剧”的微笑。

 

史蒂夫忽然怔住了,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他。

 

“哦,对了,是有些事情,我好像还没告诉你。”冬日战士像是恍然大悟,竖起他左手的食指,“其实我来自七十年后,怎么说,我是个通过时空穿越来的未来人。”

 

 

 

史蒂夫眨了眨眼睛。

 

冬日战士看着他。

 

史蒂夫转了转眼球,将迟疑的目光落在棚屋简陋的屋顶上。“呃,这……这确实让人很震惊。”不,当然不,他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拿天马行空的孩子一点办法都没有又不愿意让他失望的无奈父亲。

 

“比如说?”冬日并不打算放过他。

 

“呃,比如说……”史蒂夫一字一句地咬着,“比如说我挺好奇,七十年后,我们胜利了吗?人们的生活变成什么样了?”

 

冬日战士有瞬间的怔楞。史蒂夫看起来甚是真诚。只有这样极其无聊的家伙,才会最关心别人的未来,而不是自己的。“没什么特别的。”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该死的死了,生活仍在继续。”

 

“听起来很不错。”史蒂夫笑着看着他,像是拥有一种魔力,能够悄悄地将难得的阳光储存在他的眼睛里。

 

冬日战士慢慢地微笑起来,“哦,对了,还有一点,也许你会感兴趣的。纽约允许同性婚姻了,女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

 

 

 

 

史蒂夫极其缓慢地吞咽着,“哦……听起来……呃,挺不错。”

 

“对啊。”冬日·夏日笑容·战士说道,他盯着史蒂夫,“然后我们也去申请了。”

 

 

 

 

 

 

 

 

史蒂夫想调整一下姿势,但他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僵硬。他只能维持着一个别扭的姿势,用力看着巴奇。

 

“没错,”冬日战士点头,“我和你,结婚了。”


评论(6)
热度(76)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