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盾冬无差】【冬兵穿回二战】太阳的记忆

11-29
友情提醒:目测是盾冬无差清水向;前文提要点文名tag;冬兵吧唧是一个人;灵魂穿回了二战中
浇水浇水浇浇水,撕掉一片菜叶,又长出两片


第七章

史蒂夫•罗杰斯队长消失了半个小时之后,又出现在了冬日战士的棚屋中。“听着巴奇。”他这么说着,脸颊上有两团令人不解的红晕,“我想,这应该是你开的一个玩笑对吗?我几乎就要相信了!”

冬日战士将所有的子弹重新放回弹盒内,一颗一颗地码整齐。

“还记得我十一岁那年,你骗我说仰卧着睡觉能够长高,于是我请求妈妈将我的双腿绑在床柱上,结果脚踝被勒出了血印,但身高什么变化都没有。”

冬日战士停下手里的活。什么样的蠢人会听信这种蠢话?


嘿,他那时才十一岁!别这么苛刻。“他”抗议着。


史蒂夫继续回忆,“然后,你又骗我说,牛奶能够使人迅速变得强壮,整整一个夏天,我被迫喝下了你的所有牛奶,但什么也没发生。”

好吧,我了解了,说实话,你用来表达关心的方式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冬日战士不无讽刺地在心里对“他”说道。

“你不记得了吗?”史蒂夫急急忙忙补充道,“还有在你十六岁生日那年,你骗我说想和我一起过生日,还要求我一定要送你礼物。等我急急忙忙赶到约会的地点,你站在一群年轻女士的中间,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仿佛从来不认识我一样。哦,事实上,我相信你有充分的理由那么做,因为,我正戴着——该死的——兔八哥的头套!你甚至没告诉我生日聚会并不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我站在那些平日里不屑于与我说话的漂亮女生中间,像极了一位小丑。那是我这一生中最尴尬的时刻之一。”他挥了挥左臂,似乎是想把那段不堪回首的回忆驱逐出脑海。


那本来应该是一场“为史蒂夫成功赢得女孩们欢心”的聚会的……“他”小声地抗议道。


“等等,什,什么?”冬日战士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要给我的礼物就是打扮成兔八哥吗?”老兄,不得不说,你的癖好实在是怪异。

“当然是礼物,你那时候最喜欢兔八哥……等一会儿,你为什么问这个?”史蒂夫盯着冬日战士瞬间僵硬的脸,“难道你忘了?”

我当然忘了,冬日战士心想,虽然通过治疗,他能回忆起大部分以前的事情——或者说,住在他脑袋里的另一个家伙以前的事情,但并非是每一件小事他都能记起来。

“你怎么能忘了?你为此笑话了我整整一年!直到你又想出了另一个让我出糗的骗局!”史蒂夫提高声调,听起来就像是被踩住了尾巴似的不满。


事实上,你其实都记得的,承认吧,你从没忘记过,你只是不愿意回想起来罢了。“他”这么说道。

闭嘴!


冬日战士翻了个白眼,叹气道:“没错,你说的没错,我又骗了你。”

像是被一针刺破的气球,史蒂夫瞬间松弛下来,说不清道不明,几分庆幸又几分失落,“你承认了?”

“对啊。”冬日战士摊开双手,“正如你说的,世界上还能有谁比你更了解我呢?”

有种莫名而起的错觉,让史蒂夫在巴奇微笑的刹那间,仿佛看见了他唇边的一抹嘲讽。“当然。”

“没错,正如你猜的那样,我骗了你,我们并没有在纽约登记结婚。”

史蒂夫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来,“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巴奇,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冬日战士静静地看着他,抿着嘴角,“我们当然没能在纽约登记,因为纽约还没成功推行同性婚姻法。事实上,你认为我们应该去华盛顿完成婚礼。于是我们开车去了华盛顿——确切的说,是我开车。说到这个,我真的认为你应该去重新考一下你的驾照。在七十年后,没有哪个成年人是不能开四轮的车子的好吗。我受够了连婚礼都只能开机车去。”这当然不是真的,事实上,早在2011年,纽约就允许同性婚姻登记。但管他呢,反正1943年的美国队长不会知道这个。

果然,此时的美国队长完全不在意他们最后去了哪个州,又是以何种交通方式前往的。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一排巨大的惊叹号,和一句堪称时报标题的粗体字:我结婚了,和我最好的朋友!

“哦,我的上帝啊,这真让人难以置信。”这是史蒂夫唯一能够完整说出口的句子。

“没错,谁说不是呢。”冬日战士颇为赞同地耸耸肩。

史蒂夫紧紧地瞪着巴奇,好像第一次见到他那般。

冬日战士也看着他,“我觉得你需要再冷静半个小时。”

史蒂夫喃喃自语,“是的,我想你是对的。”

“而我则需要睡眠。答应我,半个小时过去后,就回去睡觉好吗?哥们,我不认为你在我睡觉的时候闯进来还能够全身而退。”冬日战士很真诚地建议道。

史蒂夫丝毫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四肢僵硬地走出了巴奇的棚屋。

今晚的月光很清澈,似乎值得让人清醒。



在詹姆斯•巴恩斯中士尚未被认定完全康复之前,他不能执行任何作战任务。因此每天除了吃喝睡和调养之外,冬日战士显得无所事事。这种状况在这位前世界杀手身上并不常见。可以这么说,他并不适应没有人给他下达命令的生活。尽管在七十年后,在美国队长找到他并将他带回后的那段生活,他也像现在这样,拥有一定的自由,不需要接受任何指令。但那个时候,史蒂夫会陪在他身边,半请求半强迫地要求冬日战士和自己一起做些事情。都是些无聊的小事,有时候是一场爆米花大片,有时候是一趟雨后的公园散步,还有的时候,是一次酣畅淋漓的对决。尽管冬日战士并不喜欢那个总是把他当成另一个人的美国队长,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史蒂夫•罗杰斯是他见过的……或者说,是他记忆里所能回忆起的最有意思最值得相处的家伙。

就像眼前的这个人,七十年后的完美翻版。不,翻版并不准确。老实说,七十年的美国队长更加张扬一些。虽然他还是一样年轻,但举止投足之间,有着不可名状的自信与执着,这是从未折服过的利刃所特有的光芒。他的思想黑白分明,就像他清澈见底的眼眸。

但总体而言,冬日战士并不讨厌和美国队长一起呆着,在某种程度上。


其实,你是喜欢他的。

闭嘴!


不过,自从冬日战士说出那个听起来很可怕的谎言之后,史蒂夫•罗杰斯开始有些不对劲了。他不再试图拉近和巴奇之间的距离,甚至是有意无意地避开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有时候,他会躲在人群里,偷偷地看一眼巴奇沉默的侧影,在被发现之前赶紧回转目光。有时候,他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刻,来到巴奇的棚屋前,踟蹰不定,像迷路的幽灵。这一切让冬日战士既觉得恼火,又觉得有趣。

不管史蒂夫是否相信了冬日战士的天方夜谭,有一点是肯定的,“结婚”这个词从美国队长最好的朋友口中说出来,不管是不是玩笑话,都足够引起史蒂夫的注意,在他的心海里掀起一股巨浪。

可怜的美国队长。冬日战士不甚同情地感叹着,决定接受关于心理评测的命令。如果他通过了,则可以继续和咆哮突击队一起接受特别作战任务。如果返回未来无望,那么找点事情来打发令人窒息的平静时光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尤其是这些事情总是充满了死亡的诱惑。

冬日战士抬手整理了一下军帽,他还是不太习惯过短的头发和整齐的制服。然后他迈腿朝医务区办公室走去,在那里,军区的心理医生卡罗尔•罗德里克按照预约,正等着他的来访。



评论(11)
热度(85)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