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盾冬】关键词游戏——《被窝、蛤蟆和雪白圣诞》

同学们,我被圈了,爪机不好@Veronicarly 就转载一下

我想写的是盾冬或者stucky
【删掉】或者POI的bossX刀疤,不逆么么哒【删掉】

求三个小伙伴各提供三个关键词呀。加一条,第四个小伙伴可以决定HE或是BE【←_←

Veronicarly:

关键词游戏


本轮关键词:


 冬天 冰水 绒毛玩具 鼻涕 盆栽 麻将桌 火锅 赖床 演唱会


 规则:先发帖说明自己被谁点了,以及活动详情,申明自己要写的文的CP向为何,比如盾冬,肖根等等。然后等待前三位GN留言,每位GN提供三个不重复的关键词,然后将这九个关键词一次性写入一篇一发完的短文中,并在短文的结尾处点其他写手进行游戏。


 那么以下,一个爆笑的短文送给大家当做圣诞礼物啦,祝每个GN都能开心快乐。


---------------------------------------------------------------


 


 


“关于这件事呢,Rogers先生,我们建议您提高自己的信用卡额度,如果一张不足以满足您的消费需要,您也可以尝试再办理一张理财金卡,我们会给予您年费优惠。”


“谢谢,可是至少……”


“本月您的可用额度已经没有了。还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啊,不,就这样吧。”


“嘟——”


 


挂断电话的Rogers队长脸色不是很好看。


 


入冬之后他们的开销大得离谱,一个黑色星期五刷爆了他的VIP金卡,在那之后的一个星期里他们先后断了供水、供暖、天然气,现在电力也即将挥袖告别。可他们买了什么?


 


Rogers队长总是时不时将当天长到可以当腕带的超市小票掏出来慢慢赏玩,偶尔用指甲划出一道道银黑色的痕迹,在他看来这是他的钱花得最值的地方了。这清单上的一些东西,诸如“PS4”、“Kindle”、“SY头戴式显示器”、“60寸豪华3D彩电”、“麻将桌”什么的,有些让他看得云里雾里,但至少在他的爱人拿着清单用“不买就去死”的恐怖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他没有说一个“不”字,没有。那些东西现在就摆放在客厅,在美国队长的面前,黑压压的一片,地上的电线都用绕线器缠好了。这还算是一点安慰,至少他那偏执的爱人不是那种吵着要养狗然后买回来屎归你清的人。可是那个叫做“麻将桌”的东西,Rogers队长一直无法释怀。


 


他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买一个桌子会裂开又吐出很多塑料方块的桌子呢。除了费电不说,还会造成生命威胁。就在刚刚,他把热好的披萨放在桌子的正中间,不小心又碰到了下面的按钮,然后他的披萨带着盘子一起,就像踏上了星球大战里飞船传送器一样缓缓下降,被传送到了桌子里面。然后就在这时,断电了。


 


他甚至还能隔着桌板闻到披萨的香味。


然后他致电给银行,发现自己的账户赤红一片,就像他的爱人买回来的情侣内裤的颜色。大红色的。


 


这个冬天对于Rogers队长而言异常的寒冷。凛冬将至,而他一丝不挂。至少在精神上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说起他的爱人,那是个令Rogers队长十分头疼的人。你问为什么?就说现在吧。在他傻站在麻将桌旁边犹豫着要不要使用武力手撕原木桌的“智”取披萨饼的时候,大门口传来了钥匙声。他的爱人,黑发浓眉大眼,皮肤白皙,有着炫酷的金属左臂,冻红的鼻尖,还有看起来似乎是结了冰的鼻涕,不,这并不影响队长对他的喜爱。他爱他的一切,不管他那能把光源折射到晃眼地步的冰霜鼻涕是多么的抢镜。他的爱人就这样捧着两杯饮料,面无表情地朝他走来,门口的盆栽被他路过时带起得风刮得各种凌乱。


 


“Buck,外面冷吗?”Rogers队长赶忙上去迎接,想伸手接过饮料。


“现在最好别碰我Steve,你的手会黏在我的左手上拿不下来的。”Bucky看都没看他,径直地从他旁边擦身而过,将两杯饮料放在了麻将桌上。


“哦好吧,看出来是很冷。但是宝贝儿你真贴心,还买了热……Buck。”


“干嘛?”


“大冬天的,你为什么买星冰乐。”


 


See?这就是问题所在。他和他的爱人,永远不在一个频道上。


 


两杯冰水下肚,Rogers队长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摇摇晃晃地摸进卧室,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许多。他看到他的爱人已经脱掉了外套,正坐在床上穿着家居袜子。有些笨拙的样子可爱得紧。他第一次把圣诞节用来挂在壁炉上的装饰袜子穿在脚上的时候,Steve就觉得他无比可爱,于是又去默默地买了另外一只一样的,直到现在他也没告诉Bucky,更无从解释为什么这呢绒袜子保暖层是在外面的。只要他喜欢,那就什么都好,就算他把毛绒玩具穿脚上了,Steve依然会去再给他买来一只,之后开膛破肚,亲手为“灰姑娘”套上他的摇粒绒“水晶鞋”。


 


“Steve。”


“哎。”


“为什么屋里这么冷?”坐在床上的爱人问道。


 


Steve决定坦白,这没什么可丢脸的。他的爱人不在乎这些。


“上周黑五血拼,我们已经变成穷光蛋了。”


 


“游戏也不能玩了?”


“不能玩了。”


“那,晚饭也没得吃了?”


“没得吃了。”


“空调也不能开了。”


“没错。”


“Fuck,那咱们还能干嘛?”


“你要是觉得冷,我们可以在床上做些有趣的事……或者我们去把麻将桌劈开里面还有块披萨。”


Steve指着麻将桌的放向,让自己的表情尽量严肃起来。他希望他的爱人多少能够懂事一些,至少明白他其中一个暗示。


 


“你别想碰麻将桌一根汗毛,我昨天刚学会怎么打。”


“你怎么学的?和谁学的啊?”Steve觉得莫名其妙。


“和Jarvis。”


“麻将都会打了,明天是不是还要学做重庆火锅啊?”Rogers队长说话有些酸。



“Steve,我们在床上躺着吧。”Bucky说着,自顾自钻进了被窝,然后掀起被角拍了拍他屁股旁边的位置。


 


天冷让人精神飒爽,但他的爱人只爱被窝。


 


今年还没有到圣诞节,纽约便下起了大雪。往年在零点上下徘徊不定的温度,今年直接来了个蹦极跳。天时也变得很短,外面早早就暗了下来,没有灯光的两个人相互依偎着,在沉默中度过了差不多一个钟头。


 


Rogers队长搂着Bucky,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那起伏的身躯和熟悉的温度,还有长长的睫毛划过自己喉咙时那种软绵绵的痒。等等……


 


“Buck,你没睡着吗?”他轻轻地问道。


“没啊,我还以为你睡着了!?”Bucky听起来十分惊讶,他生硬地拨开Steve,将身体转了过来,让自己躺平。


“你见过半坐着睡着的人吗。”


“早说啊靠我腿都麻了,我都不敢动。”


就算是咒骂的尾音都能让Rogers队长觉得可爱。难怪人都说爱情就是邪教。


 


“你要起来吗?”


“不起。”


“那你要赖床赖到什么时候啊?”


“赖到你给寇森打电话呗。”


“什么?哦你是说……不行,已经麻烦他很多次了,我们不能总把自己制造的麻烦变成别人的烦恼,Buck。”Rogers队长试图在自己只穿着一条艳红色底裤的情况下载被窝里说教,但他知道他的爱人性格有些乖张,完全是听不进去的。


“所以还是只能睡到天亮啊。”


“那你刚才怎么不睡?”


“Steve,我害怕我睡着的那一瞬间,在天冷的时候。”


 


沉默来得太快,哑剧再度上演。他不想听他说起以前的事。他们都试图忘记。这对他们都不好。一个只会整日自责,一个只会说过去的自己死了。可谁又真正能保持婴儿本色活一辈子?人总是会变的,不论以何种形式。我们到死,终究都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但这并不算是件坏事。有的人蜕变成花蝴蝶,有的人会变成癞蛤蟆。Bucky铁了心觉得自己变成了蛤蟆,Rogers队长拗不过他,只能告诉他,他就算是蛤蟆,在自己心里也是只可爱的小蛤蟆,一只让人自责不已的可恶的蛤蟆。


 


“Hey,小蛤蟆。”队长鼓起勇气打破了沉默。


“哦拜托,又来!”


“过来抱紧我。”


 


然后带着金属手臂的“蛤蟆”又转了回去,乖乖地缩进Steve强壮的怀中。Steve搂他搂得紧紧的,让他觉得稍微有些呼吸困难,但他只是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他用左半边脸颊蹭着Steve的脖颈,滚烫的温度让他觉得特别舒服,而鼻尖所及之处是他男人身上的味道,特别的具有辨识度的,属于Steve的味道,他很喜欢就是了。Steve的手抚摸着他的腰侧,手掌的温度让人神经放松,然后他闭上眼,悄悄说了句“晚安”。


 


当Steve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站在巨蛋体育场的中心。周围全部都是闪光灯、欢呼声和掌声,那感觉就好像他在搞个人演唱会,而他站在中间带着个蛤蟆镜仰头“呵呵”傻笑。掌声急如潮水,却并没有持续多久。当他再度眨眼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只有灰白色的路灯投射在天花板上的光柱了。然后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但是那掌声无比真实,而且似乎是从客厅传来的。


 


他下意识地摸了下右边,发现床是空的,心里突然一慌,然后急忙翻身下床朝客厅跑去。来敌人了?Bucky梦游了?Bucky精神又不稳定了?Tony又恶作剧了?天上掉钱了?这一系列设想成几何状在他脑中瞬间铺开,不过显然有几个选项可以不列入参考范围。


 


当他来到客厅后,看到Bucky站在一堆反着白光的塑料块中,两腿旁边横着麻将桌的尸体。麻将桌,被腰斩的麻将桌,它吞掉了Steve的披萨。那么披萨呢?


 


“Steve,你醒啦。要吃吗?”


 


 


Rogers队长站在黑暗中,他克制着冲上去搂住爱人狂吻的冲动,然后在一声巨大的肚子叫声中故作浪漫地说了句“together”,可惜对方没听见,以为他say no,于是当着他的面把披萨全塞自己嘴里了。


 


但即便这样,他还是爱他。他爱了他整整95个冬天,哦不,应该是96个。97?98?




那又有什么区别。


 


不如干脆就一直这样爱下去好了。


 


 




-END-


 


 ----------------------------------------------------


开始点人了咳咳:   @Rhapsodie   @纪翌  @Imbrian  @Erix  @英俊的白菜  @筱芸家的Stucky熊 




还有几个最近忙的人影儿都见不到的亲友们啊我就不点你们了,还不快感谢我。

评论(10)
热度(119)
  1. 无聊君veronicarly some 转载了此文字
  2. veronicarlyveronicarl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veronicarly some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