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盾冬】关键词游戏——A Walk throughTime (三)

前情请点tag,是HE呀不担心【话说我为何写了这么长

关键词:cap拖鞋雨夹雪,软骨头沙发,手枪,钢琴,邮轮,耳机,白菜,可乐,花园

 

 

 

那是一座温馨的小花园,灿烂多彩,花草拥挤得一派热闹,浓烈的颜色们在打架,就像是莫奈的画。红色的蔷薇,粉色的秋海棠,紫色的鼠尾草——花粉过敏者友好型花卉。史蒂夫忍不住微笑起来。然后他看见花园的树荫下,放着一把竹藤躺椅,上面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惬意,手边枕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膝盖上铺着一块可笑的蓝白条纹毛毯。

 

“年轻人,你要么傻站在那里等我一枪送你‘坐’下来,要么自己走过来坐下。”

 

哦,那一定是巴奇。

 

“在你坐下之前,我必须警告你,我口袋里装着一把M9手枪,别轻举妄动小子。但我猜没有人会对我这种老头子感兴趣不是吗?”巴奇微微侧过头,这么喊道。

 

史蒂夫很难抑制住脸上的微笑,哪怕他最好的朋友此刻已经耄耋朽矣。他依言靠近,就着躺椅边坐了下去。老巴恩斯先生掀了掀眼皮,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这个贸然来访的年轻人。“你看起来很面善。”他说着,遍布沟壑的脸庞看起来相当和蔼,毛躁稀疏的白发却根根直立,怒气冲冲地指着天空,看起来生机勃勃却不是很平易近人。

 

他的眼睛还是一样明亮,史蒂夫在心里笑了起来,脾气古怪的糟老头。

 

巴恩斯先生再次打量起这位年轻人,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你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但是像你这样的大个头,如果我见过,应该不会忘记。我年纪大了,会把很多事情记错。有时候,我会觉得史蒂夫只是出了一趟门,但是他再没回来过。”

 

这很古怪,和别人谈论自己的生死。史蒂夫想了想,“他离开多久了?”

 

“三十年,大概。我不记得了,我这样的年纪,只要记得呼吸就行了。”巴奇开了一个玩笑,有些调皮地耸了耸肩。

 

史蒂夫说,“真是一段很长的日子。”

 

“是啊,很长。”

 

有风轻轻地路过,空气里有淡淡的青草香,糅合在香醇的咖啡气息里。巴恩斯先生的院子看起来杂草肆虐,枝桠遍生,需要一次大清理。但是院子的主人似乎并不在意他的花是否能整齐生长着,如同阅兵仪式上的仪仗。

 

“能说说你的生活吗?”史蒂夫问道。

 

“也许我应该想问为什么,但是我老了,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有人愿意听我念叨,反倒是一件难得的事。不过,让我们先回答这个问题。我的生活?”巴奇撇撇嘴,看起来额头的皱纹更深,“真是很难回答的一个问题。”

 

“我是说,你过得好吗?据我所知,你从二战的战场回来了。”

 

“你知道的很多。”巴奇看了他一眼,“是的,我参加过二战。非常混乱的一个年代,你知道的,哦,或者你不知道。毕竟你如此年轻。你多大了?二十五?也许三十。啊,可恶的年轻人。”他不耐烦地用手指骨敲了敲木质茶几,似乎是口渴了,伸出左手去够那杯咖啡,手腕微微发颤。

 

史蒂夫帮了他这个忙,却被狠狠地瞪了一眼。

 

“说起来你到底是谁!”巴奇不快地嘟囔着。

 

史蒂夫摸了摸鼻尖,试图重新回到他感兴趣的那个话题。“所以呢,你参加了二战?跟我说说吧。”

 

如同一个孩童善于失忆,白发满头的老头很快就忘记了自己的不快。他放弃了咖啡,转而从一旁的架子上的保温袋里取出了一罐听装可乐。这一次,他打算接受这位年轻人的好意,“帮我打开,小子。”巴奇将可乐抛给史蒂夫。

 

“我不认为你适合喝这个。”史蒂夫伸手捞过可乐罐,有些不确定地将它握在手心里。春天甜腻温暖的空气贴在冰凉的罐身上,凝结出一滴滴漂亮的水珠,被史蒂夫轻轻一碰,便成串地滚落下来,落在他蓝色的牛仔裤上,开出一朵朵形状怪异的花。

 

“好吧,你到底多大了,你听起来像个老头子。我说了,把这该死的可乐打开!”

 

史蒂夫照做了。

 

巴奇满意地接过可乐罐,棕色的汁水不住地往外冒着,沾湿了他的左手手心。于是巴奇换了另一只手拿可乐,低头看了一会儿湿哒哒的左手,略带犹豫地用衣摆蹭了蹭,抬头飞快地瞥了一眼史蒂夫,看起来像极了因做错事而赧颜的孩子。史蒂夫微笑着为他递上一块蓝色的手巾。

 

巴奇鼓着脸颊瞪着他。

 

史蒂夫轻声说,“我可以吗?”然后他拉过那只布满皱褶的手掌,用手巾极为珍重地擦拭起来。那只手很冷,也许是可乐,也许是因为微风。它看上去就像是一段干枯了的树枝,毫无生气,尽管它曾经是那么美好,圆润的指甲,红腻的光泽,手指修长得像是上好的画笔,即使手中握着的是致命的武器,也让人难以挪开眼。

 

而现在,它在微微颤抖,就像它的主人,年老,衰败。

 

 

就算如此,这仍然是一只有血有肉的手臂。

 

 

 

 

史蒂夫停下手中的动作。老巴恩斯先生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眼神有些飘忽,像是思绪飞向了远方。“当我还向你这般大的时候,”他说道,“可乐还是个新鲜玩意。我去工厂当零工,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也只能拿两美元。那是个可怕的时代,人人都吃不饱饭,大家看起来都怒气冲冲,又不愿意惹祸上身——当然,除了史蒂夫这个笨蛋,活着看起来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我带上打工挣来的攒了一个暑期的钱,带着史蒂夫一起去了科尼岛。那叫什么来着?”他皱起了眉头。

 

“星际太空乐园。”史蒂夫接下去说道。

 

“啊,没错,是这个,我都要忘记了。听说岛上曾经有许许多多的兔子,但是我想我们是迟到了。我记得那里没有兔子,到处都是人,全都是人。人们的脸上是那么快乐,好像纽约从来没有过大萧条。”

 

站在沙滩上,能看见温顺的蓝色海岸线吞吐着细腻的砂砾。几乎每一寸土地上都站着快乐的人群。喧闹声,惊呼声,永不停歇的音乐,阳光是那么的好,他们还如此年轻,从未有过阴影降临①。在那里,他们第一次坐上了摩天轮和旋转木马,也第一次尝到了甜甜的可乐。

 

“第一口,我觉得怪异极了,就像是谁在我嘴里扔了好几百个小炸弹。”巴奇挤弄着鼻子,像是在嘲笑年幼的自己,“我打了一个嗝,对史蒂夫说,嘿,感觉有人往我鼻梁上揍了一拳。史蒂夫不停地笑,也打了一个嗝。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将装可乐的玻璃瓶收好,放在怀里,想把这奇怪地冒着气泡的水带回给我的妹妹们。我们不停地笑,不停地跑,我拉着他上了过山车。史蒂夫是个胆小鬼,吐得一塌糊涂,满身狼狈。等我们回到家时,所有人都睡下了,可乐的气泡早已不见了。我偷偷尝了一小口,发现那种美妙的气泡炸裂的滋味不再。史蒂夫觉得很遗憾,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偷走了那瓶珍贵的甜水。”

 

史蒂夫笑了出来,红着眼眶的模样显得有些可笑。

 

“不过后来,我们爬到了树顶。月光很好,那么明亮,史蒂夫画了一幅画。画上有我,有他,有科尼岛,还有我们那瓶不再冒泡的可乐。”

 

 

 

这些史蒂夫都记得,布鲁克林有棵树。

 





①这个岛一整天都有阳光普照,当地居民称之为”没有阴影的岛屿“。




TBC

评论(5)
热度(96)
  1. lyushuang英俊的白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üshuang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