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盾冬】文字游戏——A Walk Through Time (四)

前情请点tag

关键词:cap拖鞋(上一章是我划错了)雨夹雪,软骨头沙发,手枪,钢琴,邮轮,耳机,白菜,可乐,花园

 

 

 

“哦,瞧我,我是不是跑题了?”巴奇忽然止住话头,轻笑了一声,“年纪大了就是这样。有的时候,你觉得自己思路清晰,但是想着想着,就会不由自主地回到过去。毕竟,除了回忆,我还能剩下什么的。年轻人,我们说到哪儿了?”

 

史蒂夫定了定心神,“说到战争。”

 

“啊,对,战争。”巴奇耸耸肩,不以为然地摊开手心,“一个无聊的话题。1943年,和大多数的美国青年一样,我参军了。不得不说,军队的待遇不算差,起码比我从工厂里挣得多。而且并不无聊,在那里能结识很多有趣的人,事实上,直到战争结束,我还和其中的一部分保持着联络。但和你看到的一样,现在也只剩下我啦,上帝保佑他们。我们有补贴,有供给,还有很多迷恋着美国大兵的欧洲姑娘们。107步兵团,我的番号,但是后来我离开了那儿。有一个机会,我被编入了炮兵营——是我主动申请的。不知为何,史蒂夫并不愿意看到我进入107步兵团。我不是太在意,对我而言,哪里能够干翻那群自以为是的德国佬,哪里就是该呆的地方。我做的很不错,拿了一枚荣誉勋章。我猜,大概是我天生对瞄准这件事情很擅长。”他挤了挤眉毛,表情看起来很逗趣,“不过,正如人们所厌恶的,战争并不是一件令人享受的事情。幸运的是,我提前离开了。然后带回了这个。”巴奇掀开毯子,露出他的双腿。他的左腿完好,右边的裤腿从中间截了一半,膝盖以下是金属义肢。

 

史蒂夫沉默着,闭上了眼睛。

 

“我猜虽然瞄准是一件靠眼力和手就能完成的事,但英雄的席位上并没有太多的空位留给一个残废。不管怎么说,我活下来了,正如我答应史蒂夫的那样。”巴奇显然毫不在意,继续说道,“这条断腿让我中途退出了那场该死的战争。然后,也许你已经听说了,美国胜利了。”

 

史蒂夫抿嘴笑了笑。

 

“再然后,我们,我和史蒂夫,一起回到布鲁克林,定居下来。史蒂夫始终坚持我们应该过上平凡的生活——但我总是不明白,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除了过着平淡的日子还能怎么办呢——按照他的设想,我找了一份工作,像胜利后的所有美国人那样。就像我的右腿,美国留给我的机会总是短缺,但我还是成功进入了一家子弹加工工厂。没人比我更了解子弹的构造,我敢说我甚至能够代替机器去判断那些弹头的好坏——最重要的是,这份工作并不需要用上我的两条腿。可惜的是,战后的子弹工厂可没有那么缺人。很快的,我就面临着失业的危机。那是在,让我想想,1949年。好吧,我已经年过三十了,残疾,一个没有稳定收入的退伍大兵,可能还有点招人烦。我不知道,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家伙,大多会留下点什么毛病。史蒂夫却不在意这些。他认为我很好,一直都很好,甚至异想天开地建议我应该结婚生子。上帝保佑他,但我不得不说,有的时候,我的好朋友乐观过了头。啊,说到史蒂夫,他一开始时并不比我的境况好,陆陆续续只能找到一些临时工的工作。后来,他无意中进入了一家漫画社打杂,因此成了一位漫画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是么?但是我得说,他非常有天赋,天哪,你真该看看他画的画。不过我想,你可能已经看到过了。”巴奇吃力地坐直了身体,伸出完好的右脚,为史蒂夫展示他的棉鞋。

 

那是一款相当卡通的棉鞋,鞋头是个胖乎乎的小人脸,脑门上绣着A字。

 

“美国队长?”史蒂夫脱口而出。

 

“没错,他是给这个家伙取名叫美国队长。”巴奇皱了皱眉,“有点古怪,但是……好吧,我得说,这个穿着变态紧身衣,总是戴着难看的头盔的家伙深受喜爱。史蒂夫编出了一个故事,一个小个子最后成为超级英雄,和他最好的伙伴一起拯救世界的故事。哈哈,这小子总是令人捉摸不透,天知道他的脑袋瓜里都在想些什么。但是故事很吸引人,孩子们爱极了。漫画得到了连载。”

 

“听起来很不错。”

 

“是的,后来我开了一家漫画书店,里面全都是史蒂夫的漫画。嘿,我必须说,它很成功,毕竟我可是为数不多能拿到原画稿的老板。我觉得很满足。它现在还在落日大道1918号,也许你改天去瞧瞧。”

 

“也许。”史蒂夫微笑着,接着问道,“那么,正如你的好朋友建议的那样,你娶妻生子了吗?”

 

巴奇思索了片刻,才缓缓答道,“那是在,大概1953年,我遇见了苏珊。她是个好人,但我不确定。史蒂夫鼓励我去尝试新的生活。哦,他真是一个唠叨的家伙。然后我结婚了。”

 

“挺好的,不是吗?”

 

巴奇看着他,耸了耸肩,“我不知道。两年以后,苏珊离开了,带走了我们的女儿,露丝,露丝·斯蒂芬妮·巴恩斯。”

 

“哦,我……我真抱歉。”

 

“不,不需要。我猜是因为我并没有很投入,或是说准备好,安定下来,过普通人的生活。我的婚姻生活一塌糊涂。苏珊离开我,是个明智的选择。有时候她也会给我寄点节日的卡片什么的,还有我们的女儿的近况。看得出,她过得很好,我为她感到高兴。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尽管史蒂夫总是替我担忧难过。”

 

“他肯定会的。那之后呢?有别人吗?”

 

“没有,我想我并不是一个‘居家男人’。我知道史蒂夫并不赞同,但是我单是照看他已经够麻烦了。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事实上,他只坚持工作了十年,剩下的时间都在修养。他最终活过了六十岁,我认为已然是命运的眷顾。史蒂夫是个好人,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认为。他喜欢小孩,喜欢帮助别人。他把自己漫画所得的大部分收入都捐给了慈善机构。他的一生之中,大多数的时间都被用来做一些让他的生命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事。好吧,这是别人眼中的他。其实,哈哈,在我看来,哪怕是在他拄着拐杖蹒跚挪步的日子里,史蒂夫也依旧是一个爱惹麻烦脾气倔强的老头。正义感十足,爱抱打不平,对着比他高两个头的恶棍也敢挥拐杖。他永远不承认自己老得已经掉渣了,永远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战士——尽管他从没能真正进入战场。你要知道,看住这样一个笨蛋该是多么糟糕多么费心的一件事情。”

 

史蒂夫这次真的笑了起来。他点着头,“确实,你肯定无奈。”

 

“然后有一天,这个烦人的老头走进我的漫画书店,很严肃认真地问了我一个问题。”

 

“是什么?”

 

巴奇稍稍仰起头,似乎在回忆。“那天,史蒂夫拄着拐杖,穿着驼色的羊毛衫,衣服下摆上有块难看的咖啡渍,坐在靠窗有阳光照射的地方,那张专门为他准备的椅子上。他哆哆嗦嗦地取下老花镜,不停地咳嗽,显得很难受。我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他摇了摇头。然后他忽然问我,我这一生是否有过遗憾。”

 

巴奇停了下来。

 

史蒂夫看着他,艰难地吞了吞口水。

 

“我回答说,是的,当然有。史蒂夫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我,表情很奇怪,像是哀伤,又像是懊悔。然后他拄着拐杖站了起来,说,再见巴奇。我看着他走出了我的店门,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那杯咖啡一定已经凉透了,但没有人理会。

 

 “他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了抢劫。他企图去阻拦匪徒,心脏病突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五分钟之内没有任何人上前帮助他。他就这么躺着,在冰凉的地面上,最终没能坚持到医院。等我赶到医院时,医生告诉我,是时候该告别了。”




TBC

评论(9)
热度(90)
  1. lyushuang英俊的白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üshuang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