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白菜

英俊地路过中
一个老派的冷体质脑洞者
我干杯,你随意

美国队长兵人单兵作战计划

掉了一只隐形眼镜,今天以福瑞局长的姿势填坑(<ゝω·)☆

 

16-05-17

 

第十一章

 

“好吧,队长,我们看出来你出了点‘小’问题。”山姆说着,伸出右手打了个响指,“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伙计们,准备好了吗?一起说——茄子——”

 

复仇者们动作一致,非常利索地从各种兜里掏出手机,对准迷你队长一顿猛拍。

 

美国队长险些被闪光灯闪瞎。

 

说真的,史蒂夫有时候觉得,解散复仇者联盟并非是一个糟糕的主意。

 

另,绝对不能告诉他们裤裆开裂这件事情。

 

 

最后解救美国队长的是忠诚的科尔森局长。他带来了2016年夏季最时尚最前沿的——夏威夷鸡蛋花系列衬衫和短裤,兵人迷你版——虽然为什么兵人会出这样的服装这件事本身就很令人费解。史蒂夫换好衣服后,倒是非常合身,配上他那朵巨大的木槿花,为整个实验室带来了宜人的夏日风情。托尼让笨笨支配精细的机械手给队长的迷你盾牌上也喷上了一朵鸡蛋花。史蒂夫没有权利抗议。

 

“老派,说实话,送花真的是非常老派。”托尼评价道。

 

“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史蒂夫捂着耳朵喊道。身高诧异带来的声波效应让他的脑袋嗡嗡作响。

 

托尼和班纳博士当场改造了一只仿生声波收发器。这个小东西本来是给蚁人准备的,具有舒适便捷环抱美观等多项优点。史蒂夫戴上装备后,总算能够和他的巨人朋友们正常交流而不用引发海啸级别的口水风暴了。

 

山姆又迅速拍了几张夏威夷队长的照片,抱怨道,“说真的,我们什么时候能去度假?我们不是超级英雄,简直是超级工作狂。我上一个假期好像是一百年前。”

 

“你跟我说?”百岁老人史蒂夫朝他笑了笑。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队长?”

 

史蒂夫摇摇头,表示自己毫无头绪。众人讨论之后,一致认为这是洛基的恶作剧,然而洛基此刻正远在阿斯加德,在他哥哥的看护之下,鞭长莫及。

 

“亲吻呢?”托尼开口道。

 

“什么?”史蒂夫不解。

 

“当我们无法用科学来解释一件事的时候,只好求助于通俗的迷信。”

 

“我想我并不是很明白你的观点。”

 

“你知道的,爱人的一个深情热辣的亲吻,可以解除一切魔法。童话故事是这么说的。”山姆比划了一个挥舞仙女棒的手势。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说不定能起作用呢。”娜塔莎耸耸肩,“毕竟我们有一只青蛙王子,还有公主,万事俱备,为什么不试试呢?”

 

“但是这个不起作用。”史蒂夫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沮丧。

 

“什么?”众人诧异地看着迷你美国队长。

 

“老兄,我必须得老实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捧着一个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的迷你兵人使劲亲可不是什么正常的行为。”山姆一边说一边摇头,心里面早已想好了下次见到冬日战士时应该如何嘲笑他。

 

“那只是一个意外。”队长苍白地解释道。

 

“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居然是真爱之吻居然会失效?”

 

“为什么?真爱之吻从不失效。”

 

“是不够热辣深情吗?”

 

“书上并没有说一定要舌吻。”

 

“那是因为书是写给小孩子看的,大人们应该变通。”

 

“也有可能不是真爱。”

 

哦。

 

喔……

 

“可怜的史蒂夫。”娜塔莎总结道。

 

复仇者们怜悯地看着他们的队长,象征夏威夷风情的鸡蛋花落上了一层浓厚的阴影。

 

 

“你们知道吗?”史蒂夫说道,“复仇者联盟曾经解散过。有时候,我挺怀念那段时光的。”

 

“可怜的队长,我能想象你的痛苦,那一定是非常痛苦。”科尔森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和一些,“你需要喝点什么吗?”

 

史蒂夫捂着自己的脸。

 

“不然这样吧,我们轮流给你一个火辣深情的吻,说不定就哪一个就管用了。”山姆热情地提议道。

 

“你们听说上次史塔克工业大楼重建的事情吗?也不是太麻烦,只不过是挖了地基,拆了墙体重建,花了三个月时间而已。”托尼盯着山姆,“感谢你我都认识的某位不在场的‘朋友’。”

 

复仇者们继续热烈地讨论起来。史蒂夫将盾牌放在透明的台面上,将桃粉色的木槿花轻轻放在了上面。

 

那个场景让科尔森局长心碎了。他小心翼翼地提议道,“队长,需要召唤郎先生吗?”

 

“不,为什么?”

 

“你知道他变身蚁人后的体型对于你现在的身高而言,大概就是迷你的泰迪。有一只宠物,就不会显得太孤单。”

 

“……谢谢,但是不,我不需要宠物。”

 

 

如果说七十年前掉下悬崖后经历的那段操蛋的时光能有点什么好的地方的话,让巴奇·巴恩斯变得更强大概算一个。然而就算变强了,有些不可控的事情,依旧会失控得让人抓狂。史蒂夫可能会遇见危险,这个念头让巴奇坐立难安。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先是麻木的冬日战士,他的心中只需有酷寒。然后是孤独的逃亡者,和世界断开联系,就无需为任何东西感到担忧。史蒂夫的到来,让他脱离了这种状态。说不上来是好还是坏。牵绊是有重量的,但有重量人才能踏实活着。

 

巴奇·巴恩斯还没有完成接受自己同时是那个“巴奇”和冬日战士的事实。他的记忆力并不值得信任,上一秒是在布鲁克林的天堂树下,他,还有十七岁的史蒂夫。下一秒,他的手上沾染了鲜血,但那个拥有金属手臂的人似乎毫不在意。

 

一个人怎么能够同时成为两个人。这个问题,似乎是无解的。

 

在过去的两三年时光里,巴奇一直在思考着答案。史蒂夫的存在,很多时候,对他而言都是一种难言的寄托。这个世界上,并非只有他一个人。然而现在……强壮的金属手掌捏扁了脆弱的咖啡纸杯,咖啡渍还留在杯沿。

 

有人在远处轻声弹唱。

 

But it's sad and it's sweetand I knew it complete

When I wore a younger man'sclothes

 

巴奇站在马路的交叉口,停下了脚步。

 

“你迷路了吗年轻人?”一个花白头发拄着拐杖的老头路过他身旁,好奇问道。

 

And they sit at the bar andput bread in my jar

And say, "Man, what areyou doing here?"

 

“不,我没有。”巴奇回答。他伸手扶了扶帽檐,转身朝着史塔克工业大楼坚定地走去。

 

 

十五英寸的美国队长用力举起半人高的玻璃杯,把它扛到了向阳的玻璃窗下,然后踩在矿泉水瓶口上,用体重压倒瓶身往杯子里倒了半杯清水。那朵桃红色的木槿花被小心翼翼地抱起来,放置在了清水之中。可能再过半天,这朵鲜艳的花朵就会枯萎。

 

但是,一切都会解决的,一切都会变好。

 

史蒂夫坐在杯沿上,两臂托腮,盯着玻璃杯中微小的水纹发呆。

 

星期五冷静的声音打破了美国队长短暂的发呆时光。“队长,我觉得你需要看看这个。”

 

全息光幕被打开,巴奇的脸显现出来。“听着史蒂夫,我知道你在里面。”他这么说着,面色平静,“当我说我会看着你的时候,我是认真的。这意味着,要么你自己来坦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么你就做好要写好几吨书面报告的准备。我发誓,这一次由我来寻找真相的话,我不会‘低调’。”

 

说罢,巴奇戴上了那顶黑色的棒球帽,理了理过长的头发,又抬头看着镜头,伸出他那只金属的食指,“你知道在哪儿能找到我,或者等我找到你。你知道这两者的区别。回头见。”

 

史蒂夫怔楞地看着光幕变暗直至消失。

 

哦,不……


评论(13)
热度(190)

© 英俊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